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大就是好,粗就是真理!

作者:王晏 更新时间:2022/6/15 12:45:19 字数:2071

“好惹,这就是秋儿的奖励!”

双眼重新恢复光明。

柳承安望着坐在床前,此刻羞得都差点把她的小脑袋,埋进她那小胸脯里去的秋儿。

想说什么,但唇间残留的少女柔软,以及淡淡花香,却一下子想不起来该说啥。

时间在这一刻静得可怕,还好似有一万年那么长。

坐在床边的小狐妖扭扭捏捏,最终慌乱地赶紧拉过被褥,给自己盖上,连边边角角都细心地一一整好,全做着没有意义的琐碎事。

似乎不太愿意离去,想多在这待上一会。

柳承安也随她了,反正……

“吱呀”一声细响。

房门传来了被推开的声响,随后,柳承安就瞧见了摆动着白雾蛇尾的女子,站在门边,眯着眼睛,满脸笑意盈盈的模样。

视线在自己和小狐妖间,来回飘荡。

“鸭!白姐姐回来了!!”

“……”

……

白依依的视线,先是落在了面色惨白,一副虚脱无力,躺在床上的柳承安身上。

随后。

又看向了站在床边的小狐妖。

此刻,秋儿小脸俏红,银白的长发不少贴合在脸颊两侧,满头是汗,身上的浅色纱裙带着些许泥污,还有些乱糟糟的。

眼前的场景,怎么看怎么像事后……

???

“秋儿,晚饭做好了,去给那两个人族的女子送去。”

“知……知道乐,白姐姐!”

急急忙忙就跑了。

小狐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房间内里,随后,躺在床上的柳承安,便瞧见站在门边的女子,笑意更甚了。

并随之,关上了房门。

不知为何,蓦然感觉房间里的温度也冷了几分。

可惜现在还处在凭依结束后的疲惫期,柳承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依依走了过来,然后坐在床边。

哼哼着。

“刚刚还想叫柳郎去吃完饭呢,不过现在看来不用了吧,反正柳郎也吃饱饱了。”

“?”

“小狐狸的滋味怎么样呀,嗯?”

这家伙说什么呢!

“我刚刚和秋儿,只是在……嗯……干些正事。”

“对柳郎来说,做那事不就是正事?”

“当然不是!”

难道自己在老婆眼里,就是个天天只知道透妹妹的老涩批么?!

要不是身上没力气。

肯定要把这家伙抓过来好好收拾收拾,哼!

“嘶!”

一下子腰间吃痛,柳承安才发现白依依居然把手伸进了被子里,掐了自己腰间的嫩肉。

好痛!

“秋儿还是小孩子,柳郎不许打她主意,听见没有?!”

“啊?小孩子?”

“本来就是小孩子!”

见着白依依狠狠瞪了自己一眼,柳承安心想,秋儿不是都好几十岁了么,怎么能算是小孩……不对,按妖族来说的话,白依依还白采采两姐妹。

都已经一千多岁了,某位御姐女帝,甚至一万多岁了,这么看的话。

几十岁的秋儿,好像还确实是小孩子哦?

“……”

柳承安不好说了。

又被数落了一阵,白依依便让自己继续躺好,她去把饭食端回房间里来喂自己。

随后。

还没等着消化一会呢。

便见着收拾好碗筷的女子,直接褪下衣裙爬上了床,二话不说地就开始脱自己衣服。

“检查!”

还能检查什么呢?

不就是……检查自己还能不能出货么,呵,女人,嘴上说着秋儿是小孩子,结果还是在吃醋。

“唔……依依你干嘛……轻点……”

才刚刚入夜,就开始被折腾。

柳承安人都是晕的。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日的白依依,反应特别的大。

女子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和小狐妖合体后,会有虚弱的后遗症,再说了,就算自己真要做什么,也不至于带着秋儿来她房间做啊。

却不晓得。

白依依只所以会这样,原因就在于秋儿也是狐妖,而过些天,另一只狐妖就要来了……

……

一连又过去了七八日。

这些天里,柳承安基本是早上和下午都会叫秋儿过来,在道承天地里分别待上两个时辰,中午就休息。

晚间嘛,就和白依依白采采两姐妹一起,听听探子送回来了什么新消息没有。

采采这段时间的修行也是进步不少,听说偶尔还寻姜梨出来,和大熊少女练剑。

而柳承安自己鼓捣的火炮,也是铸造得差不多了。

这天傍晚。

秋日垂垂,藏在半山腰间,只在视线尽头散出一大片橘黄色彩。

柳承安已经将第一门开山炮给铸造好了,并从欧师的道承天地里拿了出来,如今正摆放在院子里。

暗淡天色下。

漆黑的炮管足有五六米……按这方世界的计量单位,约莫是一丈五尺长,炮口直径也不错,足够柳承安整个人直接爬进去。

后座炮台是固定式的,毕竟这玩意能随时装入储物空间内里,也没有装轮子的必要。

而且按着《武备精要》记录,这方世界的火炮,都是往“大就是好,粗就是真理”的方向去做,高品的火炮甚至大小会犹如高楼或小山。

因为越是巨大的火炮,其内里能承受的道纹就越多,所能绘制而成的法阵也越复杂。

如此,威力才会更加的大。

柳承安眼前的这门开山炮,看着已经很大了,可实际上在真正的大炮面前,只能说是绣花针。

不过现在也够用了。

而且为了节省时间,柳承安铸造的时候,那些装饰性的纹路雕饰都没有做,更没有进行染色啊什么的,因此整门火炮通体漆黑,表面还有不少棱角。

只能说是有着某种粗犷原始美。

也是管不了那么多了,左右端详了许久,觉得还挺满意。

柳承安将其放进了储物戒里,随后准备去叫白依依和白采采都来看看,找个地方试验下威力。

走在廊檐间。

心里想着也不晓得白依依上哪去了,便打算先去采采的房间找采采好了,毕竟这傻妮子一般都是在屋子里修炼的。

可不知不觉,却忽然听闻耳边有少女娇俏的轻笑声萦绕。

随后,闻到了某种带着甜奶气息的杏花脂粉香。

猛然只感觉香风扑面而来,恍惚间,柳承安就发现自己好像被人给推倒,一下子天旋地转,就已经躺在了木地板上。

眼前,是高高的朱红梁木,以及,骑在自己身上,在粉发一侧,别着赤红色的小小狐脸面具,正嫣然笑着的少女。

“夫君!!!”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