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春光正好,是恋爱的季节。

作者:应离 更新时间:2022/4/27 14:37:41 字数:2613

第二天早上,有栖川悠沿着青绿色的参道跑步。

沿途风景秀丽,虫鸣鸟叫之声不绝于耳。

此时,晨光熹微,山林间的空气清新。

昨晚夜色迷蒙,很多景色都看不清楚,今天有栖川悠才得以窥见全貌。

宫水神社依山而建,神社旁有小溪淙淙流过,接着顺着陡峭的山崖往下面流去,最终汇聚入一条水流湍急、水质清澈的河流之中。

河流的沿岸修筑有各种各样的木质建筑,建筑之间同样以木质的长廊相连,不少建筑的檐角都挂着风铃,河风吹过,声音清脆悦耳。

从有栖川悠所在的位置远望,可见对岸笼罩在云雾之中的翠绿山林。

偶尔有成群结队的飞鸟掠过,留下一连串的喧嚣和鲜活。

山风拂面时,带来了青草和泥土的味道。

有栖川悠深吸了一口气,为眼前的美景所沉醉。

沉醉了一会儿之后,有栖川悠又继续跑了起来。

美景虽好,但不必急着欣赏,以后的日子还很长,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自己和宫水凛手牵着手在山林间漫步的场景了,或许有一天,他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两人隐居山林间,带着孩子,过着山水田园的生活。

宫水凛一定会成为一个温柔出色又坚强的母亲的,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子认为,但这是有栖川悠的直觉。

当然,那一天会更长。

好在,他觉得自己可以等。

有栖川悠脚踩在参道青绿色的石板上,发出清脆有力的撞击声,他接连跑了三圈。

在第三次路过高大的朱红色鸟居之时,有栖川悠发现,高大鸟居的笠木之上,不知什么时候起坐了一个娇俏的少女。

少女下身穿着浅蓝色的牛仔短裤,上身则是樱粉色的泡泡袖衬衫,看起来可爱又清纯。

仔细看了几眼之后,有栖川悠又发现,少女有着一头雪白顺滑的长发以及毛茸茸的雪白狐尾和狐耳。

注意到有栖川悠的视线。

少女晃悠着被白色丝袜包裹着的雪白细腿,兴高采烈地和有栖川悠打了个招呼:“有栖川哥哥,早上好啊。”

是熟悉的少女音。

虽然知道白毛狐狸小雪幻化成人形的样子一定会很好看,但有栖川悠真没想到会这么好看。

“小雪,真没想到你幻化成人形的时候会这么好看。”

有栖川悠由衷的发出赞叹。

“嗯哼。” 白毛狐狸小雪得意的哼唧了一声,然后说道:“有栖川哥哥,人家是有名字的,能不能不要叫人家小雪啊,总感觉怪怪的。”

“宫水学姐不也这样叫吗?”

“有栖川哥哥是笨蛋吗?”

小雪鼓着腮帮子说道,精致的小脸上微微有几分疑惑。

“......”

看在她这么可爱的份上,有栖川悠决定不计较她骂自己笨蛋的事情。

白毛狐狸小雪晃悠着雪白莹润的玉足,面上挂着胜利者一般的微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灵的关系,她没有穿鞋。

晃悠了一会儿之后,她说道:“有栖川哥哥以后叫人家雪里好了。”

“宫水雪里?”

有栖川悠问。

“是。”

宫水雪里点了点头。

“雪里,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有栖川悠再问。

“是姐姐大人让我来找你的,说你一大清早就不见了。”

宫水雪里答。

有栖川悠微微有些脸红:“宫水学姐起这么早吗?”

宫水雪里雪白的狐耳一阵抖动,可爱的点了点头:“姐姐大人一向起得很早。”

“好吧,宫水学姐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宫水雪里歪了歪头:“姐姐大人没说诶,只是让我来找你,然后把你带回去。”

是担心自己跑了吗?

