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高傲

作者:落咲 更新时间:2022/6/6 0:30:02 字数:2010

在放学铃打响之后,江程拿上了书包,但当她站起身的时候,严重的耳鸣让她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胸前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喘不上来气,就连身后的“江程”的呼唤声都无法做出回应。

江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嘴里一股甜味儿。

日光灯挂在白色的天花板上,江程闭上眼睛又睁开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是在离学校不远的医院。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江程轻轻叹了口气,她赶紧坐起身来,然后看到了已经有白头发的医生。

“同学啊,有好好吃饭吗?”医生把放在一旁的糖水递给了江程,江程伸出手的时候,手背上有什么牵扯着,她这才看到输液的细管连接着自己的手背。

她换了只手接过之后,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糖水的味道很纯粹,江程说:“减肥。”

怎么都没办法把自己没有钱的事说出来。

“女孩子啊,在这种时期还是要好好吃饭的,你也不胖。”

“知道了。”江程垂下了眼眸,只是看着泛起波纹的水面,心中没有任何的波动。

“江程,”令她讨厌的声音伴随着门打开的声音响起,“我就当好心帮助同学帮你垫医药费了,老师说同学之间要互相帮助嘛。”

李笑笑的脸上是居高临下的表情,她的笑容像一株绽放的食人花,正在慢慢啃噬着江程的身体。

“我会把钱还你的。”江程用强硬的语气说。

然而李笑笑还是那副表情,“不用不用,你家很缺钱吧?我都知道的。”

她脸上的笑容比和在喜欢的男生面前还要开心,江程只觉得反胃,她转过头去问医生:

“这些药一共要多少钱?”

“加上救护车的费用是二百三十一元。”医生倒是记得很牢。

“谢谢。”江程道了谢,这里有李笑笑在,她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就好像万千只虫子在身上爬一样。

江程把视线放在了输液袋上,她甚至想把点滴的速度调到最快,然后赶紧离开这里。

医生离开之后,整间病房只剩下江程和李笑笑两个人。

“今天中午,江程没去吃饭吧?家里困难的话,就和同学说一下嘛,大家肯定都会帮助品学兼优的江程的。”李笑笑出声道,她还轻笑了一声。

江程听出来了对方语气中的不屑,但她实在是懒得去拌嘴了,“要是李笑笑同学这么闲的话,可以多做几道数学题。”

心里想的是懒得拌嘴,但是说出口的话语却成功让站在门口的少女的脸涨红了,在白色的灯光下看的很清楚。

“哼。”李笑笑撇了撇嘴,她用涂着粉白色指甲油的手指拽着留在脸颊两旁的头发。

“明天我会把钱带过来的。”

江程根本就不需要李笑笑的怜悯,但她手里并没有那么多钱,顾远的补课费几乎都去交房租水电了,所以只能向魏春彤要钱了。

这可是比李笑笑针对她还要令江程头痛的事情,她都已经能想象出来魏春彤骂她“赔钱货”的样子了。

光是去想象,江程就觉得胃部绞痛了。

李笑笑大概是不为了自讨没趣,所以扔下一句“别装清高了”,就扬长而去,江程反而轻松了一点。

护士把针头拔出来的时候,江程的手背出了一点血,她本以为没什么的,结果护士嚷了起来:“快按住快按住,不然一直要出血的。”

江程这才按住了手背。

医院里是冰冷的,她也不是第一次因为低血糖倒下了,不敢去想其他同学怎么看的,班里大概只有李笑笑那一圈的人会来多管闲事吧。

上次是数学老师带她来的,再上次是去的学校医务室,免费的糖水倒是还不错。

虽然身体补充了糖分,但胃还是空空如也的,尤其是被冷风吹到之后,整个腹部都开始痛了起来。

江程从书包的侧面摸到了一块钱,用来乘公交车正好。

她走到公交车站台上,前面刚走了几辆公交车,所以站台上只剩下她一个人,广告牌旁用来休息的座位都空着,江程叹了口气坐了上去。

眼前的世界满是霓虹灯的光彩,但江程和这片风景格格不入。她庆幸今天让顾远回家了,要是被男孩见到自己这副姿态,她一定会羞愧到想要自尽的。

其实李笑笑的话说的没错,江程建立起名为“自尊”的高墙对于她的生活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反正回家看到的也只有魏春彤摆着臭脸,或者听到魏春彤和别的男人献媚的声音。

像一座大山,怎么都翻不过去。

车流再次涌动之后,道路平静了,江程猜测现在已经快要八点了,路上的车已经逐渐少了起来,尤其是医院门口。

一束亮到人眼睛无法睁开的灯光直直的照向了江程,她伸出手想要去遮住眼睛的时候,听到了耳边传来的巨大轰鸣声。

整个世界都变得支离破碎了起来。

公交车站的广告牌被从侧面撞过来的越野车直接挤成了一团废铁,而坐在驾驶座上的人还在念叨着自己还能再喝。

江程最先感觉不到的是自己的双手,想要抬起来的时候眼前除了刺眼的灯光外什么都没有,后来是双脚也没了知觉,最后是身体。

其实江程想过很多次,如果自己是因为意外死去的话,是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松一点,但她唯独不想让顾远露出伤心的表情 。

她会想,现在是不是和平时一样,只是她做的一个噩梦,一个众多自己死亡的噩梦之一,只要醒过来,天空还是明亮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

大概是习惯改变的原因,顾远现在每天睡觉都会抱着那只江程送给他的仓鼠玩偶。

唔姆的脸一直都是生气的表情,顾远偶尔会觉得它和江程的表情有点像。

尽管今天魏春彤来家里闹了一通,但没有后续了也许是江程回家了吧。

顾远还在期待着明天早上和江程一起去学校的时候把买好的手套送给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