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那么大师兄,你能一辈子守护我吗

作者:渴望腹肌糯糯子 更新时间:2022/6/1 22:19:50 字数:2761

什么?!

一听这话,李长老首先就是一皱眉头。

李虚妚没有震惊,只是微微撅嘴,表情可爱,但眼神却带着一丝莫名笑意的看着姬尘竹那张非常俊美此时还一脸坦然的脸。

莫说是古代,就算是现代社会,家教严一些的家庭,都不会准许自家闺女去别人家住,哪怕关系再好,年龄小点无所谓,但稍微年龄大的,怎么会不担心呢?

更别说这个世界了,修真者也是人,也遵循人间的礼教。

李虚妚平时去西峰,就已经让宗门内的人说闲话了。

真要是上去住一段时间,姬尘竹身为男子,别人只会羡慕,可对李虚妚,啧啧,那背地里说闲话的语气,可不会是夸赞。

事实上,上次李长老之所以特别生气,就是因为听到有人议论,说李虚妚还是李长老教出来的呢,不守妇道,还想着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呢。

听了这些话,李长老脾气好,没骂那说闲话的弟子,也不好说姬尘竹,只能回家批评李虚妚,结果都半夜了,李虚妚才回来,更是点燃了她的怒火。

李长老第一时间就想训斥,但立刻又回过神来,姬尘竹说的是,能救李虚妚!

在这个世界,女人的生命和贞洁,几乎是分不出谁轻谁重的,虽然修真者少一些,但为了名声,自杀的女修每年也有不少。

李长老看向姬尘竹,姬尘竹一脸的坦然。

李长老再看向李虚妚,发现她正用一种小女儿家的表情和眼神,看着姬尘竹。

在这一刻,李长老自以为明白了。

她叹息一声,点点头:“什么都比不过生命重要,若真是能救了虚妚的性命,老身没意见,虚妚,你怎么想?”

李虚妚没有迟疑,点点头道:“奶奶,虚妚想活着。”

“嗯,想活着,得活着,活着好。”李长老点点头,便看向姬尘竹,说道:“尘竹啊,那虚妚,就....交给你了。”

“是,李长老。”姬尘竹拱拱手。

“你暂且先回去,我要帮虚妚收拾东西,之后我亲自将她送去西峰山脚。”李长老道。

“是。”姬尘竹转身离开。

这次的情况特殊。

李长老也没有摆什么脸色,她虽然担心这段“孽缘”,但不管怎么说,还是保住性命最重要,所以她只说了些要李虚妚照顾好身子,等伤势好一些了,就回来报平安之类的话。

不久,李长老把李虚妚送到了西峰山脚。

姬尘竹来此迎接。

“好了,尘竹,老身已经把虚妚送过来了,你.......接她走吧。”

“是,李长老,那我就不送了。”姬尘竹拱拱手。

“不用不用,虚妚啊,要好好的,好好的,知道吗。”李长老最后还是看着李虚妚说道,眼里尽是不舍。

“嗯,奶奶,等我伤好了,就回来,我....”李虚妚看了一眼姬尘竹,然后隐晦的说道:“奶奶你放心,虚妚对那些事,都明白。”

“明白就好,明白,别犯错,别多想。”李长老点点头。

“嗯。”

你们隔这打哑谜呢。

姬尘竹抱着娃站在一边,是十分的无语,他的形象挺光明正大的啊,李长老用得着这么担心嘛,搞得好像是把女儿送进了山贼窝一样。

等李长老离开,姬尘竹转身,就牵住李虚妚的手。

李虚妚却是直接将小手从姬尘竹的手里抽出来,然后带着一丝小俏皮的说道:“大师兄,不可以轻&薄我哦。”

“你想多了,我带你上去。”姬尘竹面不变色,正直说道。

“这样也可以啊。”李虚妚伸手,主动挽住姬尘竹的手臂,却又用另一只手,挡在胸前,防止姬尘竹手一动,就发生什么喜闻乐见的手肘碰到胸之类的事。

防范这么严吗!

姬尘竹脚下一点,带着李虚妚瞬间到了山顶住处。

到了地方,李虚妚倒没有立刻松开挽着姬尘竹的手臂,而是就这样挽着他,跟着他走着。

姬尘竹问道:“李师妹,我送给你那个玉剑,炼化也不难吧,而且,其中有一些阵法,都可以解你的困局,要么你可以跟随飞剑,飞到我身边,要么我能收到消息,快速救援,还有本身自带三道护体金光,无论哪一种,都可以让你逃脱厉成风的追杀,为何你都不使用?”

