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齾靇爩灎 更新时间:2022/7/5 19:15:04 字数:3424

纯白色的天空,像水墨一样的世界,远处的山顶上仿佛有一道人影。尽管如此渺小,但却能一眼看见。她缓缓转过头来,纯白的婚纱随风飘动,她伸出手,好像在邀请自己,无声的世界让人感到安心,和睦的光线令人无法拒接。

下一瞬,我已经出现在少女面前。那纯净的碧绿双瞳有着某种魔力,下一刻我就被吸了进去。

视角转换,我竟然看见了我自己,那副青涩的模样让我感到有一丝差异。正当我疑惑之时,他竟然亲了上来,怪异的是,我竟然有两种感觉,感受着自己和"自己"的嘴唇。

无尽回响的触感让我惊醒了过来。

"我去,真是奇怪的梦啊。"刘彦凌发现旁边的少女还未醒来,但身体抽搐了一下,细看她竟然是皱着眉头,脸上不断有冷汗冒出。

"唔…"伴随着有些痛苦的呻吟,少女大喘着气醒了过来。

"你这是怎么了。"刘彦凌有些焦急地问。

"肚子……好痛。"她喘着气捂住了肚子,"好像是那个来了,我先去趟厕所。"说着,她拿起身旁的包,被搀扶着走进厕所。

"她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在一旁看着电脑的蓝羽学姐发现了异常。

"嗯,生理期到了。"刘彦凌小声地说,"学姐,你有……那个吗。"

"唉,现在的小青年,连给女朋友准备这些东西都没有。"她假装忧虑地叹了口气。

看着这平时高冷的学姐竟是这幅模样,刘彦凌的笑容僵住了。其实他想反驳说自己其实准备了的,不过那些东西被留在了教室。

"我帮你问问那几个女生吧,我的东西也不齐。"蓝羽说完又继续看着电脑。

"多谢学姐了。"

……

"唔~~呃~~"刘子衿脱下裤子。

哗啦…

"运气真好,裤子没脏,呃啊…"难道是前两天洗了冷水澡的缘故吗。虽然已经有了几次体验,并且在她主动调理下,一次比一次轻松,但在第一天还是能让人痛得发麻。

少女艰难地起身,把血迹清理干净,即使是现在,她也强撑着理性,要是血的气味引来什么东西就不好了。她扶着墙走出去。"老夫竟要受此劫难。"

"老大,这个给你。"许凡凡带着温暖的笑容。

"什么…"刘子衿没反应过来,声音微弱得连自己都听不清。

"没事没事,老大要好好休息。"说着,两名女生围了上来,给她披上了衣服。

"这段时间身体虚弱,可不能生病了。"许凡凡手已经摸了上来。

面对女生们的照顾,刘子衿一直处于懵逼状态。

"好嫩的皮肤啊,迷迷糊糊的老大,真可爱啊,嘿嘿。"自言自语的许凡凡发出**般的笑声。

"真是受不了你了,能不能正常点。"关艾琳忍不住吐槽。

"咳咳,干正事。"蓝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哦哦,老大,这些给你。"她递来一个塑料袋和一个水杯。

刘子衿打开看了看,里面有卫生巾,纸,暖宝宝,食物,还有一些…内衣。

少女又有点感动,又有点害羞,实在想不出说什么,只能挤出一句"谢谢……"话语间,眼眶竟有一些湿润。

毕竟被这么多人关心,这是她上一世也未曾有过的体验。

"没事吧。"

"嗯,谢谢你们了……话说彦凌呢。"刘子衿快速抹了一把眼角,一眼望去,怎么也找不到刘彦凌。

"他啊,好像去二楼了,说是…烧水?"

"外面这么危险,他怎么出去了。"听到这个消息,刘子衿感觉心中的焦虑不受控制,声音也有些颤抖了。

"别急别急,我还没说完,张力洋田兴逸,也跟着去了。"看见刘子衿反应这么大,许凡凡连忙安慰道。

"有人陪着啊……好吧。"刚刚一激动,本就虚弱的身体更累了。

"老大你就好好休息吧,来来来,我们给你铺了床。"

刘子衿被搀扶到了由泡沫,布,窗帘铺成的简易床上。

"我们不打扰了。"

"嗯。"

用于阻挡视线的窗帘被拉上了。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原本她以为和女生相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那些微妙的关系她向来是一窍不通,也不想去了解。

但现在她体会到了女生的无比细心,或许,这样也不错。

渐渐的,困意袭来,少女甜甜的睡了。

……

"还有火吗。"

"有啊,可惜没烟。"

"sb,我说的煤气,年纪轻轻就抽烟,真当自己是黑社会啊。"

"我说,你们俩就消停一点吧。"

"你还嚣张呢,给自己女朋友整点洗澡水还带上我们干嘛。"张力没好气地说着。

刘彦凌笑容一僵,这货明明是自己主动要来。

"好了好了,赶快弄玩收工。这二楼怎么比一楼还臭。诶,洋田,帮忙开下窗。"

"等下,我先把这个锅清理干净。"

"我去吧。"

