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者:舞独炎 更新时间:2016/9/28 14:47:01 字数:4136

这简直是我记事以来最羞耻的一件事情了,我嘴上大喊着,身体还在床上翻来覆去,就好像动漫里面男主的小本子被发现一样。不对,不是好像...而是 就是这样。

“好吧,那不说你床下面的书了。你刚刚问我爸爸为什么给我钥匙么,因为我说你房间里有我学习要用到的书,既然哥哥有

那在去买新的不就很浪费么。爸爸就给我钥匙了哦。很简单吧,欧尼酱~”

‘诶.好奇怪啊,你是谁啊,我妹妹云雅呢,把我妹妹还给我啊,你是哪个星球的外星人绑架了我妹妹然后变化成她的样子和声音了吧。我知道了,你是寄生兽么,诶..是这样啊,看来妹妹已经回不来了啊。你等着吧,我已经发现你的真面目了,我会帮云雅报仇的哦。等着我过来了结你吧。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声音都很低,没想我也会发出这种让人日次压抑的情绪啊。我已经开始黑化了么。

“诶,哥哥你坏掉了么。我明明还没告诉你我是在哪里发现

欧尼酱 的啊”

‘那种事情无所谓了,无所谓,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我好像已经走进黑化的支线剧情了。

“诶,无所谓么,那哥哥你D盘里面那个名为 贤者 的文件夹,我悄悄的删掉也无所谓么,里面东西还挺多的咧,删掉总觉得有点可惜了啊。”

发现了这么多了么,好危险好危险。这小妮子我不在家里还真管不住她了,总之我已经把她的话都套出来,心里迅速思考着对策。哼,区区“贤者”就想打败我,和老爸比起来差得远了,姜还是老的辣啊。

‘威武不能屈,你以为这样就能抓住你哥的把柄么,这世上除了我自己没有人能打败我。’

不能让她拿到主动权,要把优势保持在自己这边。

“是这样么?老实说打开D盘 那个 贤者 不管怎么看都太明显了,明显的就像是在为其他的东西打掩护诶。心哥这么说的话,我把E盘里面那个在 X-men 文件夹里面的 天启 这个文件夹删掉也无所谓么? ”

法克,我藏得这么隐蔽,这都能被找到!!?

‘亚达!!亚达!!妹妹大人在上,妹妹大人如果有什么需要,只要是小的能做到的,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是鞠躬尽瘁,万死莫辞。’

这尼玛,我才出来两个多月,这熊孩子居然就这么皮了,我相当怀疑以后还治不治得住她了。

“真的么!!?说话算数么!!”

‘是是,妹妹大人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不行了,我设下的陷阱完全被看破了。“天启”的强度和“贤者”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那么听好了,我的请求,不对,我的要求。”

‘好好,请说吧。’

“我啊,我希望心哥能......”

我静静的听着电话里云雅的诉说,她说着一半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她吓到了,不是之前那样玩世不恭的玩笑,而是真的被吓到了,她说着说着,还带上了哭腔。

‘我知道了!!’

我及时打断了她,再让她说下去会变得很麻烦呢。

“啊?不不,我还没说完呢。”

‘你想表达的我全部都知道了,兄妹之间不需要说的这么清楚,听好了!兄妹之间啊,只要有爱其他的什么都不是问题。’

“……”

‘……’

“噗,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你去写作业吧,你虽然没说完,但是你想表达的我已经完全明白了,我绝对绝对会尽力去完成的,这里就相信一下老哥吧。’

“这样啊,我明白了,那么...”她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晚安,欧尼酱。”

‘晚安,记得好好写作业啊。’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像爸爸一样啰嗦。”

