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二班与黑板报

作者:蓝色方糖 更新时间:2022/5/17 21:05:37 字数:2002

六点的晚课铃声响得很突然。

班级里的学生们都坐的齐齐整整,窗外吹进来一丝丝的晚风,带来少见的凉意。

明糖身边座无虚席,反倒是觉得挺热的,人多了就是这样,没办法。

踏着铃声走进教室的班主任,抱着一叠厚厚的资料,就让班级里的男生出去搬新书了。

高一要学九门学科,压力还是挺大的。

一本一本的教学资料发下来,明糖已经能感受到浓浓的学习压力了。

发完教材就是很俗套的自我介绍环节,明糖所在的二班也就三十来人,女孩子尤其比较少。除了自己身边那几个,也就还有三个自己不认识的女孩子,男女比例二比一。

这也可能就是高中的正常现象吧。

有一说一,二班女孩子的颜值普遍很高,明糖都有点怀疑当时分班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把好看的女孩子都分在一起。

时菱,虽然看着不拘小节大大咧咧的,实际上闭上嘴也是难得的美人。

居青裁也不用说,小小的软萌萝莉一只。

林砚,看着很高冷的长腿运动型美人。

宁柠就更别说了,明糖严重怀疑她是个百变魔女,除了军服还能驾驭古风装扮,再联想到宁柠先前说的平时还喜欢cos去漫展什么的,已经可以想想宁柠的风格多样性。

至于明糖自己嘛,不说了,说了好像有点刻意夸耀的意思。

总之女孩子们轮流上台介绍的时候,台下的男生都瞪直了眼睛。

话说分到一个全是赏心悦目美人的班里一定是所有人的夙愿吧,这对于女孩子也不例外,毕竟和美少女贴贴什么的谁会拒绝呢?

接下来就是很寂静的晚课,明糖无所事事地翻着红楼梦,眼皮子都快耷拉下来了。

真的很困啊,在没事情干的时候。

期间林砚的手有那么点不老实,但被明糖毅然决然地打回去了。

吃豆腐,达咩。被美少女包围的明糖已经开启了戒备状态,不可能被占便宜的。

第二节晚课上课的时候,班主任宣布了一下军训期间的几件事情。

一件是教室后面的黑板报,会参加什么评比,可惜的是明糖并不怎么会画画,也就写写字什么的能拿得出手,也就没有自告奋勇。

反倒是居青裁看上去很感兴趣,明糖也很诧异,她才知道居青裁竟然是素描十级的佬,甚至业余的时候还会画点漫画什么的。

小萝莉的人设又被丰富了呢。

于是居青裁就被派去后面画黑板报了,因为身高原因还搬了个椅子垫在脚下,尽管这样画高处的时候还是要踮脚,看上去怪可爱的。

明糖也没能逃过,二班的女孩子好像没几个擅长画画的,而且大家才刚刚见面都有点害羞,也没有人敢站出来打包票什么的。

哦,对了,时菱除外。

听见居青裁要到后面出黑板报就一下子兴奋起来,连连举手要到后面帮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起洗澡后两个少女是不是找到了什么共同话题,看上去亲密了好多。

撇开黑板报不谈,第二件事情就是军训期间的军歌合唱比赛。

班主任在讲台上征求歌曲,但明糖估计结果不会多么出人预料。

军歌比赛什么的,明糖在初中的时候也经历过,而唱的歌也就那么几首。

军歌比赛还有什么宿舍叠被子比赛,以及军训一共五天后举行的什么军训验收结果大赛,甚至还有军训感悟作文大赛。

真的,这点比赛内容全给青岚中学学会了。

明糖被拉着到后面去画黑板报了,她自己顶多能帮着居青裁写几个字,画画什么的就算了。

“你在画什么啊?”明糖看着一脸专注的居青裁,少女葱白的五指轻轻握住粉笔,一举一动中都透露着小心翼翼,生怕出了什么纰漏。

“画我的老婆!”居青裁的语气听上去很骄傲,但手里也没停下来,一笔一划描摹出一个少女的轮廓。

老婆,应该指的是什么番剧角色吧。

但是明糖越看越不对劲,居青裁拿着蓝色的粉笔,在黑板上勾勒出的少女形象已经逐渐清晰了起来。

厚厚的齐刘海,熟悉的单马尾,漂亮的发饰,再加上完美的腿型。

诶,这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啊!

这不是林砚么!

明糖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该不会居青裁口中的老婆就是林砚嘛!

这,这不对吧,难道百合花注定在开学的时候就要盛开了么。

说不定也只是语c对吧,就像高三学姐之间那样。明糖是图欺骗自己,但可惜没能欺骗过去。

扯什么啊!这是班级的黑板报啊!她居青裁在黑板报上画一个林砚是要闹那样!等学校领导下来视察不会尴尬死么!

明糖捂着脸,完全没办法直视眼前的黑板报。

好,好大胆。

“那个...”明糖轻轻拍了拍画得正认真的居青裁的肩膀,有些无力的指了指黑板报上轮廓清晰的少女形象,“你把,把林砚画上去...是要干什么啊...”

“诶?这是林砚嘛?”居青裁似乎有点吃惊,连忙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往后靠了靠。

“唔,是有那么一点像。”站在远处打量的居青裁点了点头,“但我画的不是林砚哇。”

“怎么可能!”明糖直觉觉得居青裁在说谎。

她指着黑板报上少女的面颊,“这不是齐刘海么?”

“是。”居青裁点头。

“这不是单马尾么?”

“是。”

“这不是好看的发饰么?”

“是。”

说到这里明糖还特意回了头看林砚,少女汇成一束的马尾上冰蓝色的发卡显得格外好看。

“这腿...”明糖说不下去了,“这不就是林砚嘛!一模一样!”

“好像是欸,竟然这么像吗?”居青裁大梦初醒,“懂了,下次去漫展我就拉着林砚一起去,她不出我老婆的cos真是太可惜了。”

“?”明糖显然没搞清楚状况。

“我画的真不是林砚啊!”居青裁看着满脸问号的短发少女,“我只是她的狗罢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