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稳定性

作者:落咲 更新时间:2022/6/28 0:30:01 字数:2027

顾远拿着两百元的纸钞发呆,他在踮脚去拿娃娃储蓄罐的时候,看到了垫在习题册下面的一百元和五十元。

那是江程留下的。顾远想起了江程说过要把去医院的费用还给他的,他倒觉得江程不如忘了这些事好。

娃娃储蓄罐被纸张塞得很满,但把里面零零散散的钱拿出来数了数,不过才存了五百多元。

10年的物价比起13年的物价虽然低了些,但这也绝不是十二岁孩子能够一个人出去过活的钱。

“再加上这一百多,七百多啊,”顾远喃喃着,“要是能存够一万元是不是就行了。”

奥数竞赛的成绩是在星期一的晨会上公布的,所有班级的学生在早上第二节课的大课间去了操场集合。

顾远在做早操的时候就看见高中部的学生会成员拿着各式的奖状在主席台前面跑来跑去了。

他站在第一排,当然看得清楚。

例行的晨会无非就是表彰每周的优秀班级,还有一些听腻了的讲话。

“这次S市的奥数竞赛,我校荣获一等奖的学生有,小学高年级组,六一班顾远,六一班景染……”

“初三年级组,初三四班江程,高一年级组……”

带着口音的教导主任一手拿着稿子,一手扶着话筒,“请以上同学到主席台领奖。”

名单是在顾远意料之中的,他走出队列的时候,从后面走上前的景染恰好走到了他的身边。

“我就说我会得一等奖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资料。”景染轻声说,她少有的露出了微笑,虽然眼睛快被刘海遮住,但迎面吹来的风让顾远看清了的少女的样貌。

琥珀色的双瞳之中带着笑意,稚嫩与成熟同时出现在她的身上。

“同学之间应该的。”

顾远感到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或许是因为头顶的太阳太过于热烈的缘故。

奖状发到顾远手中的时候,他还没什么实感,人生中第二次接过一模一样的奖状,他转过头去看的时候,恰好看见了站在隔了两个人旁边的江程。

她的脸上没有表情,从学生会成员手中接过奖状也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就好像这奖状并不是为了她自己而领的一样。

台下学生的掌声也是稀稀拉拉的,只有教导主任慷慨激昂的在演说着接下来的贺词。

明明获得了一等奖,但江程并没有获奖的喜悦,她在走出队伍的时候被排在身后的李笑笑推了一下,她说:“领你的奖去。”

奖状拿在手里轻飘飘的,被风一吹就能吹到远处去,江程看着烫金的字体对着前面的镜头挤出一个极其勉强的笑容。

他们总会被学校当做展示品放在每年的招生简章里。

江程拿着奖状走回队伍里的时候,排在前面的女生都对她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让她不由得皱了皱眉。

谣言的兴起总是从很小的地方开始传出,然后扩散。

在队伍走到教学楼下的时候大部分学生就已经开始和属于自己的小团体抱团走在一起了。

江程都快要把奖状在手里捏皱了,她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声“江程,一等奖是你买的吧”。

随后是“嗤嗤”的笑声,几个女生一边笑一边从她身边快速的穿过,而李笑笑走在她们的身后,脸上是得意的笑。

“要是有这么容易就能买到也不见有人去买啊。”江程的声音很快就被楼道内熙熙攘攘的哄闹声遮盖了过去,她感觉有一团火在身体里燃烧着,却冲不出身体这个牢笼。

班级里的奇怪气氛一直维持到了放学,江程很快的收拾了书包就走出了教室,她只是看了一眼黑板上布置的作业,不想在这个地方浪费一丁点的时间,在这里多待一秒胃部就会涌上来不适的感觉。

走出楼道之后的空气也是浑浊的,教学楼在被夕阳照射形成的巨大阴影之下,像一座囚室,而江程只能去看向站在树干后面的顾远。

男孩探头探脑的张望着,在见到江程的那一瞬间像是见到了主人的小狗一样摇着尾巴朝她跑了过来。

“江程姐姐!”他还招着手,脸上展露的笑容比任何时候的阳光都要耀眼。

“小远得了一等奖,这周六去书店挑本书送给你。”

“江程姐姐也得了一等奖呀,江程姐姐想要什么呢?”

“我啊,”江程愣神了一秒,随即说道,“我想小远一直陪在我身边。”

简单至极的愿望,让顾远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间,他差点就忘记了如何去呼吸,他低低的说:“我会的。”

男孩每次都会回以肯定的回答,这让江程安心的同时又一次的痛恨起自己。

自私且不顾一切的想法,从男孩的十二岁起把他禁锢起来,她也不知道这三年之中的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就像放久了的苹果,一点一点的从内在开始烂掉,直至长满蛆虫。

顾远开始期待周六,他甚至觉得围绕在身边吵吵闹闹的男生都不再那么烦人,偶尔也会加入他们幼稚的谈话之中。

“顾远你这学期开朗了不少嘛。”章林华在周三的放学对他说。

“开朗?我以前不开朗吗?”

“有时候还是会有那种恐怖的氛围就是了,你是选择直升初中部的对吧?”

“啊,嗯,毕竟离我家还蛮近的,教学资源也挺好的,”顾远点了点头,“恐怖氛围又是什么啊,上次你也这么说过。”

“就是气场上?我也说不清,不过今天还好,没有那种特别阴沉的表情。”

和章林华的谈话会让顾远觉得自己融入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氛围中,他也想不起来三年前是怎么回事了,但一定没有现在这么有“活着”的感觉。

“那应该是你的错觉吧,”顾远摆摆手,他把桌面上课本和习题册都放进了书包里,“那我回家了。”

“好好,你又要和传说中的邻居姐姐一起走了吧?”

顾远没有回答,只是咧嘴笑了笑。

时间总是在悄无声息中流过,从他们的身上带走可抛弃的沙,然后又塑成一个崭新的自己。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