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记忆坟场

作者:落咲 更新时间:2022/5/24 0:31:53 字数:2012

每次看到远处亮起五颜六色的烟花时,江程总会想起小时候,憨厚老实的父亲会在除夕前就准备好各式的烟花,然后带着江程和她母亲一起去楼下放烟花庆祝新的一年到来。

从小学开始,江程最期待的就是新年,不过这一切在三年前就被摧毁了。她现在也仅仅是看着窗外的烟花,不知这些幸福是属于谁的。

她的人生好像从那时候开始就被残酷的划分成了最底层的存在,为了钱需要不择手段的活下去,为了钱可以低声下气,只是为了钱,为了活下去。

江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的自己很是恶毒,变成了魏春彤一样的存在。

那个拿了家里所有存款的人站在了她的面前,江程说:“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我永远都姓江,就算我死了都会变成恶鬼天天找你。”

然后男人开口了:“你怎么变得和你妈一样了。”

江程被抛弃在了原地,微张着嘴,无声的哭着,一直哭到醒来,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在哭,枕巾上好大一片湿痕。

江程最先想到的是丢人,都已经过去三年了,醒过来去想也只不过是对那个男人会产生鲜明的恨意,她倒真的希望能像梦里说的那样,变成恶鬼缠在父亲的身上,把他一同拖下水去。

但清晨不是江程能多愁善感的时候,她要赶紧起床把早饭烧好,不然魏春彤那个女人就会拿着拖鞋扔到她身上来,也不管扔没扔中,总之会落在被子上,一层灰。

冬季的水价尤为昂贵,江程不止一次的听魏春彤在抱怨“这水价真是去抢银行好了”,所以她洗东西几乎都是用的冷水,她的手不像班级里那些被爱包围的女孩子那样细嫩,反而是有些粗糙的,护手霜也是和魏春彤用一支,两个人要用到一点都刮不出来才肯买新的。

江程打开放米的盒子时,看到了塑料盒的底部,米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她叹了口气:“又要去买了。”

“又要去买什么?”女人那种带着嘲讽一般的语气让江程原本还很平静的心一下变得不耐烦起来,。

“买米啊,家里没米了。”江程没好气的说,甚至都没看一眼身后的女人,只是舀了一杯米放进盆子里洗了起来。

女人离开厨房之后又折返了回来,等江程把米倒进锅里才一把拽住她的肩膀,一张十元钱甩到了她的脸上,“拿去买。”

江程没能接住这十元钱,她弯下腰去地上捡的时候,说:“我不吃了。”

“一天天矫情的跟什么似的,饿不死你!”魏春彤的声音很尖锐,江程没有回头,只是拉开了家门,然后重重摔上了门。

女人“还会甩脸了你”的声音被隔绝在了门的另一边。

金苑是工人宿舍改建的小区,原本在一边的工厂被废弃掉了,建筑工地施了几天的工就再也没了动静,明明不算是S市偏僻的地方,但这里就像是被所有人遗弃的城中废墟。

江程走到楼下的时候,那几个眼熟的长舌妇依旧挤在一起,手里攥着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往地上吐。

“啊是又被赶出家门了,啧啧啧,大年初一真的是,生在魏春彤家是倒了八辈子大霉哦。”

“这个啊是叫那个什么,虐待,哎哟哟。”

江程难得的认同了她们说的话,不过这些话都像风,听一听就过去了,她倒也觉得好笑,既然今天是大年初一,这帮女人是没家还是怎么样,聚在一起说东说西的。

大概是管理这一片区域的人为了增加年味儿,就连贴满了小广告的围墙上都挂上了红灯笼,但是菜市场和一旁的店铺都紧闭着大门。

江程时不时会遗忘“大年初一”这个概念,对她来说今天和昨天、和无数个日子一样,都是看不见未来的一天。所以她只得又返回家中。

魏春彤吃完早饭又回卧室睡去了,不知是不是为了报复江程说的话,她把锅里的粥喝了个干净,一点也没给江程留下。

其实这种日子习惯之后就会像一根扎在脚底的刺,反复刺伤之后留下厚厚的一层茧,也许下一次就不会感觉到痛了。

初三下学期的内容还不算特别紧张,至少对于江程来说是这样的,她不需要老师的操心,直升进第二中学的高中部早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她有时会觉得唯独考试成绩是公平的。

空空如也的胃部在中午时分提出了抗议,江程简单的炒了个青菜,又用最后一点米蒸了一锅饭,去喊魏春彤的时候,女人还是睡得很死。

除夕的晚上魏春彤回来的很晚,江程都睡着了也没有听见家门的响声,她猜测是去打工了,毕竟除夕的生意很好。

女人没有醒,江程喊了好几次,她自己吃了点饭菜,便决定动身去看看顾远。

只有和顾远的约定能够让江程放松一些,一切的不快都能在和顾远见面之后消失。

敲响顾远的家门时,江程没有想到打开门的会是高大的男子,顾立国一脸不解的看着江程,等待着她开口。

“请问顾远在家吗?”江程抬起头,直视着男人的眼睛,书里说要是这时候低头那就已经输了一半。

“顾远啊,早上去亲戚家玩了,偶尔也要让那孩子出去玩一下的。”顾立国表现出自己是个好父亲的一面,他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

“这样啊,”江程感觉胸口有点发闷,一些积攒着的东西源源不断的从心中开的小洞里流出,“我知道了,谢谢叔叔。”

她勉强挤出笑容,鞠了一躬,门被关上了,江程却还是弯着腰,她紧咬着下唇,不让呜咽声从喉咙里漏出。

顾远和她不一样,他的人生会在顾立国的安排下变成一个不缺追求者的干净少年,和一直住在底层的江程不同,其实只要去这么想不就好了吗?江程,你到底在哭什么啊,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