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过去的复刻

作者:落咲 更新时间:2022/5/31 0:31:31 字数:2019

一直到初九开学,顾远身上的伤才在冰敷之下好的差不多了,背部的淤青最为严重,他站在镜子前看的时候,还能看到好几片的淤青连在一起,不过顾远没有打算去管,只要别人看不见就好了。

开学第一天就是周一,不像别的假期,有时会是周三周四,这样不用上两天学就又能放假了。

对于早起顾远是没有困难的,他的生物钟已经变成了初中七点就有早自习的模样,所以顾立国在看到顾远洗漱的时候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他在吃饭的时候回忆着小学同学的模样,但大多数都变成了十分模糊的存在,偶尔几个印象深刻的还是班里最调皮的学生。

用调皮去形容他们或许不合适,毕竟小学没有重点班一说,每个班都是鱼龙混杂的,总有那么几个家里有钱或是有势的学生,用为非作歹去形容他们再贴切不过了。

顾远姑且还是不想和那群人扯上关系,他在这六年里也确实是随波逐流的,只要跟着人群一起,只要是优等生,老师自然会给一些关爱。

他背上书包走出家门的时候,对门正好开了,江程一个趔趄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她身后的女人还保持着推人的动作,“赶死去啊你!”

江程和顾远的视线对上的一瞬间,江程别过了脸,她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把家门狠狠关上了。

“小远怎么这么早?”

“早睡早起身体好!”顾远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扬起了孩童那无暇的笑脸,但是魏春彤的话在他实际十五岁的年龄中,像潮汐一样覆盖着。

“小远真乖,我倒是想睡懒觉,”江程和顾远并排走下楼梯,“到了高中之后就要更早的起床了,据说第二高中是六点五十就开始早自习了。”

“升学率高的地方总是在消耗学生的生命,其实要是住宿就好了,不过家里没那么多钱。”江程继续说道。

“走读可以和江程姐姐一起上下学。”顾远说。

但三年前并不是这样的,他有时都会觉得三年前的自己对江程抱有的感情是和现在不同的,或许那并不是恋爱,而是一种依赖,但这种依赖很容易就会被顾立国的双手摧毁。

孩子是大人的所有物,这是顾立国的想法,所以顾远不允许有自己的思想,现在也是,他在那个家里就必须听从顾立国的话。

而且在上初中之后,顾立国也没有提起住宿的事情,但他给出的理由很充分,“第二中学里并不是所有学生都像顾远这么优秀”。

很难得的肯定了一次顾远的优秀,顾远是高兴的,他想,自己内心深处一定是想要获得认同的。

不是从别人那里,而是从父亲那里获得存在的价值。

从金苑去第二中学的路并不遥远,只要走个十五分钟就能到,而且在小区里能见到那些在第二中学对面的第一中学上学的学生,他们在假期里都没了踪影,而在开学的时候纷纷迁徙了回来。

顾远知道的,他们是回了老家,尤其是过年这段日子。

江程和顾远走在稀疏的人群中间,好几次手碰到了一起,江程却没有像假期里那样牵住顾远的手。

好不容易对在家里的江程了解了一点,对上学的江程又变成了空白一片,尤其是快要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江程突然说:“小远先进去吧,我找一下学生牌。”

顾远的学生牌就挂在胸前,小学生大多都这样做,好些初中生为了彰显自己的不同都把学生牌挂在了书包的侧面或是拿在手上。

顾远在走进校门之后回头看了一眼,但是江程的身影已经被人群淹没了,校门口总是杂乱无章的,送孩子上学的,或是卖早点的小贩,都挤在一起,像一锅煮糊了的粥。

好在顾远没有忘记自己的班级,但是走进班级的时候他却迷茫了,他的座位在哪儿来着?

每两周都会进行一次座位的调动,似乎是学校为了公平看黑板的方针,但也仅限于小学,初中的时候,顾远的位置就在班级的正中央,像个钉子户一动不动。

“啊,顾远,你别挡路啊。”

身后传来了声音,顾远赶忙让了道,他思索了一会儿,问道:“上学期我们的座位调到哪儿了来着?”

他在看清楚来人之后才问的问题,眼前这个戴着眼镜的男孩是被班里人喊“书呆子”的班长,但是人不坏。

顾远庆幸来人是班长,他给顾远指了指靠墙的第三排座位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拿出书读了起来。

顾远放下书包,把寒假作业一本本的拿出来放在桌上,然后假装看着课本等待着其他学生的到来。

他在一个一个的认着同班同学,对于已经上了三年初中的他来说,重新回到小学六年级读书还挺新奇的。

有一种成长之后的说不出的感觉。

小学的早自习是很纯粹的早读课,语文或是英语的读背,不少学生都在课桌里写着没做完的作业。

但总体来说,上学都是一样的无聊,更别说顾远已经把小学所有的知识都掌握全了,可他上课还是必须装作认真听讲的模样,不然班主任就会打电话给顾立国,那之后的事情,顾远不敢想了。

他的小学生涯里就没有被找过家长,所以在每个学期评定三好学生的时候,总有顾远的名额,老师对他的评语也都在极尽可能的夸奖。

一到下课的时候,班里那些为非作歹的学生就开始耀武扬威的指使着某个听话的学生去跑腿或是当做他们的笑柄。

有一批很好的人选,就是成绩与样貌还有家庭都平平无奇的学生,顾远想,他现在才看清这种形势是不是太晚了。

为非作歹的学生不会对团体下手,但总有那么几个被团体抛弃在外的学生。

顾远只是看了一眼,干脆趴在桌子上假寐,说到底小学只能算小打小闹,初中更过分的事情是什么来着,他几乎就没去关注过。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