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那晚的梦

作者:蓝色方糖 更新时间:2022/5/22 14:49:31 字数:2000

苏酒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简单,尽管左岸看上去分明只是一个初出社会的年轻人而已。

但他身上的沉稳确实不容忽视的。

苏酒叹了口气,继续讲下了故事。

那个时候,苏酒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梳妆台有什么问题,一切似乎只是机缘巧合而已,就好像是一场无关痛痒的恶作剧。

只是后来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让她不得不相信,怪力乱神的东西。

那是一个晚上,时针刚刚偏离过午夜十二点。

苏酒躺在自己的单人床上,辗转难眠。

手机屏幕散发的荧光照彻她美艳的面颊。

但是,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隐隐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就好像全身上下都被什么东西啃啮着,痛痒难耐。

苏酒翻身下了床,微微拉开窗帘,窗外温柔的月光泼洒进来,就像是一滩白霜。

女人修长洁白的双腿在月光下格外地漂亮。

没有半分睡意,心里却不安着,揪了起来。

不知名的直觉指引着她走向梳妆台。

苏酒记得那一天的自己是关了窗的,周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她摸到了灯的开关。

没用。

苏酒以为是停电了,然后模模糊糊坐在了梳妆台的前面。

桌上的化妆品七零八落,但苏酒根本分不清分别是什么牌子。

只好靠着摸索把它们摆放整齐。

奇怪,化妆品什么的自己平时一直是有在收拾的啊,怎么会乱成这个样子。

门也锁了,不会有人进来的。

窗也关了,不会有风进来的。

都关上了,自己也没得跑了。

因为是盛夏,苏酒穿的比较少,就是一件简单的黑丝吊带睡衣,裸露出大片白皙如玉的肌肤。

反正也没人看见。

但不知道为什么,苏酒突然觉得背后发凉,以往的燥热感顿时消失不见。

苏酒不敢转头,潜意识告诉她一旦转头,后果将会无法估量。

苏酒只好颤颤巍巍地坐在梳妆台前,什么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这是午夜,四周安静的没有半分嘈杂。苏酒和她的心跳声永存。

突然就想抬头。

面前是梳妆镜,苏酒看着暗淡的镜面,觉得很奇妙。

诡谲。

镜子里依旧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镜子里的人分明不是她苏酒。

借着窗外微微透进来的月光,苏酒能看见镜子里的人。

那是一张绝美的脸,双眸流离,修长白皙的天鹅颈。墨发毫不顾忌的倾斜下来,遮住了一丝不挂的身躯。

好美。

这是苏酒的第一反应。

应该没有人不会喜欢这样的女人,足以逾越性别界限的吸引人的注意。

镜子里的女人在动,一点一点靠近镜子外面的苏酒。

双手撑在镜面之上,修长青葱的五指就在苏酒眼前。

女人的唇微微靠近,唇上的色彩既苍白又血红,让人无法忽视。

这是,这是一面镜子啊!

苏酒摇了摇头,镜子里又重新变成了她自己。

很憔悴的一张脸。

果然,一定是自己熬夜太久产生幻觉了吧。苏酒苏酒戳了戳自己的面颊,确定这就是现实,而不是幻觉。

果然,镜子里只有她自己,先前那个绝美的女人完全消失不见了。

苏酒准备回去睡觉。

但是,梳妆镜前的化妆品又乱成了一堆。

奇怪,难道自己刚才没有收拾么?还是说自己大脑思考能力退化了?

苏酒觉得头有点昏昏沉沉。

她把化妆品收拾了一遍,再一次确认了镜子里没有任何的异象就回去睡觉了。

当然关了窗。

困意来得很快,就好像刚才苏酒自己的熬夜都是笑话一样。

很快就沉沦在了梦境之中,一个古怪的梦境。

梦里苏酒躺在单人床上,仍旧是一身简单的黑色吊带睡衣。只是不同的是,有一名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女人。

就是那个先前在镜子里看见的女人。

长长的墨发披散下来,映衬着她洁白如玉的面庞。

身上不着寸缕,但被墨发遮掩得若隐若现,尽管如此,苏酒还是能看出女人绝世妖娆的身躯。

她慢慢走了过来,带着高跟鞋点地的响声。

咚,咚,咚咚。

女人只穿了一双紫色的高跟鞋,显得身形越发颀长。

她抱住了床上的苏酒,呵气如兰。

苏酒没有任何反应,她只觉得女人的身子冰冰凉凉,但肌肤细腻得如同一月的初雪一般。

女人似乎不满足只是抱着她,舌尖微微在苏酒的耳廓上打转。

莫名奇妙地点燃了几分欲望。

苏酒似乎打开了新世界,在那一天的梦境里。

和那个女人,做了那样的荒唐事。这是苏酒从来不敢想的。

怎么会和一个女人……

而且那样的滋味,似乎有点让人上瘾。

第二天苏酒醒来的时候,窗帘密密遮遮的,将耀眼的阳光阻挡在外。

可是昨天晚上她分明就是把窗帘拉开了啊!

苏酒没想那么多,就觉得下面湿湿的,黏着有点难受。

看来,真的只是一场梦而已。苏酒有些尴尬地把贴身衣物褪了下来。晶莹的液体闪闪发光。

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了,这种梦境多半是为了缓解压力自然出现的吧。

苏酒擦了擦头上的汗,却觉得自己腰酸背疼的。

真实得让人害怕。

苏酒连忙跑到梳妆镜前,镜子里干干净净,反射着她的面孔。

只不过,化妆品依旧散乱,瓶瓶罐罐搅扰在一起。

事不过三。

苏酒突然觉得毛骨悚然,浑身都被寒意笼罩着。

难道昨天真的不是梦?而是……

苏酒不敢再想下去了,狼狈地跑回房间。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墙上的时钟指向九点。

还早着呢。

苏酒一直以来都不信什么怪力乱神,所谓怪谈之类也就当故事听听,每当朋友们大惊小怪的时候,只有她最为镇定。

那些鬼故事都不过是故意编出来吓人的而已,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都是虚构的,怎么可能会有什么鬼呢,可笑。

但下一刻,苏酒就笑不出来了,再也笑不出来了。

她单人床的床底放着一双鞋子。

紫色的高跟鞋。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