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K记历险

作者:落咲 更新时间:2022/5/18 0:30:30 字数:2026

这算是一趟远门,顾远的饥饿感更加明显了,但还在他能够忍受的范围内。他转过头去看身旁的江程时,少女的眼神有些空洞,脚步也是虚浮着的。

“江程姐姐?”顾远伸出手拽了拽少女的衣角。

江程回过神一般的转过头来,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K记招牌上的白发老爷爷笑得十分灿烂,正值寒假中期,所以K记的周围大多是带着孩子的家庭,每个人穿的都光鲜亮丽,鲜艳的颜色刺得江程眼睛痛。

她只得把视线转回到顾远身上。

那是一片纯净的白,唯一有的污点也只是江程的手玷污的。

世界这才变得不那么刺眼。

“我们进去吧。”江程轻声说道。

然而在午餐时间,K记里面坐满了人,江程点餐的模样战战兢兢,她照着菜单上的菜名,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蹦出来。

这还是顾远第一次见到总是游刃有余的江程露出这么僵硬的神情。

“啊能快一点,后面人都在排队的,不会点单的乡巴佬就别来吃了。”点餐台后面的服务生发出了“啧”声,江程一下闭上了嘴,她的眼睑垂了下去,只是看着点餐台上的菜单。

“给我两份炸鸡B套餐,可乐去冰,打包。”

顾远上前一步,他像小大人似的让江程站在了自己身后。

“炸鸡B套餐两份!这是您的找零。”服务生的嘴角还是向下撇着的,眼中依然是对顾远他们的不屑神情。

顾远从服务生手上接过袋子,特地记下了对方的名字,他看到江程那紧抿嘴唇的表情就知道是在忍气吞声了。

现在的K记就和三年后的星巴克一样,是属于富裕家庭的地盘,时过变迁罢了。

K记里的暖空调打得很足,所以当顾远走出门之后,冷风吹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江程姐姐,我想去趟卫生间。”顾远松开了握着江程的手,他转身走回了K记。

不为别的,只是想到江程那样的表情,顾远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店长投诉是个好东西,但顾远也只是学着在初中班里道听途说的方法去尝试,好在店长在店里,顾远一下就认出了那个出言不逊的服务生。

原本顾远是想讲大道理的,但是在环顾了一周之后,他决定用眼泪征服店长。

即使身为孩子有很多不便利的地方,但是在某些时候,孩子的眼泪能够让人同情,尤其是一些带着孩子的父母,见到顾远哭泣之后纷纷围了上来。

甚至还出现了“证人”,证明了那个对江程态度极差的服务生有过失的行为。

于是店长领着顾远和那个一脸不服气的服务生走出了K记,向江程赔礼道歉了,不仅如此,还附赠了一盒蛋挞。

江程接受赔礼道歉的时候,心思完全不在店长和那个服务生说的话上,而是在看着红着眼眶的顾远。

鳄鱼的眼泪,这是家喻户晓的寓言故事,江程有这种感觉,有那么一瞬间,顾远给她的感觉十分陌生,就好像突然从十二岁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处世老道的成年人。

但或许只是江程的错觉,她把蛋挞放进了顾远的那份炸鸡套餐里。

可乐就算去了冰也一样的冻牙齿,顾远只是吸了一小口,口腔就被碳酸与低温麻痹了,再加上迎面吹来的寒风,他都感觉自己要变成一座冰雕了。

顾远的牙齿在打颤,“好冷。”他说。

“噗,”江程笑出了声,“先吃蛋挞吧,小心肚子痛。”

随后她又说:“小远好像长大了很多,变得比我都要成熟了。”

顾远的手里捧着蛋挞,他一愣,差点把蛋挞外面的酥皮捏碎,赶忙送进了嘴里。

凝固的蛋挞液甜味很足,入口就能顺着喉咙滑下去,但顾远只觉得嗓子被齁住了,手忙脚乱地想要说些什么,最后把源头认定在他隐瞒了自己其实是从2013年回到2010年这件事。

如果他说出来,江程会信吗?顾远眨着眼睛,看着正在一点一点啃着手中炸鸡的江程,他也说不出口。

街道上人来人往,顾远和江程就坐在闭门的石阶上,要是世界一直都能够容得下他们二人就好了,两旁不再是逼仄的弄堂,抬起头便能看到低沉的天空,而不是潮湿的瓦房屋顶。

江程把五十块钱的钞票塞给了顾远,以一种顾远不能拒绝的强硬姿态,她的那份高傲与脆弱一同摆在了顾远面前。

“好吧。”顾远显得很无奈,这些钱本就是补课的费用,兜兜转转一圈又回到了顾远这边。

他把钱塞进了衣服口袋里,这可比两份炸鸡套餐要多出十几块钱呢。

回程路上顾远唯一担心的就是在家门口碰到一脸阴沉的顾立国,他绝对会一声不响地先给顾远来个巴掌,然后开始用一堆大道理进行训斥。

而江程那边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

从本质上来说,他们两个才是一个世界的人?顾远来不及多想,大脑就因为饭后的发困而昏昏沉沉起来。

如果是初中的话,用冷风吹吹估计就能清醒过来。顾远想,十二岁的身体还真是不方便。他的脑袋依靠在了少女的肩膀上,伴随着蓝风铃的香气浅浅睡了过去。

不知为何,江程在看到顾远那张稚嫩的睡颜后松了口气,顾远这个年纪有小大人的作风很正常,而且看到那服务生低声下气的模样确实是解气的。

“小远,不可以变成……那样哦。”江程低语着。

挂在天上的太阳已经开始西斜,顾远在准备用钥匙打开家门时,注意到了站在身后的江程一动不动。

顾远的家中空无一人,他本来还有些忐忑,要是父亲问起他到底去做什么了,绝对免不了一个巴掌,不过现在看来,还好,不会被发现。

“江程姐姐要进来吗?”顾远问道。

他看到了少女嘴角的抽搐,但得到的回答却是:“小远快回家吧,别冻着了,我也该回去了。”

江程露出了勉强的笑容,她从肥厚的裤子口袋里拿出钥匙,对顾远摆了摆手。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