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铁骨铮铮

作者:永绝兮 更新时间:2022/7/4 23:59:14 字数:3460

"哦,南宫啊,你回……"

院子中,在亭子喝茶的兰澄听到门外南宫的喊声后,便转过身子看着院门。

随即,他就看到南宫带着可乐三人走了进来。

我超,牛啊,竟然抓了两个静渊教的人。

但为啥任刻也被你拷上了啊?

"南宫,他们这是?"

当得知三人是因为受了八墓的影响还没恢复神智后,兰澄便明白了。

"解决办法?我也不清楚啊。"

南宫本以为兰澄会有办法,但得知他的回答后,脸色变得有些惊讶。

还有你搞不定的事???

当感受到这股目光后,兰澄觉到南宫好像对自己的能力有那么一些小小的误解。

"那要不,把他们三个扔进池子里?"

不就是神智不清嘛,那就清醒清醒,兰澄觉得这招应该会很管用,因为以前看的影视剧里就是这么审犯人的。

而听到这个建议后,南宫也不含糊,直接用灵力将三人扔进池子里。

扑通几声,随后便再无动静,好像是沉底了。

"都是修士了,潜一会水没事的。"

兰澄继续举起茶杯喝茶,而南宫也走进亭子中和他坐在一起,等池子中的三人清醒过来。

就在南宫说着刚刚城外的战斗过程时,徐尊带着白石和左护法走了出来,表情有些不善。

"兰掌门,你为何要让这两个人前来帮忙啊,万一他们捣乱,岂不是会坏了大事。"

即便是再缺人手,徐尊也不会让静渊教的人插手仙阵的刻画。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嘛,现在黑潮这么严重,仙阵刻画的速度能快就快,这可是关乎无数生灵的事。"

"就是因为关乎无数生灵,才不能出现一丝差错啊。"

徐尊的态度很坚决,兰澄也没有办法。

但眼下的情况异常紧急,兰澄想着今天就要把仙阵刻画出来,随后让宇无极和贝蝎等人镇压黑潮,再将死渊海平息。

毕竟现在宇晨还在黑潮的战场上啊,他军舰上还有个墓黎,迟则生变,要是他死了,自己岂不是白来了。

白石和左护法的实力都不错,二人帮忙的话,仙阵肯定可以更快的完成。

"那就让他们用命运因果起誓,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听到这个建议,徐尊也是迟疑了起来,而当兰澄说了此次黑潮动静如何惊人之后,他也只好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建议,毕竟时间确实急切。

"好,起誓吧。"

二人丝毫没有考虑白石的意见,商量好之后便让他们发誓。

白石心中那叫一个气,自己完全没有一点尊严啊。

命运因果起誓这么大的事,正常人都会慎重考虑的好不好,你俩当我是啥啊。

"怎么?不愿意?"

兰澄瞥了一眼白石,语气有些不善。

当在场几个人都陷入沉默之后,屋子中又出来了两人。

洛萱一路小跑扑进了兰澄的怀里,小脑袋不断蹭啊蹭,看起来很是疲惫。

墨婉柔则坐在他旁边,给自己倒了杯茶静静的喝着,手也极其自然的抱住了身边人的胳膊。

"萱儿要补充师父能量,刻画阵纹太累了。"

"确实对精神的消耗有点大。"

两女在身边倒苦水,兰澄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在场的就自己不干活。

"我都还没说话呢,你俩在抱怨啥。"

栗子飘到兰澄的桌子前,语气十分不善,毕竟两女还可以轮流来换班,自己可是全程都在控制灵力放出的。

兰澄看了一眼几人,发现目前是中场休息时间,就连一旁的徐尊也吞了几枚丹药开始恢复状态。

毕竟刻画阵纹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兰兄,你竟然将白石他们两个抓住了?!"

南宫一脸震惊,没想到自己迟迟抓不到的人,现在竟然乖乖的在兰澄手底下办事。

话说怎么感觉这场景这么眼熟啊,灵花城当时好像也是这样啊。

"也不算是我抓的吧,事情挺复杂的,之后再告诉你。"

白石在出来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南宫,但迟迟不愿意面对。

这也太丢人了,要是传出去,不得让可乐笑话死啊。

而旁边的左护法也是这个心态,他心中甚至可以想象出右护法那副嘲讽的模样了。

"哦,对了,说起来……"

在众人喝了一会茶后,兰澄才想起来池子里还有三个人呢,怎么到现在也没动静啊?

但他其实是想错了,在栗子她们出来后,池子中就开始冒起不规律的小泡了。

"噗哈——"

可乐的头突然冲出水面,不断地呼吸着空气,满脸都是惊恐。

她刚从八墓的影响中挣脱出来,就呛了一口水,手上还被戴上了限制灵力运行的法宝,飞不出池子。

要是自己这个元婴被淹死,那可就成修行界的笑话了。

而当她清醒之后,任刻和右护法的状态也差不了太多。

一时间,三个人都猛烈的在水中扑腾,这动静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我就说怎么感觉忘了什么事情,原来是你们三个啊。"

兰澄一拍脑袋,觉得自己的记忆力有些倒退了,该吃点核桃补补脑了。

另一旁的南宫则第一时间发现了问题,连忙将三人牵引到了地面上,还用灵力帮他们烘干了衣服和身体。

"南宫,这是怎么了啊!"

