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才发现身边妹子都是病娇

作者:应离 更新时间:2022/5/15 0:09:22 字数:2606

玉腿一阵绷直之后,雪野穹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思绪像是飞到了蓝天之上,遥远到不着边际。

等她回神时,身体已经软绵绵的使不出力道,于是只好瘫倒在地,伸出纤细的小手无力的按住有栖川悠的头,试图阻拦。

然而,终究只是徒劳。

在这样的无力之下,少女的行为与其说是阻挠,倒不如说欲拒还迎的意味更多一些。

既然没法反抗,那就只能听之任之了,知道没法反抗的雪野穹索性放弃了挣扎。

“悠哥哥,坏蛋,坏蛋,大坏蛋。”

她一边红着小脸骂,一边用柔软的小手缓缓抚摸着有栖川悠的侧脸。

然而,这样的放纵无异于玩火自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体力的雪野穹再次无力的瘫软在地。

这一次,她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样说也不算是全对,如果把耳朵凑到她粉嫩的唇瓣边,还是能断断续续听到她嘤嘤哭泣着骂道:“呜呜呜,悠哥哥这个大坏蛋就只会欺负人家。”

昏昏沉沉间,有栖川悠对此自然是一无所知。

因为少女并没有命令他停下,所以他只好继续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哭着骂了一会儿之后,雪野穹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此时的她已经无力到说不出话来了,哪里还有力气再命令有栖川悠停下。

于是,一次、两次、三次......

不知道多少次之后,雪野穹直接昏死了过去。

少女昏死过去之后,感觉肚子涨得厉害的有栖川悠也停了下来。

虽说,还能再喝一点就是了。

不过,哪怕他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也隐约能感觉到,香甜的果汁已经所剩无几了,就算他再卖力的吸.吮果冻,也不会再有更多。

忙活了这么久,有栖川悠也感觉有些累了,索性就枕着少女柔软雪白的大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当有栖川悠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似乎枕在了一块极为柔软的棉花糖之上,舒服极了,同时鼻腔里还有着淡淡的香味在弥漫,似乎是清纯少女的体香。

他微微睁开眼。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浅蓝色的类似于裙摆一般的东西。

这东西,有栖川悠越看越眼熟,这不就是雪野穹的JK短裙吗?

等等,jk短裙?

那自己枕着的岂不是?

垂死病中惊坐起。

意识到不妙的有栖川悠当即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快速的起了身。

少女的裙摆随之被带起,缓缓往上滑落。

眼角余光处无意间瞥见的泛着淡粉色的雪白无瑕,让有栖川悠陷入了沉思状态。

他一直以为,哪怕是再一望无际的雪原,也并非覆盖一切,终究会有杂草生长的地方,却不曾想,原来,真的会有雪原洁白无暇到找不到半根杂草。

回过神来,将少女的裙摆整理好,有栖川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弄明白眼下是什么情况才是正事。

自己明明之前是在和雪野穹一起喝咖啡来着,怎么突然来到了雪野穹的家里了?

来就来了吧,眼下这糟糕的场面又是怎么回事?

冥思苦想了一会,有栖川悠突然想起来了一点。

他隐约记得,自己似乎突然变得很渴,然后,在看到雪野穹水润的唇瓣之后,产生了要是吻上去的话,就不渴了吧的奇葩想法。

等等,好像不仅仅是想法?

自己似乎真打算做了,雪野穹红着脸手足无措的抗拒自己的场景隐约浮现在了有栖川悠的脑海之中。

遗憾的是,在这个场景之后,哪怕有栖川悠再怎么努力的回想,大脑都是空白一片。

虽然回想不起来了,但看了一眼在自己面前呼呼大睡的少女,注意到少女精致小脸上清晰可见的泪痕之后,有栖川悠心里已经有数了。

自己大概率是得逞了?

或许不仅仅是得逞......

看着眼前少女纤细雪白的美腿,有栖川悠可不相信自己会什么都没有做过。

光是想不起后续就让人觉得头疼了,还有另一个更大的疑点让有栖川悠更加头疼。

上一次和雪野穹出来玩自己会突然昏睡过去,还可以解释为身体不舒服,突然很困。

这一次又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可就不好解释了。

其实也不是不好解释吧,有栖川悠内心已经隐有猜测,只是一时间有些不愿意相信而已。

根据有栖川悠的猜测,看起来乖巧可爱的雪野穹,大概率也是和自家妹妹一样的异能者,并且很有可能是精神类的异能。

除此之外,和自家那不乖的屑妹妹一样,看起来乖巧可爱的雪野穹,很明显也对自己有些异常糟糕的想法。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有栖川悠头疼的叹了口气,自己身边的妹子都这么可怕的吗?

前世熟读轻小说的有栖川悠明白,自己大概是被病娇盯上了。

话说,像雪野穹这么温柔可爱的少女,竟然也会是病娇吗?

未免也太过于离谱了。

好像也不是太离谱,至少,除了将自己迷晕之外,雪野穹也并没有将自己怎么样。

顶多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罢了。

说起不好的事情,有栖川悠才感觉口腔里似乎有淡淡的腥味在弥漫。

等等,腥味?

难道说,难道说......

想及之前看过的一些书里,女主将男主迷晕后会做的那些事情,有栖川悠面色一黑,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

虽然没一头栽倒在地,但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要不是旁边有个相机支撑住了身体,他还真栽倒在地了。

等等,相机?

找到线索了。

有栖川悠拿起相机,刚准备查看时,就听“~嘤咛~”一声娇哼,雪野穹悠悠醒转了。

有栖川悠的动作僵硬在半空中,和刚睁开美眸的雪野穹尴尬的对视着。

空气一时陷入沉寂。

过了大概一秒。

“悠哥哥,你听我解释。”

雪野穹带着哭音说道。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虽然很想这样吐槽,但有栖川悠张了张口,终究还是没说出来。

和自家那不乖的妹妹不同,他对雪野穹很有好感。

而且,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关系也没法割舍。

话说回来,这种青梅竹马喜欢上感情迟钝的男主的剧情在轻小说中并不少见。

却不曾想,当身在其中之时,自己竟也成了一叶障目的书中人。

明明,少女之前的种种表现,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想到这里,有栖川悠叹了口气,少女的手段是偏激了一点,但如果能够给出合理的解释的话......自己,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啦?

不然要怎么办?

做同样的事情,报复回来?

不不不,这样未免太过于糟糕了,要被请去喝茶的。

说起来,少女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好像并不算吃亏?

就是感觉有些对不起宫水学姐。

算了,这次之后,自己应该不会再被雪野穹迷晕了,所以不用再为此烦恼。

现在真正应该烦恼的是,自己今天遭遇的种种,该怎么向宫水学姐解释?

宫水学姐可是已经明确表过态了,不会纵容自己沾花惹草,开后宫的。

虽然自己这样是被迫的,大概不能算是沾花惹草,但是不是被迫的已经不重要了。

自己做了对不起宫水学姐的事情,给学姐带了帽子,已是事实。

宫水学姐看起来可不像是那种被带了帽子还能心平气和坐下来讲道理的人。

害,也不知道学姐吃起醋来,自己这条狗命还能不能保住?

难说,难说......

算了,现在烦恼这些又有什么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感觉前路一片黑暗的有栖川悠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对一边快哭出来的雪野穹说道:“说说吧,你选择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