我们说着便挂断了电话。我无力的垂下了脑袋,小雅他想了这么多啊,我不管是作为漫画家还是哥哥都相当差劲呢。

我努力睁开眼看了下墙上的挂钟...然后一瞬间就清醒过来了,本来还想在睡下的,我叉,怎么都八点半了。草泥马又开始在我心里奔腾了。今天可是开学典礼啊,开学典礼就迟到也太说不过去了吧。我像发条娃娃一样跳起来,惊慌失措的看了看镜子,头发睡得乱七八糟,早餐也没时间吃了,等下去学校随便吃点吧。随便用冷水抓了两下蓬松的头发

换好衣服就出门了。

昨天晚上失眠了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心里反复想着小雅说的话。最后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记得了。

出了地铁站我全力向学校跑去,学校本部我虽然没去过,但是大致的位子我还是知道。

应该就是这里了,我跑进学校后就看到一栋最明显的大楼,上面贴着京城大学入学式。就是这栋楼不会有错了。看样子很不妙啊,周围一个学生都没,我摸了摸裤子,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有末瑶的未接来电和短信,我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还给末瑶打了电话的,后来就把手机静音了,没注意看,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了,先去开学典礼才对。

进入学楼后在大厅里面有一个工作人员坐在那里,我迅速跑了过去对她说道。

‘抱歉抱歉,我是医学部的云从心,我迟到了...’

“请出示一下学生证,还有迟到的理由也请说明一下”

理由么..这里说我睡过头了也太蠢了吧,第一天的开学典礼就睡过头,不行不行,不能说睡过头。

我从包里把学生证拿出来给了她,然后随便想个理由。

‘我对这里不是很熟,地铁坐过站了,还在周围绕了好多圈才找到这里。’

总算是混过去了,我迅速朝大楼里面跑去,不是吧,所有门全部都关上了。还有人看门?我看他穿戴的都很整齐,就在门旁边笔直的站着,走进了看长得还蛮帅的,这个颜值来看门太可惜了。先和他套近乎,希望他可以放我进去吧。

我往四周看了看,没什么人在。

‘哟,老兄,站了很久了吧,来一根么?’

说着我掏出一根香烟给他,我自己平时基本是不抽烟的,但是这作为一种社交手段,有些时候有必要的应酬,在一些场所别人给你递烟,你不接着会显得很没礼貌,当然,现在递烟的我倒是显得很猥琐。

他吃惊的呆了一下,然后笑着把我的手推了回来,这笑容...他绝对不缺女朋友吧。

“我不抽烟...”

他说着看了看我的头发,然后像是明悟了什么,又笑着继续说。

“你也是睡过头了吧,哈哈。很有胆量么,开学第一天就迟到。”

‘也是...?’

我不知道要怎么吐槽了。

“看你头发就知道了么,都没时间去整理就跑出来了吧,哈哈,我也是睡过头了哦。”

这句话的槽点就更多了。我看了看他的头发...一秒两秒三秒。尼玛这发型不管怎么看都是精心整理过了的吧。

‘难。难道你是...’

“没错没错。”

他微笑着伸出了右手。

“医学部,一年级新生,文风澜”

‘原来是道友,幸会幸会,同为医学部,一年级新生,云从心。’

我吧烟丢进去了包里,然后和他握手。

‘你也是学生啊,不不不,你都迟到了怎么还有时间把头发整理的这么精致,算了这不是重点。你为什么站在外面?不进去么。’

我疑惑的看了看周围,站在门口的就我们两个人,也没人拦着不让进啊。

“那是当然的吧,你想想啊,现在所有老师和学生都在里面吧,你直接推门进去,至少可以收到99%的视线啊,开学第一天你就想出名么。”

他不说我还不觉得,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那就站着外面么..’

“马上就结束了,开学典礼讲的不都是些千篇一律的东西么,听不听都没什么关系吧,这门没啥隔音效果,你仔细听,已经结束了”

这人绝壁能算上不良了吧,明明迟到了还从容不迫得把头发整理好,来了还不进去。还长着这么帅一张脸,绝对祸害了不少女性了吧。不过他说的也有道理,我确实不想再做一次名人了。让我仔细听听里面在说啥。

“……今年的入学典礼到此结束,新生们请到各学部的校区,然后接受新生指导”

我迟到了这么久么..

