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自己擦一下可以吗?

作者:应离 更新时间:2022/5/3 23:16:23 字数:2507

听到凉月花音这么说,有栖川悠倒是勉为其难的恢复了一丝理智。

但是,舔还是不舔?

这是一个问题。

不舔的话,整个人难受得像是要炸裂。

舔的话,不仅可以缓解难受的感觉,还可以将眼前的少女按在身下狠狠的占有,但却又丧失了身为男人的尊严,而且,两人的关系实在不适合做这种事情。

有栖川悠在痛苦中陷入了艰难的抉择。

凉月花音倒是颇有耐心的等待着,在她看来,有栖川悠会选择屈从于内心本能的邪恶欲望只是时间问题。

在那之前,好好欣赏一下有栖川悠艰难抉择的痛苦,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哼,这就是不听妹妹话的下场!

她挑逗似的不断用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莹润玉足摩挲着有栖川悠的嘴唇,意在给有栖川悠本就濒临崩溃理智加一把火。

就在有栖川悠快要支撑不住,想要舔上去的时候,狐狸御守上突然有冰蓝色的神力光芒闪动,随即,宫水凛那清冷悦耳的声音在有栖川悠的脑海中响起:“你没事吧?”

听到宫水凛的声音,有栖川悠的脑子变得清明了不少,他总算是控制住了舔上去的冲动,但这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

危急之下,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好在脑海中向宫水凛求救道:“宫水学姐,我好像中了媚术,该怎么办才好?”

虽然不知道有栖川悠为什么会中了媚术,但宫水凛也知道现在不是闲话的时候,她快速的回应道:“我教过你的清心咒,你还记得吗?”

“清心咒不是用来平时修炼的时候屏蔽杂念用的吗,还能破解媚术?”

有栖川悠奇道。

“你是在质疑我吗?”

宫水凛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冰冷。

“我也就随口一问。”

“哼,有栖川同学,有在这里说废话的时间,不如马上运转清心咒解除一下媚术,如何?”

“宫水学姐你放心,我的第一次肯定留给你,才不会轻易就被别的女人夺走。”

“行了,不要再在这里说这些无意义的废话。”

虽然知道宫水凛是在害羞了,但有栖川悠此时也没有了调戏的心思,当务之急,还是解决眼前的困境。

他当即运转起了清心咒。

清心咒一运转,内心果然开始缓缓变得平静下来,神智也慢慢的恢复清明。

有栖川悠的呼吸不再粗重,面色也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凉月花音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本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竟然失败了?

自家这不乖的哥哥是怎么做到的?

不会是宫水凛那个讨厌的女人给了自家这不争气的哥哥什么专门用来抵抗自己的东西了吧?

凉月花音越想越觉得应该是这样。

可恶的女人!!!

凉月花音气得银牙紧咬,说什么不感兴趣,结果还不是和自己一样馋哥哥的身子?

清醒过来的有栖川悠伸手一把抓住凉月花音还在自己唇边摩挲的黑丝玉足,在足心狠狠的挠起了痒痒。

折磨人很爽是吧?

看着别人强忍异样的感觉很爽是吧?

很好,那就自己尝尝是什么滋味吧。

玉足被有栖川悠饱含热力的大手猝不及防的一把握住之后,凉月花音就像是失去了浑身力道一般,娇躯一软,软绵绵的坐了下来。

“嗯~”

她控制不住的低吟了一声。

虽然凉月花音强忍异样的低吟声听起来又娇又媚,但此时此刻的有栖川悠可没心情在乎这些,只想着怎么好好报复回来。

终于,受不了了的凉月花音开始低声求饶了起来:

“嗯~哥哥不要~哥哥对不起,人家错了,放过人家好不好?”

“现在才知道错了?早干什么去了?”

有栖川悠用极为嘲讽的语气回应道。

这就叫自作自受,有栖川悠心里一阵畅快。

像凉月花音这种屑妹妹,就应该好好教训一下,让她知晓一下什么叫社会的险恶。

让有栖川悠意外的是,被他嘲讽之后,凉月花音反而变得一声不吭起来。

只是死死的用贝齿咬住下唇,用饱含倔强之色的水蓝色美眸冷冷的瞪着有栖川悠。

有那么一瞬间,内心的良知让有栖川悠有些心软了,对自家妹妹做出这种事情来,不管怎么说都有些不光彩。

但很快,有栖川悠内心的心软又被愤怒所填充,像这种屑妹妹,明显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类型,只有好好的教训她一顿,让她彻底服软,她才会懂得什么叫尊重兄长。

他不管不顾的加大力度,开始提起了条件:“花音,只要你能保证以后不再这样胡闹,我就放过你。”

闻言,凉月花音咬紧牙关一语不发,只是冷冰冰的扫了有栖川悠一眼,面上带有极为不屑的挑衅笑容。

意思不言而喻——想强行让我答应你的条件?不可能,别让我找到机会,不然我一定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回来。

那可就怪不了自己了,有栖川悠内心默念了一句。

不乖是吧?

不服软是吧?

很好,看是你的意志坚定,还是我的手法厉害。

有栖川悠心一横,铁了心的要让凉月花音服软。

不然老是闹出各种事情来,真的让人很头疼。

然而,挠着,挠着,有栖川悠感觉事情变得有些不对劲了起来。

他注意到,凉月花音原本充满倔强冰冷之意的水蓝色美眸开始变得娇媚,呼吸声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就像是——

不会吧?

有栖川悠被自己内心的猜测吓了一跳。

他当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然而,似乎已经为时已晚......

“你死定了。”

凉月花音满面潮红的这样骂了一句之后,先是脚掌绷紧,接着,一阵颤抖之后,身体软绵绵的歪倒在地,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透过落地窗明亮的光线,有栖川悠发现,几丝晶莹在地板上微微闪烁着光芒。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味。

是大海的味道。

啊这——

有栖川悠连忙有些无措的解释道:“花音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单纯的想让你服软......”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就算不是故意的,又能怎么样呢,有栖川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解释有些无力。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之后,凉月花音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体力,当然,也仅只局限于可以骂骂人的程度。

她有些无力的踢了踢有栖川悠,红着脸声如蚊呐道:“哥、哥哥,这件事一会再和你算账,现在,你先给我拿几张纸来,然后......帮、帮我擦一擦。”

说到后来,她小巧的瓜子脸已经埋进了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之中,隐约可见额头处有雾气蒸腾。

没想到自家这性格恶劣的妹妹害羞起来竟然这么可爱?

有栖川悠内心感觉意外的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的想到,想来,这件事情过后,她肯定不敢再在自己面前那么嚣张了吧?

纸拿回来之后,有栖川悠却是犯了难。

要说只是擦一下流到地上的,那倒也无所谓,可是,眼前这情况明显不是擦一擦地面就行的。

有栖川悠将卫生纸递到了凉月花音的手边,小心翼翼的问道:“花音,你自己擦一下,可以吗?”

结果当然是毫不留情的被拒绝了——凉月花音红着脸,毫不掩饰嫌弃的冷冰冰道:“自己犯下的错,就自己承担起后果。”

“......”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看着少女雪白美腿上从过膝袜的袜口处一直往裙摆深处延伸的湿痕,有栖川悠陷入了沉思。

难不成,自己真的要把手伸到少女的裙底下去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