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心事

作者:落咲 更新时间:2022/6/25 0:30:01 字数:2012

他捧起汤碗喝了一口,食堂做的汤无非就是紫菜蛋花汤,而里面的蛋花和油水一样只有稀稀拉拉的一点漂浮在汤之中。

味道说不上好喝还是难喝,学生之间一直开着玩笑说这是刷锅水做的汤。

顾远看着江程每次都会用汤去泡饭,至少他是想象不出来少女持续这种几乎谈不上营养的午餐到底多久了。

如果三年前的自己就察觉到的话,好像也改变不了什么。顾远一下泄了气,他在脑中盘算着到底需要多少钱才能足够自己和少女两个人离开这个看不见未来的地方。

“小远,汤要洒出来了。”

江程伸出手扶住了顾远的手腕,他低下头去看的时候,发现少女手腕有着被捏出来的淤青,是一圈,看起来是被狠狠地捏着不放过。

不用去猜顾远就能知道是谁造成的,那个有着褐色大波浪的女人,眉眼之间和江程有几分相似,却多了一些刻薄在脸上,嘴里说出的话也是污言秽语。

但他看向江程,少女只是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顾远,所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自己的存在就能成为对方的光芒的话,顾远宁愿让自己燃烧成灰烬。

去直面最开始从顾立国嘴里听到的江程的死讯的感情,那一定是后悔的感情,只是事到如今去想也无济于事了。

他必须要在重新获得的机会中去看清以及守望着江程,尽自己可能的去做一切能做的事。

“江程姐姐要好好吃饭,嗯,太瘦了。”顾远说,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毫无顾忌的用笑容去掩饰内心的不安了。

“瘦?”江程用手握了握自己的手臂,骨头的触感十分明显。

她记得曾经因为低血糖晕倒被送进医务室的时候,医务室里的老师对她说过她太瘦了。

那会儿的江程并没有实感,她现在听到顾远这么说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真的已经很瘦了,离皮包骨头不远了。

“没关系,”江程又说,“我可是大人了,对自己的身体有数。”

“那可不行,”顾远嘟哝着,“我想看到江程姐姐好好的。”

至少不要再像那次在窗台上看见的鲜红场景一样了,毫无疑问那是江程自己选择的,顾远有幸去过一次只有顶楼人家才有的热水器的楼顶,其他地方都是光秃秃的。

“我也一定会带江程姐姐离开的。”顾远说,这次他的语气坚定起来,抬头看向江程的目光像是扑上来的浪潮,带走少女身上的不安。

“小远就这么想要带我走吗?”江程放下了手中的勺子,她很少会露出严肃认真的表情。

“感觉江程姐姐也很想离开那里。”顾远说,他有些不敢去看少女的眼神,仿佛会被灼烧一样。

“那个女人她,”江程的喉咙有些干涩,“等她死了我才能离开。”

这三年是如何过来的江程很清楚,最开始连户口本都没有,她隐约能够从日渐憔悴与狂躁的母亲脸上看出端倪。

并不是所有的不幸都会有人出手相助的,至少江程的家是这样,全都靠那个女人用各种手段才重新上好户口。

就算再恨那个男人,也没有让江程改名。

江程偶尔会痛恨自己的姓,但她又会想自己是个体,和那个卷走她们母女二人一切的人不同。

每次去想魏春彤工作的景象,江程就会感到心脏被什么东西左右剜转着,有时会痛到都呼吸不上来,但是现在还好,她看着顾远清澈的瞳孔,只是胸口发闷。

“但是……但是打人是不对的,江程姐姐也没有做错什么吧?”顾远的语气急切,他的目光在触及到江程的那一霎那又看向了别处。

对上目光就好像要窥探到不可见的深渊之底,顾远并非在逃避,他只是无法拨开眼前的雾气。

自己还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小孩,每当意识到这点顾远就急不可耐的想要长大。

大人的世界就等长成大人之后再去考虑,但是是孩子的话,就永远都要活在大人的掌控之下,他对此感到了莫名的恐惧。

“我会存好钱的,江程姐姐不需要担心钱的事情,我会去打工的!”

“噗,小远,不是我打击你,现在没有地方敢雇佣童工啦。”

江程的笑声让顾远有些受伤,他梗着脖子说:

“没关系,我就说我满十六周岁了,只是长得有点小,实在不行我就说我生病了所以长不高。”

老师说办法总比困难多,顾远还能够靠着曾经生活过一次的记忆去回想起六年级升初一的这个暑假。

就是这个暑假开始顾立国的工作会变得忙碌,只不过上一次是把顾远送去了各种各样的补习班,这次江程还在,或许那个男人不会选择让顾远在路途浪费时间的方式。

“小远啊,”江程的语气像是在讲述着故事一样慢悠悠的,“我希望小远不要去想那么多,有时候想太多了活得反而会很痛苦。”

就像江程一样,知道了太多,也想的太多,总会被脑子里不可控的想法压垮,她逐渐意识到自己是会走上极端路途的人。

不想让顾远变成自己这样,也不想看见变得不再干净的顾远。

现在的顾远还没能看到江程的这些想法,他只是在竭尽所能的寻找着能够从这里逃脱的方法。

“好啦,小远不要想那么多了,再不回教室的话就赶不上午休了。”江程端起剩下了一点米饭的饭盘,食堂里的学生所剩无几,不少都是成群结队的在有说有笑着,和他们这边的低气压完全不同。

顾远咬了咬下唇,“我知道了。”

也许是因为自己还太小了,所以江程会觉得他的话是童言无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顾远想。

他跟在江程的身后把手里端着的碗放到了水池里,然后和少女在小径前分别了。

回到教室之后顾远才有了这是现实的感觉,哄闹的教室让他从头冰到脚的感觉好了不少,但更多的是压在心里的心事。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