李虚妚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问道:“大师兄,你为何要修道啊?”

“哈哈,当然是长生不老,遇敌不败,保护家人....”姬尘竹先是轻浮的说了一些大话,可等他看到李虚妚那双带着淡淡笑意的紫眸时,突然又沉默了几秒,然后才有些正经的说道:“我不知道,从我出生起,我就开始修道,可是我从没有瓶颈,从不用去思考为何而变强,一切都好像是...或许,是因为我想找点事情做?”

最后居然还是疑问句,李虚妚笑了,说道:“我修道,只是想变得更强,只是不想一次又一次觉得无力。”

“好目标。”姬尘竹轻飘飘的赞了一句。

人和人是无法理解的。

前世也没什么生命危险,最多就是想多挣钱享受生活。

这一世更是修真天赋太高了,又有大乘期师尊的背景。

姬尘竹从不会去思考自己会很无力的情况,又怎么可能惧怕那种感觉。

就算他日常脑补什么自己被主角碾压了,可是,现在,哪个主角敢站出来说,姬尘竹,我能弄死你?

没有!

现在的姬尘竹,是背靠大乘期师尊,修真界南域第一天骄,他本身就是那座,让人觉得无法逾越的大山。

要他去理解李虚妚,或者是去理解任何一个主角,那都是不可能的!

而那些人,包括李虚妚,自然也不能去理解一个天生就拥有一切的人。

姬尘竹为什么会喜欢琴棋书画大过修炼,为什么会如此的佛系?

因为就算是惊世骇俗的十六岁金丹的成就,都是姬尘竹天天摸鱼,然后睡着午觉完成的。

而他们更是不知道,姬尘竹正在做的事情,从常识和非常识来看,都是无比的荒唐,荒唐程度甚至堪比于拒绝了年薪千万能摸鱼的工作,去买彩票,并自信自己能中一个亿。

不过,人也不需要非得互相理解,只要能互相包容即可。

李虚妚不曾对姬尘竹指指点点,姬尘竹也不会说教什么。

只是他依旧疑惑,变得更强和关键时候保命有什么区别。

于是他问道:“可这和危机时求救有何关系,变强的前提是,得活下去吧。”

李虚妚道:“我以为靠自己能行。”

姬尘竹笑道:“靠自己能行,是很大的误解。”

李虚妚反问道:“那么大师兄,你能一辈子守护我吗?”

“......”

姬尘竹不说话了,他看向李虚妚,那双没有瞳孔的紫眸,带着一丝无可奈何的笑意和难以形容的悲伤之情正看着他。

姬尘竹无话可说了。

这话怎么敢回答?

在修真界,危机四伏,随时可能出现导致身死的意外,有时候为了救人,也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所以,这样的话,几乎等同于男修和女修互相承诺,以命救命,这是缔结道侣之缘才能说的情话。

李虚妚敢说,姬尘竹却不敢答。

姬尘竹虽不敢答,李虚妚却未曾伤心,她笑着松开挡着胸口的手,伸出手指,戳在姬尘竹嘴角的同时,也因为身子微微的前倾,自己柔软的地方,撞在了姬尘竹的手肘上。

姬尘竹被小姑娘的手指戳着脸,硬顶着对方的力道转头,看向李虚妚,笑道:“至少我可以说,对你有救命之恩吧。”

“那谢谢大师兄咯,下辈子,我以身相许的感谢你。”李虚妚调皮的说着,她的语气轻浮,让姬尘竹听不出她说的是到底是玩笑话,还是真这样想。

不过,此时手肘处深陷的柔软,却是真实存在的。

可就在姬尘竹想要好好感受时,李虚妚却已经松开手,小脚步的跳开了。

她笑靥如花,展示着这个年纪小女生才有的纯洁、活泼还有可爱。

她旋转着裙子,转了一圈,然后双手背在身后,微微前倾身子,作询问状,她娇声喊道:“大师兄,以后每晚我都陪你喝酒好不好?”

“好。”姬尘竹笑着点点头。

........

【ps.群号:931894189】

【加群加群加群】

【月票月票月票】

【跪谢跪谢跪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