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因为,他多看了孤两眼吧

作者:王晏 更新时间:2022/5/27 12:26:38 字数:2237

至于陈望生说的,姜梨身边还跟着个凡人少年,徐老从未放在心上。

凡人?

凡人能有什么用,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的家伙,根本不值得注意,至于姜梨嘛,确实是有点实力。

徐老也知道这种天骄不好对付,就算自己现在是天阶合道境的修为,比对方高一个境界。

但真论生死可能也会有意外。

所以……

对方在明自己在暗,再摇两个帮手来就是了嘛,姜梨可是那对夫妇的亲生女儿,夙家的人怎会对她没兴趣?

毕竟她父母可都在夙家那边,被炼成了剑鬼,让这一家子团团圆圆整整齐齐难道不好么?

瞧着陈望生御剑远去的背影,原地休整了一小会后。

徐老招呼着身后的两名年轻魔修走人,打算回成州府去,截杀姜梨与柳承安。

同时施展荒山海独门的传信秘法,思考着应该联系夙家那边哪位公子小姐过来。

却突然瞧见,通往成州府的官道尽头,夜下,有一名身着赤龙衣裙的绝美女子,正缓缓朝着他们走来。

“?!”

这条官道早已被自己布置了迷阵,寻常凡人根本走不进来,若是修士闯入,法阵也会预警,可怎么眼前的女人都已经到了眼前,自己都完全没注意到?

来者不善。

徐老也不是什么小年轻,虽然远处的女人一眼扫过,与凡人无异,但她肯定不可能是什么凡人!

所以。

手中画卷展开,画中十数名面目可怖的天骄少年少女凶魂,瞬间鱼跃而出,各个身着血衣,在夜下犹如一条红河般朝着女子扑去。

然。

十数名血衣凶魂朝着女子飞去,却蓦然消失,好似从不存在于这片天地间一般,而那名绝美女子依然缓缓朝前走来,只不过,看向徐老等人时,微微皱了皱眉。

什么都没有发生?!

徐老心神俱裂,因为手中法器所孕养的天骄凶魂,在刚刚的一瞬和他彻底失去了联系,就好像从未存在一般。

!!!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

居然在刹那就抹消了自己近乎百年的努力,将自己手中的法器彻底给废了!!

脑中刚刚蹦出了“跑”这个字。

徐老与身旁的两名年轻魔修,便听见前方女子身后,忽然马蹄如雷。

好似有千军万马将至,脚下的官道都随着马蹄踏踏震动了起来,不消片刻,女子身后的漆黑夜色当中,有一名骑将杀出。

来者人马具甲,兽吞云纹,如墨漆黑,脸甲绘着鬼面,将其容貌完全遮掩。

不过。

这名骑将也是个女子,因其头盔后散落出的如瀑深红长发,在此刻夜下犹如血海翻涌。

“妖族?!”

徐老明显注意到了,女子并非骑在马上,而是她上半身如人,下半身如马,正踏着铁蹄,手持一柄青青关刀,眨眼间就已经到了近前。

被妖族马娘的杀气彻底锁定,三名荒山海魔修甚至都无法动一动手指。

只是一瞬。

三颗头颅飞起,洒落一阵血雨。

女妖马娘这才停下脚步,收刀于鞍,随后又将手中另一个头颅丢到了地上,赫然是刚刚离去的陈望生。

方才来时,见此人鬼鬼祟祟跟在尊上身后,她自然便是一刀将其也斩了。

做完了这一切后,才转身朝着远处身着赤龙裙袍的御姐弯腿跪下。

“属下救驾来迟,惊扰了尊上,罪该万死!”

“孤还需要你们来救驾?”

“……”

方才杀气漫天的女妖马娘,如今面对走来的绝美御姐,也便是遮日渊的妖龙女帝,秦梦欢。

颤颤着,不敢再言语一句。

尊上是道阶的上古妖族,确实不需要自己保护,可是……知道越解释问题越大,她干脆默然不语。

果然。

秦梦欢的注意力,很快就从耿直过头的侍卫身上飘过。

“罢了,孤都说了来人族这边,你们别跟着,跟得紧了,那些修士才愈发紧张,反而多生事端,孤不过就是随处走走看看。”

见着眼前一地死尸。

秦梦欢面色平常地走过,根本都看都不看一眼,身为活了上万年的妖族,眼前的场景只能算稀松平常。

碰见这些人确实是意外。

秦梦欢此次来到人族城里的大虞皇朝内,是有着其他目的。

“人族修士数千年前,也与我等妖族一样,修士宗门直接管辖势力范围内的凡人城镇村落,月月收取岁贡,各自为政,可为什么突然要建立大虞皇朝,由其来管理凡人呢?”

身为遮日渊女帝的秦梦欢想不明白。

但她觉得,人族修士费了那么多力气,将大虞建立起来,一定有着其目的。

而她想要知道。

于是就打算进入大虞皇朝内部,到处走走看看,看看这些凡人平日生活,与遮日渊内里的寻常妖族群落到底有什么不同,又好在哪些地方。

秦梦欢本是打算今晚沿着成州府外的官道,一路去到隔壁云州的贵云府,瞧瞧这“官道”到底有什么用,沿途还有什么其他的设计。

结果正好撞到了荒山海的魔修截杀太和道修士。

这本来也是不管秦梦欢什么事的,可好死不死那些魔修居然胆敢攻击她。

只能说一切都是凑巧和……机缘?

秦梦欢走到了马妖女子的身前,示意其起身,随后,眼角余光却是扫到了一旁无头的徐老尸首手间,掉落在地的传信玉简。

玉简内里还有着灵气残留,正在半空间汇聚成两个小小的画像,一男一女,其中的少年模样,让秦梦欢感觉有点眼熟。

纤手一抓。

掉落在地上的玉简便已经落入了御姐女帝的手中。

秦梦欢一双凤眸微微眯起,定定看向玉简发散出来的灵气,所汇聚而成的俊俏少年。

当然也就是柳承安。

【没错,是他。】

秦梦欢对柳承安是有些映像的,这个映像来自于,御姐记得柳承安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种得知自己身份后的恐惧与惊慌混着的眼神。

有趣,自己明明掩藏了修为,就算是天阶修士也不可能看透,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

不过这件事之前被秦梦欢忘了。

因为她本就不在意这些,而且柳承安在她看来,也确实是个寻常凡人。

可如今再次见到对方的脸,一下子又让御姐女帝想起了这件事。

有时候。

缘。

真的妙不可言。

于是将这枚玉简丢给了身前的妖族马娘。

“去,找到他,有事做了,也不用一直跟着孤了。”

“喏!可……可尊上,这个人是?”

“一个不认识的家伙罢了。”

“那找他干嘛?”

耿直过头的马娘嘀咕着,而御姐女帝显然对自己这位下属性子很熟悉,因此也不在意,而是抬头看向暗沉天色,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因为,他多看了孤两眼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