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缝隙中

作者:落咲 更新时间:2022/5/30 0:31:29 字数:2008

寒假里的补课是一天隔一天的,但要是顾立国有要求,江程也会立刻赶来。

不知是不是为了不让顾远脸上的伤被看到,顾立国把顾远关在房间里两天,每天都让他用冰块敷脸上的肿块和淤青,顾远只能照做。

在脸上的淤青和肿块消失的差不多的时候,江程才在顾立国出门的时候来了顾远家。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顾远你应该有数。”顾立国出门前的嘱咐带有绝对的命令性,不容许顾远说一声“不”。

所以江程抱住他问发生什么的时候,顾远回答道:“好像是感冒了,今天好点了。”

顾远的声音有点闷,鼻音也很重,殊不知是因为他哭过一场了。

并不是因为委屈或是身上的伤痛,而是因为对自己的无法反抗而感到悲哀,他不知道江程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十五年来一直遵守的教条被打破之后是无尽的迷茫。

“小远要注意身体啊,毕竟小远还小,不过等到上了初中就会开始长个子了吧。”江程温柔的摸着顾远的脸颊。

顾远点了点头,江程说的没错,他的个子是在初三的时候开始猛长的,只不过上一次江程并没能看见长大了一些的他。

每次想到江程死去的时候,顾远的心中都会涌上莫名的悲伤,尤其是看见了还健在的少女,心中的悲伤就多一分。

那是神明的怜悯或者是神明的玩笑,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次的机会。

当顾远回抱住江程时,少女略微的感到了惊讶,她轻轻拍着顾远的背部,就像哄小孩子睡觉那样,轻声问道:“小远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不管是什么都能和我说哦,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真的吗?”顾远的鼻子发酸,“江程姐姐真的不会突然消失吗?”

男孩的话语让江程的嘴角微微下撇,他的问题直接问到了江程心中最不愿面对的地方。

做出承诺是很容易的事情,谁都知道,口头的承诺不管怎么打破都不会有人拿出证据来。

江程犹豫了几秒,开口说:“嗯,不会的。”

她有时会把初三的作业带到顾远家来,顾远在一边写着小学的作业,她就复习一下初中的内容,只有学习成绩一直保持优异才能不用花更多的钱进入高中,江程一直坚信是这样的。

她和花钱进第二高中的学生不一样,要努力读书,然后去大学摆脱在金苑里的自己。

顾远看到江程拿出的书本,姑且还是有些怀念的,毕竟他实际上的中考都结束了,他大概会像江程一样升入第二中学的高中部,然后顺利考上大学。

“江程姐姐,是不是等到上了大学就好了。”

笔尖在草稿纸上停留,黑水笔让停留的地方出现了小黑点。

“小远怎么突然这么问?很想去大学吗?”江程的脸上是欣慰的笑容,“去了大学就自由了吧。”

但她的语气有些不确定,江程也不知道去了大学之后能不能改变现状,但就当可以吧。

“开学之后就要见不到小远了啊,”江程叹息了一声,“要是能和小远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可以中午吃饭的时候在食堂见面。”顾远提议道。

江程笑着摇摇头,“小远比我们早下课吧,不能耽误你吃饭,我会忍耐住的,这里也是。”

少女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妖冶,她半眯着的眼睛中毫不掩饰对顾远的爱意,若是这份感情能够称作为“爱”的话。

顾远的脸有些发烫,他看着指向的地方,就会想起生日那天,甚至都算不上成人礼的事情。

“等到小远再长大一点就能做更多的事了。”江程面不改色说出的话让顾远接不上话。

但他是有些着急的,江程的意思是他还太小了,每次面对年龄问题,顾远都会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现在也可以!”他逞强的说,但是江程只是轻轻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顾立国今天回来的很早,顾远还在听江程给他讲数学题,当开门声响起的时候,顾远本能的缩了缩身体。

“小远?”

江程总能观察到顾远细微的变化,但顾远不想让江程知道前几天发生了什么,他赶紧伸手揉了揉鼻子,说:“喷嚏没打出来。”

只要用这种谎言去掩盖身上的伤痛就好了,连同心里的伤口一起被江程治愈。

“噗,小远真是的,要多穿点衣服啊。”

“嗯。”

顾远放松了身体,他知道,江程在场的时候,顾立国都会表现的彬彬有礼,至少不会对他动粗。

顾远的房门被用力打开,门撞到墙壁的声音让顾远整个人一震,但他还是努力不让自己发抖。

“江程,顾远他最近的成绩怎么样?能不能进重点班?”顾立国甚至没有去看顾远一眼,而是直接问向了江程。

江程飞速瞥了一眼旁边的男孩,扬起笑脸说:“小远的成绩进初中重点班肯定不是问题,只要保持下去在重点班第一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些话倒是不假,只是江程很不爽顾立国对顾远的态度,但望子成龙的心情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而且只要顾远顺利的考下去,一定会比江程有更光明的前程。

“这样啊,”顾立国这才意味深长的看了顾远一眼,“那你们继续好好学习吧。”

说完,他走出了顾远的房间。顾远这才彻底放松下来,那种本能的防御让他握着水笔的手指关节都泛白了。

“小远一定可以去很远的大学,从这里离开的。”江程这次说的很确信。

“那江程姐姐呢?”

顾远嗅出了一丝违和感,江程一直说的只有顾远,完全没有提及她自己。

“我啊,我只要这样就好了。”江程说。

“江程姐姐不想离开阿姨那里吗?”

江程沉默了几秒,说:“这不是小远该担心的问题,好了好了,还有几道题目没讲呢。”

她很快的转移了话题,让顾远的心中长了个疙瘩。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