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柳承安加入了群聊

作者:王晏 更新时间:2022/6/6 1:59:32 字数:2130

夙小凰自然不晓得这块【道承】的来路,又是曾经哪位大能留下。

只说是她娘亲找来给她自己的,结果却开不了……

平胸少女的天资,确实是不算顶好那一批,毕竟姜梨十七岁都地阶元婴境了,而夙小凰才是地阶的结丹境,差了两个境界。

“反正你要是没用,丢出去卖了也行。”

夙小凰嘴硬着,颇有柳承安肯定也开不了的意思。

这就是纯纯的傲娇姿态了。

呵。

柳承安觉得自己机会还是挺大的,毕竟自己可是六维天资都拉满的穿越人,还有着修行界千万年来都还没探明的特殊灵根。

也许还存在某种特殊体质,这BUFF早就已经算是叠满了好吧。

如果这都不算顶级天骄的话,那算什么捏?

收回思绪。

柳承安现在就打算试试,反正自己修行刚刚入门,算是光棍,内里到底是什么修行道途,又是哪位大佬的道承,都无所谓的。

而且姜梨也说了。

内里留下的东西都是死物,实在和自己心性或者修行路子不和,那就不练便是,将其中的玩意卖出去也是一笔庞大财富。

于是照着此前姜梨教的,将一滴指尖血落入石片表面。

恍然间。

柳承安只觉得神识一阵拉扯,好似如修行时沉入丹海中的那般感觉,眨眼,就已经来到了另一处天地。

此间,青山绿水,草野无边无际。

身前的不远处,落着一幢小小的草堂院落,内里房屋三三两两,显得风静清幽。

这就算“认证”成功了?

柳承安有些不明白。

只是抬脚走入了院落内里,随后在院子一旁临角的大树下,寻到了一页信纸。

内里记录着几间草堂中,都存放着什么东西,以及几句客套话。

【汝承吾道统,无需师承,但切记未来兵解之日,亦需效千万祖辈,如此留下道承传于后人,此间不断,吾人族中兴,在于千秋万代,切记,勿忘……】

落款写着“欧师”二字,大概就是这位前辈的名讳了。

并不认识。

但柳承安想着,虽然对方也不需要自己称他为师傅,也不认自己这么个徒弟。

但名字总该是要记下的,因此默然将其背诵在了心里。

随后,又将手间纸页又反复看了两遍。

大抵这位欧师也是个实诚人。

开宗明义,直说他自身是个铸器修士,不懂与人斗法,如若不喜他的道承,便可以将几间草堂内里的东西自行售出。

“还是个生活玩家啊。”

柳承安抿了抿嘴,继续看下去,又发现虽是铸器,但欧师对法器铸造也不熟稔,反而精学的是刀剑枪戟,铁铠甲胄。

本身是位铸剑大师,在世间留下过不少名剑。

但。

柳承安如今所在的道承空间里,却是一柄都没有。

“这老哥也太实在了吧,甚至有点一根筋过头了……”

因为是留下传承。

所以,欧师在道承空间中,只留下了他毕生铸器心得感悟,所编写而成的《武备精要》一文,其中分《兵》、《甲》二卷,各又细分出许多旁支。

其中以《兵》卷尤为厚重,内里除了记录铸剑之法外。

刀枪锤斧十八般兵刃“我全都要”,甚至柳承安还在其中瞧见了弓弩以及……火器?

一下有些难蚌。

而《甲》卷中,奇怪的是除了人甲以外,还有许多兽铠铸造工艺,看起来简直匪夷所思,据欧师在文中前言,自称是他也曾给不少妖族大能铸造过甲胄。

其中最值得他吹嘘的,就是曾给西南边陲,无阳深渊中的妖龙女帝铸造过一副通天彻地般巨大的“龙甲”。

柳承安心想。

西南?

九阴山不就在大虞皇朝西南群山中么,那所谓的“无阳深渊”,就是遮日渊吧!

妖龙女帝什么的,也对得上!!

随后想起了曾两面之缘的绝美御姐女帝秦梦欢,那一万多年的“高龄”,不知为何柳承安总觉得有些奇妙的感觉……

而除却这心得感悟所集成的《武备精要》一书外。

整个道承空间内,院子里的几间草堂,其中一间,是铸器所用的“工作室”,柳承安踏入内里看了眼。

原本在外只是间寻常草屋,算不上多大。

结果进去以后,空间蓦然变化,整个铸器间内里宽广无比,铁毡锤子冷却池等等设备一应俱全,正中还放着一个十数米高的大炉,上面雕着完全看不懂的道篆。

只不过如今炉火熄灭,内里只剩着些许冷灰。

退出来后。

其他几间草屋,也和铸器间一样,外表看起来寻常,但内里其实是一座巨大的储物空间,内里全是铸器所需的玩意。

是的,欧师的道承空间中,没有留下一件他自身所铸造出来的成品。

而全是原材料。

各类矿石堆积如山,还有木材、玉石、兽骨、血肉甚至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稀有的不稀有的,满满当当放着一堆。

柳承安还在其中一间内里,见着了放置成排的“炉火”,从九品火种再到一品异火俱全。

显然都是专门留给继承了道承的后人,锻炼铸造手艺的玩意。

所以才说这老哥太实诚了,留东西全是用来“教学”的,真真一件成品都不给,妥妥的只传技术不留宝贝。

一下子有些晕晕的。

柳承安回到了院子里后,坐在石桌旁休息了好一会,算是缓了缓。

这又才朝着小院的主屋走去。

此处倒不是和其他几间屋子一样,是如房屋般的“储物法器”了,而就是间普通的小房子,里面家具齐全,似是供人休息的地方。

柳承安照着欧师在信纸间的留言,与桌上寻到了一块古旧铜镜,以及放在铜镜中玉牌。

玉牌上,以古篆写着“九天”二字。

犹豫了一下,随后按着信纸上所说,拿起玉牌后,朝着铜镜看去。

很快。

柳承安便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正慢慢化作黑色的模糊人影,随之而来的,是周遭天地景物再度变化。

待眼前清明时。

柳承安发现自己又来到了一处陌生大殿中。

周围云雾缥缈,仙音袅袅,朱红楼阁登顶远眺,见着的却是繁星长河永无尽头般的在眼前铺展开来。

自己身前则是一条长长的石桌,自己似乎正坐在长桌旁的某个座位上。

而在不远处的桌对面,还有两个同样的人型黑影朝着自己看来。

其中一人,悠然自得地开口笑道。

“你看,我说得变天君道承之人今日会来,如何,这不就来了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