幸好食堂还有煤气,这二楼是当时吃面的地方,不久前他们还一起来这吃面呢,只不过一切都变了。

"这锅还好没粘上什么奇怪的东西,马上就好了。"

"还是刷干净一点吧。"

"好。"

呼呼呼~

不久,水就沸腾了,虽然什么也没放,不过还是从水中传出一股淡淡的面香,不知道是不是常年用这锅煮面的缘故。

这香味把众人有拉回和平时。

"要是没发生这件事,我们现在估计还能吃上面吧。"兴逸不由的触景生情。

"别伤感了,等水冷一下,就抬上去吧。"洋田安慰道,其实他也很想回到过去。

"不如我们煮点面吧。"说着,张力在柜子间翻找着什么。

其他人都看着他,希望他能找出些什么。

"c,怎么搞的,一根面也没有。"

"那天都要放假了,学校可能没准备吧。"

"唉…"愿望落空,大家都叹了口气。

……

"呼呼呼~嘿咻。",一大锅水还是有点重的。

"这么多热水,省着点估计足够好几个人了吧。"张力对于洗热水澡不免有些兴奋。

"就算不够,再烧就是。"洋田补充道。"食堂还是挺安全的。"

"好耶!"女生们不禁欢呼了起来。

"子衿呢。"刘彦凌问道,因为环视一周也没有发现。

"咦,叫得这么肉麻。她在那。"许凡凡说着指了指。

"谢谢。"

……

慢慢打开帘子,少女已经熟睡。神色缓和,也没有刚才那么痛苦了。

刘彦凌伸手把几根凌乱的发丝拨开,看着她脸颊上的汗水,他想到了吗。

去取来一个湿纸巾,当然是沾了热水的,轻轻地在女孩脸上擦拭。

"唔~"女孩发出舒服的声音,此刻她真像一只平常人家的少女。

正当刘彦凌收手,打算离开让少女多睡会的时候。

刘子衿缓缓睁开青色的眼眸,只是平静地看着少年,并露出淡淡的笑意。

少年看着这眼神呆住了,要说他到底如何喜欢眼前的少女,除开她是未来的自己这一身份,第一点便是这眼神下的灵魂。

该怎样形容它呢,就像四季交替般自然的情绪,随风而动般的逍遥,但却有着如同日出日落般不可置否的坚定。

少年如此解释。

她无疑是理性的,但理性并非是强迫的。这并非是无奈之举,而是自我的选择。这是她唯一坚守的东西,绝对的自我,便是绝对的自由,便是绝对的爱。

"醒了。"

"嗯。"

"为你准备了热水,这样不容易着凉。"刘彦凌只是平和地说出。

"嗯,辛苦你了。"刘子衿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走吧。"

……

睡了一觉,刘子衿觉得自己的元气恢复得差不多了。

"蓝羽学姐,外界的信息怎么样了。"她来到电脑旁。

"军队的确很强,估计再过半天,就能来到我们这附近了。"蓝羽学姐有些兴奋,"不过最关键的是我们联系上了公安,说是到时候会给我们安排救援。"

刘子衿思考着,其实这并不奇怪,毕竟丧尸只因为病毒,这对通讯构不成威胁,即使有因为人员产生的影响,军方也一定会第一时间修复。

毕竟世界已经进入信息时代,这面对丧尸的巨大优势不可能不用。而且对于营救幸存者来说,通讯恢复那可就太方便了,第一时间知道幸存者位置,实在是能省很多时间。

刘子衿陷入更深的思考,其实她在某种方面希望来一个足以让世界洗牌的灾难,因为她觉得人类已经陷入了无可救药的死循环。

人类难以进步的关键在于一个很简单的事实,那就是人会死。

人一旦死亡,所学到的知识,道理便会随之离去。当然,人总是会留下什么在这世上,这便是传承。

知识的传承相对简单,只需要写在纸上,后人便能直接使用,但这难以称之为"学到",因为就算大家会使用勾股定理,在一万个人中也难以找出一个人能说明白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

当然,能使用就不错了,大概。

而最重要的,也是从古至今限制人类发展的东西"道德",的传承堪称没有。

这种东西就算留下来书籍,传承也基本不存在。

原因是什么。

很简单。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德从来都不是要求"记住",而是要"理解"。

就算圣人把自己理解的道德写下来,后人阅读也只能做到记忆,要真正理解它,就必须花同圣人理解它所花的一样的"时间"。

因此,现代人所使用的技术比古代人先进,但现代人所理解的道德并不比古代人高尚。实际上是没有进步。

而当下限制人类进步的不再是科技,而是道德。

你觉得有人会饿肚子,是因为人类无法生产出足够的食物。还是因为人类的浪费,分配不均,亦或是人们根本不关心在世界的某处会有人饿肚子。

你觉得全世界每年有那么多人死于非命,是由于大自然无情的灾害。还是由于战争,不良的作息,劳累的不合理的工作,非法的愚蠢的事故。

到底是人类没有能力让世界变得更好,还是人类不想世界变得更好。每个人都想要更好,可是看看那些对同伴的压迫,迫害,对自身的怠惰,不负责任。

实在难以认同这所谓的"好"。

刘子衿望向天空,无言。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