任刻被解开禁锢后,整个人还没回过神,刚刚不是还在城外吗,怎么一转眼到城主府了。

当南宫把八墓的事情说出来后,可乐和右护法的脸色都黑了。

若是真的打不过,被抓了也就被抓了,技不如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但这算什么,本来有希望跑路的,竟然被魔族搅和了。

墓才玉!你坏事做尽!

这一刻,可乐心中将墓才玉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

而另一边,当可乐三人上岸之后,白石和左护法的心情转变的十分之快。

不是吧,静渊教的圣子圣女竟然被一锅端了,这传出去,自家在西域怎么混?

这纯纯的一个笑话啊。

"你俩,来帮我刻画阵法。"

兰澄让可乐和右护法来到自己身前,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哼,你是谁?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

右护法显然还没认出兰澄是谁,她只是察觉到眼前这个人修为底下,灵力薄弱,而且身边还有两名美女作陪。

纯纯的一个纨绔子弟!!

"放肆!怎么跟兰前辈说话呢!"

右护法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怒了,任刻当场就想让她再感受一下正义的铁拳制裁。

而另一边左护法也是暗中佩服。

宫婆婆,还是你有骨气啊,在这种场面竟然如此强横。

"我懒得和你们废话,现在我这里缺人手,是干还是不干?"

兰澄觉得这些静渊教的人,一个个都不是啥好饼,就算他脾气再怎么好,也不想再奉陪下去了。

"哼,要杀要剐随你便。"

右护法挺起胸膛,显得不卑不亢,而兰澄看到后,指了指可乐。

"这人是你们教的圣女吧?行,既然你不愿意配合,那就让她跟着我做一个沏茶丫鬟,而你就回静渊教去吧。"

"啊?"

此话一出,可乐都懵了,不是,你们聊你们的,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而洛萱和墨婉柔则第一时间警觉了起来,难道说,兰澄喜欢这一款?

"你!"

不得不说,这一点让右护法很难受,她本来就是圣女的护法,如果可乐被人留在身边当奴隶,自己一人逃回教中。

被教主知道后,那就不仅仅是生物学上的死亡了,连社会上自己的名誉也会彻底死亡。

"如果帮你刻画完阵纹,你就会放我和可乐走对吧。"

"我说话算数,阵纹刻画完之后,我绝不为难你们。"

此刻右护法也是想起了兰澄的实力和身份,在这种人眼皮子底下,自己是跑不脱了,现在能谈判解决问题,已经是最好的情况。

"好,那我就接受你的条件。"

右护法接受条件后,可乐也是没有意见,毕竟她确实不想死在这里。

二人干脆的用命运因果起誓,表示绝不搞小动作,全力协助刻画阵纹。

认真确认过誓言没有问题后,徐尊也是点了点头。

"好,白石和左护法,就杀了吧。"

兰澄挥了挥手,栗子便动身朝二人飘了过去。

"前辈这是何意!"

白石怎么都想不明白,怎么兰澄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要杀自己啊。

"现在帮手都够了,我看你俩半天也不想发誓,也算是条汉子,准备果断点送你们上路。"

一听到兰澄这话,白石的脸色立马变得认真起来。

"前辈!我的实力远胜可乐,左护法对灵力的控制更是精妙,我二人相助,阵纹刻画想必会更加顺利,此等仙阵是为了东域无数生灵所做,能参与其中,白石倍感荣幸,岂会推脱?"

"我义不容辞!"

白石说完后还没等兰澄开口,就带着左护法发了誓言,朝徐尊拱手,满脸的浩然正气。

开玩笑,可乐都先发誓了,自己后发誓倒也不算丢脸。

而且在这里就死了的话,下一任教主岂不就是可乐的囊中之物了?

不行,自己必须得活下去。

"好,那你就进去报道吧。"

看着白石屁颠屁颠的带着左护法进了屋子,兰澄摸了摸下巴,发现很多事情还是要狠点才能见效果啊。

一直给别人好脸色,别人可不一定给你好脸色。

短暂休息过后,洛萱和墨婉柔也跟着栗子返回屋子,院子中又剩下了三个人。

"兰兄,你真的要在阵纹刻画完成后放走白石他们吗?"

"对啊,说话要算数嘛。"

"可是……"

"哎呀,南宫,我说了是我不为难他们,但至于你怎么做,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听到这话,南宫也是领悟到了意思,而他心目中兰澄的形象则又复杂了几分,好像兰兄,也不是那么直来直去的,多少带点小腹黑。

"哦,对了,你俩现在还有事吗?"

"嗯?现在想看看哪里还需要帮忙,我就和任叔赶过去。"

"那就别麻烦了,你俩也也进去刻画阵纹吧。"

"????"

南宫和任刻就这样被兰澄推进了刻画阵纹的小队之中,另徐尊大为高兴。

而院子中的兰澄,则依旧喝着茶放松着身体。

反正他在刻画阵纹上也帮不上什么忙,出去又太危险,在这里能悠闲一会是一会。

然而,下一秒,他的悠闲就被打破了。

因为死渊海的方向,又出现了数道大乘的气息。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