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2月22日

作者:落咲 更新时间:2022/6/9 0:30:07 字数:2002

江程做了一个噩梦,是关于自己死掉的梦,她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变成了一滩污物。

她被幽禁在梦中,直到“哐啷”声响起,才彻底惊醒。

大口大口的吸入着氧气,肺部好像冒出血泡似的一股血腥味儿涌上喉咙,最后吐出来的只是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沫。

2月22日,初三下学期的开学第一日,江程可不想在这个日子和魏春彤大吵一架然后迟到。

但那个女人已经满脸怒气的站在了门口,江程内心的叛逆在作怪,越是看到女人生气的样子,她的动作就越是慢吞吞。

房间不存在窗帘,但这个时间点的窗外还是一片昏暗,江程不知道女人是刚下班回家还是刚起床,她的目光从房门处直直的盯着江程,下一秒就要爆发似的。

江程掀开被子,冷风一下就窜了进来,她抖了一抖,伸出手拿起摆放在被子上面的黑色毛衣,先拽着衣服让头从领子口钻出来,然后再捏紧棉毛衫的袖口穿过毛衣的衣袖。

冷还是没有散去。

“要死了你都能这个点还没起来,啊是要饿死我。”

意料之中的尖刺穿过寒冷的空气,刺入江程的肌肤之中,她保持着弯腰拎着裤腰的姿势,好似一尊冰雕,被定在原地。

江程深吸一口气,想要把内心烦躁的情绪强压下去,她回了句:“不是在起了吗?”

屋内原本一片暗,江程也只是看到魏春彤模糊的影子,伫立在门口,她直起身体之后,“啪”的把灯的开关打开,病殃殃的昏黄灯光在这一瞬间也是刺眼的,江程眯了眯眼睛,把堵在门口的女人推开。

女人在她身后,张开的嘴唇干裂,从不安到轻蔑的冷脸只是倏忽间的事,她心底想的是,江程我不欠你的。

米箱里的米是年后买的,在那之前吃了两天的水煮青菜,十斤的米搬着有点重,但也吃不了太久,她握着瓷勺子,在煮粥的锅里不断搅动着,以免糊底。

奶白色的米粒在滚水里上下浮动,直到清水变得白的浑浊,用筷子一碾就能变成烂泥状。

江程把粥从锅中盛了出来,分成两碗,一碗放在桌上,一碗捧在手里。

她必须不断地向碗中吹气,才能一口一口的喝进去,偶尔会有没完全冷到的地方,烫的食道痛。

“我去上学了。”江程拿起书包,她看了一眼放在柜子上歪七八钮的闹钟,离七点还有二十分钟,足够走去学校了。

魏春彤没有反应,江程也不知道她那么急的催是为了什么,或许只是单纯的想要发泄一下工作上的不顺心。

然后,江程打开门的时候碰到了长相就十分乖巧的男孩,稍有些留长的刘海快要遮住蓝灰色的瞳,眨了两下,对她露出了笑容。

宛如向日葵那般灿烈的,在阴暗的角落盛开,挥去了一直笼罩在江程头顶的黑雾,她也不禁扬起了嘴角。

尔后,眼泪从男孩的眼角溢出,像是忍耐了很久似的,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以至于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这让江程不知所措了起来,她先是用手指轻碰了下自己的脸颊,没有痛感也没有肿起来的地方,然后才想起来去问怎么了。

男孩只是摇头,眼泪似是连在了一起,无论他怎么去擦总有新的泪珠滴落。

过了半晌,男孩才稳定下情绪,他的肩膀还一抽一抽的,吸着鼻子。

江程从口袋里拿出餐巾纸,帮他擦去还挂在脸颊上的泪珠。

顾远憋了半天,说了一句“我梦到江程姐姐死了”。

眼看泪水又在他的眼眶中堆积,江程直接捧住顾远的脸,说:“你知道吗,梦都是相反的,你看我现在不好好的在这里吗?小远啊,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哪里都不会去的。江程是这么说的。

顾远直接抱住了江程,他所说的梦都是真实发生的,他也会想,那要是真的梦境就好了,就不会有痛彻心扉的感受了。

如果这是神明的恶作剧,那一定是个喜欢看别人痛苦的神明。

顾远在看到时间是2月22日的时候差点捏皱日历,他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冷静下来。

难道每次只有在他非主观意识的昏过去之后才能重新回到关键的时间吗?顾远握了握手,他瞥了一眼坐在餐桌前的顾立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走过去。

一切正如前天一眼,莫名的怅惘让顾远拿起碗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只能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直至手指恢复力气。

打开家门就能见到江程,顾远是知道这一点的,只是在笑容之后没想到情绪会那么快的崩溃。

冬日的风吹过被眼泪浸泡过的皮肤,更像刀片在脸上刮来刮去了,顾远狠狠一擦,更痛了。

弄堂里那些新年的装饰都变得破烂了,或许是寒风把这些红绸缎撕了几个口,又把红灯笼吹掉了几盏。

这是22日,顾远在心里念叨着,今天这一天还是很平淡的,中午和江程一起吃饭,放学和江程一起回家。

他在中午等到江程之后,干脆把自己的饭卡交给了江程,他说:“我爸会给我很多伙食费,有点用不完。”

少女在犹豫要不要接过饭卡的时候,顾远直接伸出手把饭卡塞到江程的手心里,他难得的表现出了强硬的态度。

“我会把钱还你的。”江程说。

在“钱”这方面江程总是抱有奇怪的自尊,不想要别人的施舍,像是墨水在雪白的空地上扩散开,黑乎乎的一池,甚至都看不到底。

即使拿到了顾远的饭卡,江程也只是选择了青菜和米饭。

但如果是顾远把碗里的盖浇饭分给江程的话,江程就不会拒绝了。

和记忆中的22日发生的事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顾远姑且是松了口气,尽管现在没什么胃口,但为了补充体力,他还是把碗里剩下的饭塞进了胃里。

和江程告别的时候,顾远说:“放学我会在这里等江程姐姐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