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妹妹?

作者:王晏 更新时间:2022/5/28 12:01:08 字数:2181

被自家妹妹撞破好事。

白依依没有兑现她曾经在床间的豪言壮语,也就是在白采采面前,就那么生生把柳承安给办了。

而是在时间短暂的停滞后,女子一把就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年,然后故作尴尬的咳了两声,将散乱的衣裙穿好,就那么站了起来。

丢下一句。

“呀,采采来了啊,姐姐刚想起还有些事来着……”

随后便扭着她那白玉般的蛇尾,一溜烟地跑不见了。

独剩下仰倒在廊檐间的柳承安,与白采采在那大眼瞪着小眼,然后,拐角处的女子,也是俏脸飞红,似乎刚刚反应过来般,倏地一下跑了个没影。

“……”

一下子万籁寂静,午阳斜斜地落在身上,暖洋洋的。

柳承安砸吧砸吧了嘴,回味着刚刚女子留在指尖的体香,许久才重新坐了起来,随后,便朝着白采采的房间走去。

这妮子,大概是躲回她自己的房间里了吧。

现在去找白采采,当然不是为了惩罚她刚刚打断了自己……嗯,柳承安就算想,也罚不了这家伙啊。

而是为了干正事。

刚和姜梨从成州府回来,白采采突破境界,从地阶元婴境到天阶合道境的材料,如今都还在自己腰间的布囊里揣着呢。

其实柳承安原本是想着先跟白依依打个招呼,就去找白采采干正事的。

哪能知道蛇妖姐姐真的太白给了,一下子就没忍住……

将那般旖旎想法先抛到了脑后。

一路走到白采采屋子外边,敲了敲门。

“采采,在么?”

“嗯。”

内里,传来了女子轻微的应答声。

柳承安推门而入,瞧见女子拖着她的墨黑蛇尾,坐在里屋床边低着头,依然是往日那副不敢看自己的模样。

似乎感受到了自己走了进来,然后顺手关上房门的声音。

女子的身子没来由地颤了颤,两只小手搅合到了身前,一副不知在的模样,俏脸上的樱红色彩,更是没消退半分。

柳承安倒是已经习惯了白采采这般模样。

就那么走到女子身边,将腰间的布囊取下后,把内里装着的灵材都倒在了她床单上。

“东西我都找来了,你现在吃下去吧,吃完了就能提升境界了。”

“嗯。”

眼神深处,似乎有那么一抹失落色彩闪过。

白采采很快看向身旁的这些灵材,心想着,只要全部吃下去,就能到达天阶了?

倒不是不相信柳承安。

当初少年给小狐妖秋儿提升境界时,白采采也是在场的,那个时候,女子就觉得不可思议。

妖族修炼,受自身血脉限制,不同血脉能修行到的境界,早已是千万年来无数族中长辈探明了的。

两姐妹所身负的彩衣蚺血脉,至多,便是地阶元婴境,到了这一步,再想向前去到天阶,就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数万年来,妖族也有妖族自己的法子,解决这个问题。

那就是。

彻底改变自身血脉。

就如同传说中的鲤跃龙门、长蛇化蛟的传说一样。

将自身血脉更改为更强的血脉,就有提升境界的可能,可这又谈何容易?

妖族想要更改血脉,古往今来只有两个办法。

要么无止尽的去吞噬自己想要改换血脉的妖族,将对方的筋骨血肉与自身融为一体,再逐渐转变。

这个过程十分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化作无意识的怪物。

要么,搜寻到一个自身想要改换血脉的妖族,然后,抹去他的神念,使其身体化作空壳,再将自身神念转移将其身体霸占。

这个法子也很不靠谱,因为神念与他人或妖的身体,会产生某种排斥性,几乎就是赌命。

一但排斥性过大,瞬间身体就会崩毁,神念自然也会跟着破灭,消弭于天地。

而且这两个法子的前提,都是需要去抓来血脉比自身强一个档次的妖族。

成年的,修为境界有差距惹不起;

年幼的,会招惹对方族群长辈报复;

“……”

所以,白采采和白依依两姐妹,往日是从来不去想这件事的,但柳承安的到来,却好似给她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般。

只不过是吞下些不算稀罕的天材地宝,就能转眼改变自身血脉的同时,提升境界?

当初。

小小的黄狐狸秋儿,片刻间成为月白狐,化作人形的同时修为也到了地阶的结丹境,这怎么可能呢?

白采采想不明白,但想不明白的事情,女子就从来不去想。

反正。

柳承安不会欺负她,也不会骗她就是了。

一双金黄的竖眸依然低垂着,完全不敢去看就坐在自己身旁的少年。

白采采只是看向那散落在床榻间的众多灵材,然后,直接用手将其一件件拿起,放进了自己嘴里,又吞入腹中。

虽然相处没有几个月,但,不知为何,就是愿意无条件的信他。

只是。

为什么感觉身子有些热?

……

柳承安瞧着白采采将所有灵材都吃下了肚。

同时,女子身体四周,开始有淡淡的黑雾缭绕,其身旁的系统面板上,血脉一栏,也渐渐模糊,开始变化。

【白采采

种族:妖

骨龄:一千三百六十八岁

血脉:道蛟

修为:天阶—合道境……】

“呼。”

这就好了?

和当初用秋儿尝试提升境界时一样,转眼就已经完事。

柳承安刚想瞧瞧女子现在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就突然眼前一黑,发现这家伙已经将自己给扑倒。

“采采?”

突然一下子就被这傻妮子推倒在床上,柳承安人都傻了,因为他发现白采采正抓着自己的手去摸她的熊。

???

隔着衣服在女子熊前蹭来蹭去,傻妮子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然后,就脱起了她的衣服,把自己的手自己放进了衣裙内。

对了这下对了……

这还不算,女子那居高临下的双眼变得更加的危险了起来,随后又想起什么一样,俯下身子,就想来亲自己。

第一下就磕到了牙,女子的小脸一下子皱巴巴的,似乎在忍着疼,又好似在想什么,片刻后便再度凑了上来。

这次倒是没磕到牙了。

开始算不上熟练的伸舌头。

这下柳承安彻底麻了,脑袋晕晕乎乎间,唯一想到的是。

白依依之前说的没错,她们两姐妹好像还真是一样大,唔……就连里面的感觉也一样,就是,现在的采采,跟两三个月前刚把自己丢床上那会的她姐姐。

熟练度好像差不多。

就在白采采开始撕扯柳承安的衣服,似乎打算再进一步的时候。

房门忽然间被推开。

然后,传来了女子那满是疑惑和震惊的声音。

“采采?!”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