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前往金光洞

作者:王晏 更新时间:2022/6/7 2:11:02 字数:2101

“是真的。”

玄天君自己在手中掐算了半天卦决,最终笃定地点了点头。

只是他有些不解,那就是对方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沉默许久,意识到眼前的变天君不是等闲之辈。

于是按照约好的,让柳承安问自己一个问题。

“只要是关于未来之事,皆可,我都能给你答案。”

“嗯……”

柳承安倒是现在没什么想问的。

“下次吧,我暂时没什么想知道的。”

“可。”

云雾散去。

不多时,玄天君便也走了,柳承安稍稍环视这片云中楼阁一圈,也是随之离开。

……

一夜过去。

第二天一早,柳承安就带着姜梨、秋儿以及夙小凰,准备前往金光洞。

虽是意外得了欧师道承,但内里的兵甲铸造之法,不是短短几日能倒腾出个什么名堂的,就算其中有些东西自己感兴趣,也要等回来再说了。

有些急切。

也是因为在九天内里,遇上了身为朱天君的夙重螟。

之前他们聊的关于“打赌”的话题,配合柳承安在夙重螟传记中所看到的部分信息,基本已经可以确定。

其看中的家伙。

就是幽云潭的妖王六耳大王。

而且这个夙重螟还有点输不起的意思,他和那位钧天君的赌约,在各自都选好了人后。

就立马搞了点小动作。

让手底下荒山海的魔修,都分别接触了他们。

钧天君所看中的那个成州府太和道修士,就算前些时日没被路过的妖龙女帝秦梦欢斩杀,后续也会被和他做交易的荒山海魔修给宰了。

同时。

被夙重螟瞧中的幽云潭六耳大王,其升至天阶所需的“东西”,也是由荒山海提供。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从一开始,荒山海就参与其中……”

没想到意外解决了之前的疑问。

现在想来,大抵整件事和夙小凰根本没任何关系,荒山海参与进来,完全是因为夙重螟和钧天君的无聊赌约。

至于之后夙小凰的事……

柳承安估摸着,是她自己来遮日渊的行程暴露了,于是,夙家中另外一个公子和小姐——很有可能就是给平熊少女下毒的三哥。

才掺和了进来,想要假借此时已经位于九阴山周围的荒山海势力,顺便将夙小凰给干掉。

完全就是两码事。

自己之前思考的方向错了,以为荒山海掺和进来,是为了对付夙小凰。

哪能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

路上。

坐在马车内里,柳承安也问起了夙小凰当时为什么要来遮日渊,寻求秋蝉毒的解药。

“我宗门得到消息,望星楼的楼主到了遮日渊内……”

“望星楼是什么鸭?”

这倒不是柳承安问的了,而是坐在他怀里的小狐妖秋儿问的。

夙小凰和姜梨的表情都有些难蚌。

姜梨还好,第一次瞧见秋儿的夙小凰,心想你一个地阶结丹境的妖族,怎么都活了好几百年,连望星楼是什么都不知道?!

“望星楼是个传递消息的组织,但其实内里只有一个人,也就是其楼主,叫徐子平,人称徐先生,这个人性子古怪,修为高深,不知出身在哪……”

姜梨习惯性地解释着。

原本她以为是柳承安要开口问的,毕竟这家伙一直在自己眼前,装什么“修行萌新”人设!

然而都解说了一半,却发现坐在对面的柳承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呵。

果然!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萌新,望星楼是什么,他本就知道!

柳承安确实知道,不过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

“你去找望星楼的楼主徐子平,是想要找他起一卦,看看冬天以后的自己会不会还活着?”

“嗯。”

夙小凰点了点头,回答着柳承安的问题,又继续说道。

“望星楼的楼主,卦象都是准的,如果我过了冬天还活着,就代表未来的我能解毒成功,自然能寻到解毒的办法……”

当然,现在是不用了。

夙小凰不太明白柳承安问这个干吗,他好像是对那个望星楼楼主比较感兴趣。

所以又补充似地说道。

“那个望星楼楼主很厉害,说是散修,但想来应该是出身某个世家大族,不过也说不定。”

“寻常散修意外得了前辈道承,忽然一跃成了大能的,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夙小凰说着说着,却见着柳承安此刻若有所思,似乎完全没把自己说的话听进去。

一下子心里又发火了。

什么意思!自己好心给他解释这些,结果就这样一点回应没有?!

原本是觉得柳承安确实可以作为“合作对象”,小小的少女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近下对方,拉拉好感。

结果……

到底是个十六岁的少女,性子还是个傲娇性子。

不过,柳承安却是完全没注意到,平熊少女的阴晴不定,以及身旁大熊少女,那满脸“果然如此”的小表情。

在怀里抱紧小狐妖,避免这家伙乱动,搞得自己也有点不自在。

柳承安想着所谓的望星楼楼主,思绪万千。

……

转眼。

两日过去,远远已经能瞧见山林间的繁华市集。

这天下午,金光洞到了。

作为遮日渊内最靠近大虞皇朝的区域,金光洞下属的妖族市集,与众多人族修士宗门都有着来往,遮日渊内,其他市集的货物,也需从此过路。

算是必经的中转站。

因此这地方按白依依说,那就是“肥得流油”,不知多少妖王对此垂涎三尺。

柳承安带着夙小凰与姜梨,还有秋儿,三人一妖,都是浑身裹着宽广紫袍,戴着兜帽,遮住大半张脸,装作是荒山海的修士。

来这是为了搞事的。

当然不能明着以九阴山的名义。

先是让夙小凰带路,柳承安说,想要远远看一眼那位望星楼的楼主。

虽不知道这是为了干啥,不过平熊少女还是带着众人在集市中左拐右拐,很快到了某处戏楼门前。

五层高的酒楼戏楼,远远能瞧见栏边有个一脸懒洋洋模样,挂着笑容的白衣男子,似乎正对桌对面的某个妖族指指点点什么。

依稀能瞧见那妖族一头火红长发,身穿铁铠,瞧起来还是个马娘?

倒是没在意那求卦的妖族。

柳承安的视线,只是短短地在望星楼楼主身上扫了一眼,瞧见了对方面板,确认了后便反身离开。

【是他。】

稍稍眯起眼睛,柳承安不太明白,这个玄天君到底在此干嘛。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