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生日与喜欢

作者:落咲 更新时间:2022/5/6 0:18:44 字数:2036

“1月21日,阴有小雨

今天她也来帮我补习了。

她让我喊她姐姐,她奖励了我一颗水果糖。

她是一个很好看的人,有点像已经记不起来的妈妈。

我很喜欢她。”

合上日记本的时候,顾远特地检查了一下日记本上的密码锁,他必须要把锁锁好才能保证不被别人看见。

父亲在家时总是会偷窥顾远的一切生活,只不过在十二岁的顾远的心中,还没有“偷窥”这个概念,他只知道被别人看见心中所想的东西很不舒服,即使是父亲也不可以。

一月份的第二十一天是顾远的生日,他对自己的生日并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只是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桌前看书。

父亲打来电话说过今天不会早回家,但家里的门还是被敲响了。

顾远踮起脚尖趴在猫眼上往外面看的时候,看到了身穿白色羽绒服的美丽少女,她的手中还拎着两个盒子,其中一个盒子很大,几乎都要触碰到地面了。

顾远是带着欣喜打开门的,只不过在近距离看到对方的时候,他发现少女的左脸肿了起来。

“小远生日快乐。”少女笑起来的模样很好看,黑色的长发映衬着她白皙的脸颊,脸上的红晕或许是因为天气太冷而被冻红的。

“谢、谢谢江程姐姐。”顾远的双颊因为害羞而变红。懵懵懂懂地喜欢早就在江程给他进行补课的时候埋下了种子。

江程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并且关上了顾远家的门。

如此近距离地看着江程,顾远便会更加清楚地看到少女红肿的脸颊,他带着几分不安地想要问些什么,但每当张嘴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不知是不是江程察觉到了这点,她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笑着说:“这个啊,没什么,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

尽管江程是笑着的,但顾远却知道江程在说谎。

“对了,这是生日礼物,不知道小远会不会喜欢。”

江程打开盒子,顾远低下头去看,盒子里面是一只很大的玩偶,少女把玩偶从盒子里拿出来递给顾远的时候,他发现玩偶和自己半个人一样大,玩偶是一只灰色的仓鼠,脸上是气鼓鼓的表情。

毛茸茸的玩偶抱在手里很舒服,所以顾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作为孩子的内心很容易被快乐占据,他坐在床沿抱着仓鼠玩偶,不断抚摸着玩偶的脑袋。

“要给它起个名字吗?”

江程就这么站在顾远边上,她的眼睛并没有去看仓鼠而是在看着顾远。

“为什么要起名字?”

“因为是属于你的物品,当然要起一个专属的名字吧?”

江程的话让顾远觉得很有道理,所以顾远说:“那就叫唔姆吧。”

“唔姆?真是奇怪的名字,不过我很喜欢。”

在江程说出“奇怪”两个字的时候,顾远的表情一下变得紧张起来,他抬起头,蓝灰色的瞳孔似乎想要从江程身上寻找到答案。

不过江程的后半句话让顾远放松了下来,在年仅十二岁的顾远心中,江程是第一个值得他信任的人。

“不过就算是生日,今天也要好好上课哦,把习题讲完就一起吃生日蛋糕吧。”

补课这件事是从江程搬到顾远家对面没多久开始的,为什么父亲会让江程来他家补课,父亲说是因为江程的成绩很好,比顾远好太多了。

顾远不知道什么是成绩好,班级第一不够的话,他也是年级第一,但这样还是不够,满足不了父亲的期望。

——

大人总是不会认真去听一个十二岁孩子说的话,无论说什么都能被一句“童言无忌”掩盖过去。

包括不能言说的事情。

男孩的衣服被剥开时,他的内心是困惑的,嘴中发出的细小的疑问声,被美丽的女性所说的“你也喜欢我对吧”掩盖了过去。

他不知道那些羞耻的话语女性是如何说出口的。

“姐姐最喜欢和小远一起玩了,小远也很舒服对吧?”

女性的话语传入顾远耳朵里的时候,顾远只想哭,但若是自己哭出来,他大概就会看到美丽女性歇斯底里的一面。

白皙的胴体上下起伏着,时不时会漏出沉吟声,让顾远的脑袋也晕乎乎的。

这是以“补习”名义的做游戏。美丽的女性是这么说的。

“我也最喜欢姐姐了。”

顾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滑稽,明明眼泪已经从眼眶里溢出了,但他的嘴角还是上扬的。

被喊作“姐姐”的美丽女性似乎得到了奖赏一般,捧起男孩脸颊,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人的嘴唇是软软的,舌头也是软软,还有交换的液体,在黏膜与黏膜的摩擦中,顾远能够尝出来水果糖的味道。

似乎是青苹果味的糖。

早上吃饭的时候,顾远扭扭捏捏地说自己的床单脏了,但父亲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那是顾远长大了”。

而在孩子的心中,大人的话往往都是有权威的,尤其是在那些不想给大人添麻烦的孩子心中。

顾远“哦”了一句,便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

放了寒假的现在,父亲只会在他自己吃早饭的时间将做好的早餐端在桌上,所以顾远也必须在这个时间点吃早饭。

虽然中午会给顾远钱让他随便吃点什么,但若是不吃早饭父亲就会一整天阴着脸。

顾远端起碗的时候,还在思考“长大”到底是什么。因为他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巴掌落下的时候,顾远都没有反应过来,只知道自己从椅子上翻倒在了地上。

耳边只剩下了“嗡嗡”声,他努力支撑起身体的时候,看见父亲依旧正襟危坐在桌前,时不时夹起咸菜与粥一起送进嘴里。

重新坐回桌子前的顾远重新捧起了饭碗,这次他很努力的放空了大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吃早饭”这件事上。

他会想,长大了是不是就不用再害怕父亲了。

“叮咚”的门铃声响起,回到自己房间开始看书的顾远一个激灵,他捏着书页的手不禁颤抖起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