有栖川悠没敢问。

昨晚上——‘姐姐大人,你说,我们把人囚禁起来,会不会被发现啊?’,‘小雪,以我的能力,做这点小事还不至于露出破绽的。’的对话,他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宫水雪里一下子从高大的鸟居上跳了下来,结果......脸先着地。

“疼疼疼——” 宫水雪里眼泪汪汪的揉着小脸,清脆的痛呼声传出去老远。

有栖川悠仔细看了看,少女娇俏的瓜子脸依旧雪白无瑕,除了一点点的红痕之外,看不见一点污渍和摔伤。

“有栖川哥哥,都怪你,让人家走神了。”

宫水雪里嘟着粉嫩的小嘴一阵抱怨。

“......”

有栖川悠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会笨到跳下来时脸先着地的式神。

话说回来,式神这么呆萌可爱,宫水学姐没事吧?

这只笨狐狸怎么看也不像是能让人省心的类型。

宫水学姐,你辛苦了。

有栖川悠内心为宫水凛默默哀叹。

一人一狐跨过朱红色的鸟居,沿着参道往前走,快要临近手水舍时,发现了宫水凛的美丽身影。

今天的宫水凛穿着一身红白巫女服,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的羽织,袖口处绣着素雅的白花。

她一头冰蓝色的长发被白色的丝带拢在一起,秀发的一侧挂着白色的狐狸面具。

在熹微的晨光下,她雪白无暇的脸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气质更是空灵,恍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谪临人间。

此时此刻,她正在洗漱。

一人一狐停下进步,就那么远远的看着。

宫水凛的动作和她的人一样优美,光是远远的看着,就让人由衷的感觉到美好。

等她洗漱完毕,有栖川悠和宫水雪里才走了过去。

“宫水学姐,早上好。”

有栖川悠主动打起了招呼。

“姐姐大人,我找到有栖川哥哥了。”

宫水雪里蓬松雪白的狐尾一阵摆动,像是在邀功。

“我就知道,小雪最棒了。”

宫水凛温柔的摸了摸宫水雪里的头。

宫水雪里享受的眯起了眼睛,发出了可爱的嘤咛声。

一旁的有栖川悠看得眼角一抽,这画面,怎么说呢,怎么感觉橘里橘气的?

宫水凛松开手,清澈的美眸看向有栖川悠,柔声道:“昨晚休息得好吗?”

听到她这么问,有栖川悠下意识的就说道:“被子很香,似乎有助眠的效果,我睡得很好。”

话一出口,他自觉失言,但话已出口,想要撤回来也为时已晚。

宫水凛雪白的脸蛋上迅速染上了醉人的酡红。

她有些难为情的移过脸去,低声道:“那便好。”

“嗯。”

微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一旁的白毛狐狸宫水雪里识趣的闷不吭声。

沉默了一会儿,宫水凛主动开口说道:“你一大早出去干嘛了?”

“跑步。”

有栖川悠答。

“跑步?”

“对。”

“为什么?”

“强身健体。”

宫水凛瞪大了清澈的美眸,微微有些疑惑。

有栖川悠解释道:“虽然宫水学姐说了,会对我的性命负责,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强一些。”

宫水凛点了点头,赞赏道:“很不错的想法。”

有栖川悠笑道:“我也觉得不错,这样你以后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宫水凛再次瞪大了冰蓝色的美眸:“以后?”

有栖川悠点头:“是的,以后。”

这句话不算承诺,也没有多少暧昧的意思在里面。

但宫水凛还是觉得自己心跳微微有些加速。

既然说了“以后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这样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在有栖川悠以后的人生规划中,有她呢?

应该是有的吧。

要是没有的话,也就不用这么说了。

这算是隐晦的表白吗?

算不算表白,宫水凛不知道。

她只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她心跳微微加速,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但却觉得安心。

自失去一切之后,一直觉得自己孑然一身、踽踽独行的在世间漂泊的她,第一次有了再次找到停泊的港湾的安心感。

四月初的一天清晨,18岁的少女宫水凛,觉得自己好像恋爱了。

此时,尚是樱花满开的季节。

春光正好,正适合谈一场恋爱。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