3.昨晚穿的是黑色

作者:应离 更新时间:2022/4/19 14:54:13 字数:2396

见有栖川悠没有反应,凉月花音冷淡的叹了口气。

用冰冷而嫌弃的声音说道:“真是拿你没办法。”

这样说完之后,她从冰箱里再次取出了一个杯子。

然后再次重复了之前的动作。

不对,这次和之前稍有不同。

这一次——

她微微撩起了裙摆。

然后。

褐色的可乐顺着莹白修长的大腿缓缓流下,接着穿过膝盖流经纤细雪白的小腿,最后经由雪白的足跟,缓缓汇聚入晶莹剔透的玻璃杯之中。

玻璃杯盈满之后,少女将冰冷的视线投射向有栖川悠,轻启朱唇道:“这样子你总满意了吧?我亲爱的变态腿控哥哥。”

自己是否是变态腿控这一点暂且不提,自家妹妹注视着自己的眼神有栖川悠总感觉有些熟悉。

怎么说呢?

大概形容一下的话,就是那种......看垃圾的眼神吧。

老实说,这样的感觉有些不太妙。

看着少女莹白的玉足,以及那看垃圾的眼神,有栖川悠竟然感觉自己有些......兴奋?

自己竟然是这样的人吗?

有栖川悠感觉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不,自己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这个世界的运行发生了什么问题。

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正常人,而不是变态,有栖川悠义正辞严的反驳道:“我都说了,我不是变态,我怎么可能会对这么变态的东西感兴趣?”

“哦,是吗?” 少女高高在上的笑了起来,将雪白的玉足高高抬起,声音清纯又魅惑:“你真的不想舔一舔吗?”

“当、当然不想,谁会是这样的变态啊?”

听到有栖川悠这么说,少女水蓝色的美眸中满是促狭之意,似笑非笑道:“我亲爱的哥哥,你的回答可不够坚定。”

有栖川悠面不改色,强制镇定道:“我只是因为急于反驳不小心被哽到了一下而已。”

“真是无趣的男人。”

凉月花音颇觉无趣的摆了摆手,接着收回了脚,屈身将那杯可乐拿起,打开冰箱门,放了进去。

做好这一切之后,她转头看向了有栖川悠,清冷美丽的俏脸上笑意盈盈:“我亲爱的哥哥,你不是喜欢节俭吗?这么‘珍贵’的可乐,倒了可就浪费了,想必你一定会物尽其用的吧?”

有栖川悠:“......”

性格这么恶劣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妹妹???

有栖川悠实在搞不明白自己以前到底是犯了多大的错,才让自己穿越到这样的世界来经受这样的惩罚。

见有栖川悠无言以对,凉月花音俏脸上露出了独属于胜利者的微笑,走近身来咬着有栖川悠的耳朵吐气如兰道:“我可是很记仇的,我亲爱的、哥哥~”

异样的感觉让有栖川悠一瞬间绷紧了身体,没等他进行回应,凉月花音就松开了嘴,接着伸出玉手缓缓抚摸着他的喉结。

她一边抚摸,一边用充满魅惑的磁性嗓音低声道:“我亲爱的哥哥,你放心,只要你肯乖乖听我的话,不要和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有来往,我会好好奖励你的。”

感觉有些不含而立的有栖川悠连忙推开了凉月花音,微微躬身说道:“我可不是你养的宠物,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管。”

凉月花音高高在上的抱着手臂,促狭的视线从有栖川悠的下身微微扫过,接着赞赏似的轻笑了一声:“我亲爱的哥哥,很有精神呢。”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有栖川悠索性也不掩饰了,直接没好气的道:“这也轮不到你来管。”

似乎是因为对有栖川悠“精神”的表现非常满意,凉月花音并没有生气。

她轻轻舔了一下红唇,声音慵懒而魅惑:“是吗?我期待着你让我来管的那一天,不过,到那时,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呵呵呵~”

“我就算是用手,用巨蜥,也不会去求你的。”

“——噗嗤——”

凉月花音丝毫没有淑女形象的笑出了声,高耸的**随之一阵晃动,刻画出一道道雪白迷人的弧线。

有栖川悠尴尬的移开视线。

抛开恶劣的性格不谈,自家妹妹确实是无可争议的美人。

对这个年纪的男生的杀伤力毋庸置疑——这当然也包括他。

过了几秒,凉月花音才停了下来。

她先是微微整理了一下领口,遮蔽了泄露的春光,接着笑吟吟的道:“我亲爱的哥哥,你的嘴可真硬呢,希望到时候你的另一个地方也能和你的嘴一样硬,人家很期待哦。”

这个可恶的女人。

能不能不要老是提这种事情啊?

有栖川悠满头黑线:“我只是在陈诉事实而已,算什么嘴硬?”

听到有栖川悠这么说,凉月花音纤手抵住下巴,若有所思道:“哦,是吗?我亲爱的哥哥的意思是说,你已经硬不起来了吗?”

有栖川悠面色更黑:“我才没有这样的意思在里面好不好?”

“那就是很硬咯?”

“虽然很不想回答,但抱歉,关于这一点我没法进行反驳。”

嘴硬不硬,有栖川悠不知道,但某处有多硬,他现在就感受得很清楚。

这是事实,因此没法进行反驳(确信)。

“是吗?我会亲自验证一下的,敢说谎的话——”

说到这里,凉月花音停顿了一下,接着清冷的俏脸上满是危险的笑容,一字一顿的说道:“就——阉——了——你——哦。”

什么情况?

这铺面而来的病娇感是怎么回事?

有栖川悠一瞬间觉得有些脊骨发凉。

自家妹妹该不会是个病娇吧?

见有栖川悠面色难看,凉月花音收起了病态的笑容。

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做出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甜腻腻的说道:“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吧,欧尼酱?”

虽然难得听这个不乖的妹妹叫一次自己哥哥,但有栖川悠并没有对此感觉到高兴,反而感觉有些不自在。

他宁愿自家这不乖的妹妹继续直呼自己的名字,也不愿意听她娇滴滴的叫自己欧尼酱。

这真的让人顶不住,各种意义上的顶不住。

说完这句话之后,凉月花音就转身离开了。

有栖川悠本以为她会就此消停。

然而——

过了一会儿,凉月花音软糯清甜的少女音远远的传来:“待会吃完饭之后记得把我脏衣服给洗了,友情提示一下,昨天换下来的是黑色,有漂亮的蕾丝花纹,相信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有栖川悠头疼的按着太阳穴,没好气的回道:“无论怎么说,这种东西你都该自己洗一下吧?”

对此,凉月花音的回应则是——

“洗之前,你可以用一下,我可以假装不知道,无论你是用来泡茶还是做其他,都随你哦~”

哪怕没有面对面,有栖川悠也可以想象得到自家妹妹此刻的表情有多欠揍。

为了不被看扁,有栖川悠以前所未有的坚定语气说道:“我才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听到有栖川悠这么说,凉月花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嗤笑了一声。

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这个可恶的女人!!!

如果,有栖川悠是说如果。

如果有一天真的必须要验证的话。

他发誓,他绝对会让这个性格恶劣的女人几天几夜下不来床,以泄他心头之恨。

【新书求收藏、求点赞、求月票~】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