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一剑揽月,一剑山河。

作者:应离 更新时间:2022/4/30 17:22:43 字数:2035

有栖川悠盯着手中的冰蓝色长剑,陡然觉得沉重无比。

重的不是长剑,重的是它所代表的意义。

拿着它,就代表了,自己许下了对宫水凛的承诺,并且永远不可以食言。

“宫水学姐,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宫水凛清澈的美眸瞅着有栖川悠,声音清冷:“它没有名字。”

“啊?为什么啊?”

有栖川悠有些意外,前面两件东西都有名字,为什么就它没有。

宫水凛解释道:“这把剑和我现在在用的那把剑,都是在我出生的那天突然出现在宫水神社的,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我父母查阅了各种各样的典籍,都找不到与它相关的记载,所以它没有名字。”

“既然没有名字,不可以自己取吗?”

有栖川悠问。

“万物有灵,神器择主。”

宫水凛答。

还没等有栖川悠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又听宫水凛继续说道:“有一些巫女可以预知未来,母亲大人就是其中之一,她预见了这把剑有一天会迎来它真正的主人,到时候,它会有属于它的名字。”

“懂了,懂了。” 有栖川悠点了点头,然后举起了右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学生,“宫水学姐,岳母大人是不是还预见了,这把剑的主人,将会是你的丈夫?”

宫水凛红着脸,沉吟了片刻,终究还是没有否认:“是。”

“这么说来,我们天生一对?”

有栖川悠一时间有些得意起来。

宫水凛瞪了有栖川悠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就这么肯定,它会认你为主?”

有栖川悠眨了眨眼,盯着宫水凛清澈的美眸,说:“我相信缘分。”

宫水凛难为情的移开视线,轻声“嗯”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有栖川悠的错觉,他总觉得,宫水学姐认定了他能让这柄剑认主。

“宫水学姐,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有栖川悠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宫水凛。

“什么问题?”

“宫水学姐能预见未来吗?”

“不能。”

宫水凛回答得异常干脆。

“真的不能吗?”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烦?”

宫水凛红着脸瞪了有栖川悠一眼,眼神冰冷而危险。

看着宫水凛这样子,有栖川悠大概明白了,或许那天宫水凛会救下他,并不是巧合。

难怪会对自己这么好,宫水凛就算没法准确的预知未来,也肯定是预见了什么。

虽然已经大概明白了,但有栖川悠可不敢多说什么。

他保证,要是自己说出来,肯定会被恼羞成怒的宫水凛狠狠的教训一通。

真是的,要不要这么害羞啊?

直接承认两人是天定姻缘,天生一对,不好吗?

“宫水学姐,要怎么让这柄剑认我为主?”

有栖川悠转移话题道。

宫水凛吃了这个转移,轻启朱唇道:“很简单,你握着它,试图和它建立联系,并且给它取一个名字,如果它认可你,会在剑身上浮现出你为它所取的名字。”

“这么简单,不用滴血认主什么的吗?”

有栖川悠想起了前世看过的小说,小说里都这么写。

宫水凛用如同关爱智障的慈爱眼神看着他:“你是笨蛋吗?如果滴血就能认主的话,每见一次血,它就认一次主吗?”

“不愧是学姐,说得就是有道理,不过——” 有栖川悠举手抗议道,“宫水学姐,‘我是笨蛋吗?’是疑问句吧?既然是疑问句,能不能不要用那种关爱智障一般的眼神看着我?你这样会对我的心灵造成严重的创伤的。”

“抱歉,” 瞥了有栖川悠一眼之后,宫水凛继续说道,“我不应该用这样的说法的,而是应该直接说——蠢货,既然长了脑子,就不要光想着做龌蹉的事情,偶尔也用来进行一下正常的思考吧,不要满脑子都是女孩子的大腿和胸部,滴血就能认主这种事情,但凡脑子正常一点,都不会相信。”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有栖川悠投降似的举起了双手,速度快到连法国人都瞠目结舌。

宫水凛强忍住笑,冷声道:“错哪了?”

“错在不应该多嘴多舌,对学姐的做法指指点点。”

宫水凛纤手托住香腮,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知道就好。”

“......”

————

有栖川悠用宫水凛告诉他的方法试图和手中的冰蓝色长剑建立联系。

他原本以为这个过程会耗时很久,谁料,速度快到让他微微有些吃惊。

他才刚刚用上宫水凛所说的方法,冰蓝色的长剑就嗡鸣起来,剑身上散发出了耀眼的光泽,似乎是在高兴。

一种如臂使指,性命相通的感觉传来。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

一旁的宫水凛对此并不意外,她用如夏日湖水里鞠了一捧的清澈美眸看向有栖川悠,提醒道:“趁现在,给它取一个名字吧。”

“宫水学姐,取什么名字比较好呢?”

有栖川悠问。

“你问我?”

宫水凛反问。

也是,这种事情,应该自己来做主才是。

有栖川悠笑道:“宫水学姐,之前不是说过,聘山河为礼,揽日月成妆吗?对于我来说,学姐也是如同天上明月一般清冷美丽的存在,不如就叫它揽月剑好了。”

随着有栖川悠的话音一落,长剑轻吟,剑光闪动,冰蓝色的长剑剑身上浮现出了“揽月”两个古体汉字。

见状,有栖川悠一阵啧啧称奇。

倒是宫水凛,在一旁红着脸,瞪大了清澈的美眸,有些震惊的喃喃自语:“怎么会这么巧?”

看着宫水凛的奇怪表现,有栖川悠内心隐隐有了猜测:“学姐,你那把剑叫什么名字?”

宫水凛面色红润得像是要滴出血来,声如蚊呐:“山河。”

“山河剑?”

有栖川悠同样瞪大了眼睛,他比宫水凛还要震惊,难道说,冥冥之中,真的自有天定?

自己穿越,或许也并不是巧合。

前世的他,同样是18岁。

或许,两人的生日在同一天也说不定。

有机会,一定要问问。

还没等有栖川悠回过神来,耳边就传来了一道声音。

“检测到特殊能量,系统激活中......”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