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竞赛日

作者:落咲 更新时间:2022/6/19 0:36:54 字数:2017

周日的巴士是从学校出发去参赛场地的,顾远没在家门和路上遇见江程但在学校里集合的地方看见了少女。

他背着书包,里面除了奥数竞赛的资料以外还有给江程准备的生日礼物。

他想在奥数竞赛结束之后送给江程。

“顾远,谢谢你的资料。”

顾远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他转过头去看到了把刘海撇到一边去的景染,依旧是黑色的单马尾,露出的眼眸死气沉沉,与江程的有几分相似。

“啊,都是同学,帮助一下是应该的。”顾远点了点头,他的手紧紧抓着书包的肩带,想要和人群之中的江程说上几句话。

“你也在看《森林》对吧?”景染又问道。

“嗯。”

“你喜欢绿子还是直子?”

“不好说。”顾远的目光越过景染,他再向后看去的时候,江程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眼前的少女却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什么叫不好说?”

和她在班里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相差甚远。

“一定要说的话,我讨厌主人公的摇摆不定,那是……”顾远顿了顿,“那是脚踏两条船。”

江程说过“脚踏两条船是不好的行为”,她讨厌这样的行为。

“这样啊,顾远还真像个大人。”景染嘟哝了一句之后提高了音量:“之前和你一起走的是初三的学生吧,你们是恋爱关系吗?”

顾远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景染,他原以为这名少女会和别人不同,没想到也是一样的,但若是单单好奇就和班里幼稚的小孩一样,这个决断是不是太武断了?

“怎么了?”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你们都对我们的关系这么感兴趣,明明和你们没什么关系。”顾远说。

“你好像长了刺的豪猪。”景染伸出手点了点顾远的额头,并未触碰到男孩的肌肤,只是在前刘海的碎发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印记,然后很快就消失了。

那之后景染并未再和顾远有什么交谈,领队的老师是不知哪个年级的教导主任,手里举着红旗在大巴车的前面嚷着。

“快排好队,小学的先上车,初高中之后再上啊。”

顾远跟在景染的后面,他还在时不时向后去看,但依然没有见到江程的身影。

江程一个人站在队伍的最后,她在看到顾远和一个不认识的女孩交谈时心就凉了一大半,感冒还未好透的身体依然是沉重且酸痛的。

她吸了吸鼻子,冷风灌进鼻腔的时候是刺痛的,教导主任的喊话让她直接转身去了队伍的最后。

那应该是顾远的同班同学,江程有意无意的会向顾远的方向看去,她从很久之前就开始期待今天了。

明明是只属于她的日子,心中好像有虫子在不断啃食着,将仅剩不多的白色染黑。

工业园区的学校离市中心有段距离,所以顾远干脆把头倚在窗边小憩了一会儿。

从幼儿园开始他的未来就是被安排好了的,

这次去工业园区的学校进行参赛也算是一趟小小的出门了。

烫金字符写着的“海星实验中学”与后方高大且崭新的建筑融为了一体,但车里还是十分的安静。

参赛的都是班里数学成绩顶尖的学生,都在为了争着市级比赛的一等奖而在向上挤破脑袋。

顾远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还看见不少学生手里拿着老师分发的资料纸张,表情都十分的认真。

他进入比赛用考场拿到卷子的时候也没能回忆起所有的题目,但这些题目还是难不倒他的,就算没有做过,他也有十成的把握拿下一等奖。

所以整个过程都是极其放松的,以至于做完整张卷子之后还有充足的时间去检查。

小学高年级组比初高中组的要早结束,他们被教导主任带着在阶梯教室等着初高中部的比赛结束。

他去看坐在隔了几个座位的景染,少女手里还拿着《森林》在看。

初高中的到来让阶梯教室一下变得闹哄哄,不少高中生都在谈笑风生着,顾远也许会羡慕那些看起来已经与大人无异的高中生,他如果到了高中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江程在人群之中十分显眼,没有人在她的身边,她的手里紧捏着笔袋,坐到了一个角落里直接趴在了桌上。

大概是一种心有灵犀,顾远感觉到了从江程身边传过来的低气压,像是有块石头压在他的心上,喘不过气。

再一次坐上大巴,时间也不过刚到中午,不少学生都在大巴上约着下午去哪里玩比较好。

最后一排的座位只有江程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她一直在看着窗外,不知有什么心事,顾远回头看了好几眼,也没能和少女对上视线。

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其实顾远好几次都想走到江程身边,但每每看到绷着脸的教导主任,他都会想起被班主任喊去办公室谈话的那天。

为了不给江程添麻烦。他想,放学回家的时候大有机会。

他在教导主任宣布解散的第一时间就小跑到了初中部的楼下树干后面。

三月中旬的天气虽然逐渐回暖了,但湿冷依旧能够冷得穿透厚重的衣服,吹来的风也是带着潮湿的气息。

江程是扶着楼梯的把手走下来的,她的太阳穴又开始钝痛起来,肌肉的酸痛也愈发严重,她想,应该是早上起床着了凉,家里的窗户总是漏个洞,冷风直灌。

周日的正午,校园里很清静,就算是住宿生返校也是要下午才会回学校。

在看到站在树干后的男孩时,江程的脑海中不受控制的会浮现他和同班同学交流的场景。

极其扭曲的欲望像花一样绽放在心中的角落,从无人问津的港口到麇集的闹市一直延伸到虚空。

顾远迎了上来,他把提在手里的袋子郑重的递到江程的面前,视线在碎发下躲闪着,隐约能看到脸颊上的微红。

“江程姐姐,生日快乐。”

江程还没来得及接过,她向前踏出的一步似乎踩到了软乎乎的棉花上,没有一点实感。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