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你死定了,变态足控!

作者:应离 更新时间:2022/5/2 18:23:59 字数:2503

吃完午饭,有栖川悠又开始在宫水神社秘境里修炼起来。

主要修炼的是神兵咒和御风咒。

御风咒算是身法类的法诀,是最最基础的东西,在各方各面都可以运用得到,所以好好练习是很有必要的。

练习神兵咒,除了它比较好玩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神器揽月剑威力过强,根本不是目前为止的有栖川悠可以驾驭得住的,他需要寻找其他的替代品。

但现在修炼者凤毛麟角,法器这种东西更是完全就可遇不可求,想要寻找替代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神器这种东西,算是底牌,不能轻易示人,还是藏起来阴人比较好。

哪怕是个初入修行界的小白,但扮猪吃虎的道理,有栖川悠还是懂的。

宫水凛给他揽月剑,本身就存有送他一张保命的底牌的意思。

她毕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陪在有栖川悠的身边,有栖川悠实力越强,她就越安心。

让有栖川悠能够更早的驾驭得住揽月剑,更早拥有保命的底牌,也算是宫水凛一直督促有栖川悠努力修行的原因之一。

只要有栖川悠能适当发挥出神器揽月剑的威力,不说天下无敌,至少保命还是够的。

当然,这也是一般情况。

要是运气不好遇到某些极其危险的东西,想要保命可就难了。

总而言之,有栖川悠的实力越强越好,遇到这种意外,就算打不过对方,至少也要能拖到宫水凛来救场。

揽月剑动用不了,替代的法器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一番衡量下来,思来想去,还是神兵咒比较适合他。

“冯虚御风,势如奔雷。”

使出御风咒,有栖川悠先是飞到高大的朱红色鸟居的笠木上坐了一会儿,接着又飞到沿河修建的木屋之间的木质长廊上。

此时此刻,宫水凛正坐在长廊上吹着河风,她将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从长廊边的缝隙里伸出去,还将莹润的玉足泡在河水中,似乎是在感知着初春河水的温度。

有栖川悠观察了一下,发现长廊的地板被清洗得异常干净,应该是宫水凛使用了清洁术之类的东西清洁过的原因。

注意到有栖川悠的到来,宫水凛将视线转向他,问:“御风咒修行得怎么样了?”

“还行吧,至少不会再发生需要向宫水学姐你求救的那种情况了。”

有栖川悠答。

“嗯。” 宫水凛满意的点了点头,叮嘱道,“在外面的时候,御风咒不要轻易动用,不然很有可能会被盯上的,而且,维持御风咒需要消耗大量的神力,对于你来说应该是不小的负担,所以,除非特殊情况,不然你不要使用,知道了吗?”

“知道了。” 有栖川悠点点头,“难怪御风咒使用久了之后,我会感觉有些身体发虚,原来是神力耗尽了。”

“哼。” 宫水凛轻哼一声,继续说道,“想要变得更持久的话,就给我好好修炼,不要整天满脑子都想着一些不正经的事情。”

“变得更持久......”

有栖川悠低声重复了一句。

这句话在宫水凛的嘴里说出来,怎么感觉那么怪呢?

“嗯?”

听到有栖川悠的话,宫水凛精致绝美的小脸上满是疑惑。

过了一会儿,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变态,恶心,下流。”

宫水凛红着脸骂道。

有栖川悠一脸无辜:“宫水学姐,我明明还什么都没说?”

“你不就是那个意思吗?”

宫水凛极为嫌弃的瞪了有栖川悠一眼。

有栖川悠挨着宫水凛坐了下来,说道:“我说,学姐,你怎么动不动就脸红的,要不要这么纯情啊?”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满脑子都是不正经的想法吗?”

“喂喂喂,学姐,就算是我,也不是时时刻刻都想着那种事情的,能不能不要老是用满脑子都是不正经的想法这种话,来形容我啊?”

“可以。” 宫水凛撩了撩被河风吹起来的冰蓝色长发,说道,“那就改成,满脑子都被女孩子的大腿和胸部给填满了好了。”

“不行。” 有栖川悠抗议道,“宫水学姐,这两种说法有什么区别吗?”

宫水凛用清澈的美眸瞅了有栖川悠一眼:“怎么,你有意见?”

有栖川悠嘴角一抽:“没有,您请自便。”

宫水凛强忍住笑,又开始教训起了有栖川悠来:“想要不被人欺负,就好好修炼,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宫水学姐,你刚才这样子算不算是在欺负我,算不算是在恃强凌弱?”

宫水凛微微一笑,并不否认,只是说道,“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您高兴就好。”

从这一刻起,有栖川悠觉得,他修炼的动力又多了一条——那就是,迟早有一天要变得比宫水凛还要强,然后把她按在床上打屁股,让她知晓一下什么叫社会的险恶。

当然,这么没出息的想法,有栖川悠可不敢和别人说,尤其是宫水雪里那只蠢狐狸。

他敢保证,他要是敢和宫水雪里那只蠢狐狸说,不出三天,这件事肯定会被宫水凛给知道。

到时候,他能不能有强大到可以把宫水凛按在床上打屁股的那一天他不知道,但会被宫水凛给狠狠教训一通,是肯定的了。

一时无话,空气便安静下来。

两人安静的坐在一起欣赏眼前的美景。

远山可见苍翠的山林,碧蓝如洗的天空中,偶尔有白云飘过。

是一个春光正好,适合和爱人一起出门踏春的好天气。

两人一起沉默着赏了一会景,空气愈发安静,除了不远处的水草中偶尔传来水鸟“——扑棱棱——”扇动翅膀的声音之外,就只剩下水流声以及河风吹过檐角时,带动起来的风铃声了。

“叮铃铃”,特别好听。

或许是因为气氛有些暧昧的缘故,宫水凛雪白晶莹的耳垂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她主动打破了沉默,问:“有栖川同学,你的神兵咒修行得怎么样了?”

“还可以吧。”

有栖川悠答。

“还可以,是什么意思?”

宫水凛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看她皱着眉头的可爱模样,有栖川悠笑道:“给你看看好了。”

闻言,宫水凛不置可否的抱着手臂,一副“我看你能耍什么花样”的架势。

“世间万物,听我号令。”

有栖川悠对着宫水凛莹润玉足边的水流使出了神兵咒。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宫水凛玉足边的河水迅速凝聚出了几条透明的锦鲤。

出于恶作剧的心态,有栖川悠控制那几条锦鲤游到了宫水凛的足心,然后,挠了几下痒痒。

“嗯~”

遇袭之下,猝不及防的宫水凛情不自禁的低吟了一声,声音又娇又媚。

原本雪色的脸蛋更是变得艳若红霞,灿若桃李。

看着近在咫尺的宫水凛娇艳欲滴的模样,有栖川悠情不自禁的起了反应。

然而,还没等他做出更进一步的行动,就被反应过来的宫水凛伸出玉手狠狠的揪住了腰间软肉。

“你死定了,变态足控。”

宫水凛红着脸骂道。

“宫水学姐,学姐,姐姐大人,疼疼疼疼疼,快松手,我错了......”

有栖川悠的惨叫声沿着河道传出了老远,惊起了一地的水鸟。

这是四月初,春光正好的一天所发生的事情。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有栖川悠依旧会记得这一天。

记得此时的美好,记得......宫水凛那美得让天地都为之失色的动人风情。

生活,就是因为有这些琐碎,才让人觉得美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