“走吧,结束了,我们直接去医学部吧。”

他说着就和我开始勾肩搭背了,好像搞错了什么吧,明明是我想和他太套近乎的,怎么还反过来了,嘛,不管那么多了。

‘我还没吃早饭,先去吃点东西吧。’

“这么巧啊,我们太有默契了诶,走吧,一起去。”

‘那个...文兄你知道这是哪里么?’

我说着吧学校发的宣传单旋转了九十度,上面画着简易的地图在。即使看着地图还是走错了位子么...

“我不是跟着你在走么。”

‘啊,是这样么。’

“恩,就是这样啊”

‘……’

“……”

我们在路边的小店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我拿了一张宣传单跟着上面的地图前往医学部,然后...不知道走到哪里了。

‘怎么办?’

“用手机导航一下不就行了。”

‘那你快搜索地图吧。’

我说着拿出我那个翻盖式的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我手机没有地图导航的功能,只要看看手机的样子就能明白。

他看到我手机后一瞬间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喂喂喂,我怎么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呢,哈,哈哈。”

他说着也把他的手机掏了出来,我曹,板砖手机?你tm怎么不掏个大哥大出来,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这种手机?这么说好像不对,很多不会用智能手机的老人都是用的按键手机的,但是现在还真有大学生用这个?我真是无力吐槽了,不过我好像也没有资格说它诶..

‘……’

“……”

‘那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了呢。’

“恩,只能这么办了呢。”

说着我们两人开始东张西望,看看找什么人问路比较合适。我还在找着,文兄就已经开始往前走了,这么快?我顺着文兄的走的方向看去,我去...

‘喂喂,你干啥’

我说着吧文兄拉了下来。

“当然是问路啊,你看那两个妹子长得很正诶,说不定还有发展空间。”

我就知道!!这人到底有多不靠谱啊。

‘拜托,你要搭讪等我们把学校找到在搭好么。’

“好好,那你来吧。”

我对他彻底没信心了,还是我去问路比较好。

我往四周看看,发现对面有一个看上去比较严谨的学长,至少穿戴很严谨,长相也比较阳刚,就他吧。我走过去把他拦了下来。

‘前辈,能问个路么。’

“没错没错,只是问个路,绝对没有恶意的。”

真乃神补刀啊。

文兄微笑着说完后,那位学长明显人往后面退了一步。

我顿时青筋暴起,真想跳起来往他脑袋上抽一下。你丫的不会说话别乱说好么,这尼玛在怎么看什么都像是我们两个要勒索他。

“说实话一开始还真被吓到了,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是这附近的不良。”

‘哈.哈哈.学长真会说笑’

我打着哈哈,尴尬的笑着。在我说明了我们确实只是问路的后,学长说他正好也是医学部的,就带我们一起去。

“不不,我不是学长,我也是医学部一年级的新生,王康。我只是长得比较老成,叫我小康就好。”

诶…是这样么。

‘我叫云从心,这个脑残是文兄。’

“啊!?文胸?”

小康好像又被吓到了。不,这里是我不对,我用词不当,让他产生了瞎想。

“别听他瞎说,我也是医学部新生,文风澜,叫我名字或者风澜都行,拜托别叫我文兄就好。”

我们边聊着边往学校走,我总觉得我好像忘记了什么,是什么呢,仔细去想又想不起来。而当我们已经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与她邂逅了。

犹如精致丝绢耀眼完美的肌肤,乌黑亮丽的头发自然的披落下来,没有一根乱发,稍稍偏头站立的完美姿态。无论是纯白蕾丝洋装、脖子和耳朵上灯火一般闪亮的珍珠、奢华的高跟鞋、挂在手腕上的紫色手拿包,没有一处不显完美,完美到让人怀疑是否真的存在这种人物,甚至对她的存在、她的呼吸感到不可思议。

是我的错觉么,我们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好像撇了我一眼。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