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白衣剑仙是个爱哭鬼?

作者:冰芒果 更新时间:2022/7/8 23:47:07 字数:2414

【五十岁,你拯救了年仅十岁的小女孩孔灵儿。】

【孔灵儿对你心生爱慕,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成为跟你一样的强大剑修。】

孔灵儿?

这不就是给白衣剑仙冉灵换了个姓然后加了一个儿吗?

你这模拟戒指连名字都不想多想是吧?

关柯正吐槽着,发现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变了,又变回了模拟戒指内部,看样子自己的第一次体验已经结束了。

还有,她现在还是小女孩,心生爱慕是不是有点儿问题啊?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姬琼师拍着关柯的肩,笑着说道。

“是挺爽的,不过奖励什么时候才有?”

关柯觉得当天下第一救人的感觉是很爽,但是这都是虚拟的,他把握不住。

他是个现实的人,明白奖励才是真正现实的东西。

最好是能够改变人思想的道具,直接改变史白莲的想法,让她不再缠着自己。

不然自己一个月后可就要被活生生压死了!

“看不出来,你这人很现实啊。”

姬琼师从头到尾打量了关柯一边,说道。

关柯并没有立马告诉姬琼师自己现实的原因,他不想说出来被人笑话。

况且他跟姬琼师还不熟。

“奖励的话,要你模拟完一次才有,最后戒指会综合评估你的表现来给予你奖励。”

姬琼师作为老前辈,对这戒指里的世界相当有经验:“说来也很神奇,老娘真不知道这戒指为什么会有这些意识,在这里找了几百年,也没有见到戒灵。”

“那确实挺奇怪的。”

关柯附和着点了点头,从姬琼师的描述来看这戒指恐怕得是上古宝物,还是在上古排的上号的那种。

虚空中又多了一些字,他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些字上,想要看看自己作为天下第一的一生会是怎样的。

【救下孔灵儿之后,你走回五行轩,准备看看五行轩如今怎样。】

【你很快发现五行轩正被几名强大的魔修攻打,你毫不犹豫,一剑杀一人,解决了五行轩危机。】

【解决危机后,你将自己的剑法传给孔灵儿,随你行走江湖。】

【五十一岁半,你抢走了剑圣柯夜雪的名剑“落花”,将之交给了孔灵儿。】

【孔灵儿爱不释手,每天睡觉都带着剑。】

“……”

看到这里,关柯露出了极为奇怪的表情,因为白衣剑仙的剑就是“落花”。

你搁这儿世界线收束呢?

不过他也知道这只是模拟,多半是贴近生活能给体验者更多爽感吧。

什么嘛,这戒指还挺懂的。

不过,睡觉都带着剑,多多少少沾点儿恐怖了。

自己要是现在模拟进去,指定让她把这习惯改改。

【五十二岁,你一次早晨醒来听见外面有许多声响,就立马出门去了,没有吵醒孔灵儿】

【你出门很快了解到有小偷偷走了一名百姓的救命钱,你很快出手将小偷抓住,解决了事情。】

【你回去后,发现孔灵儿一直在哭,上前询问,发现孔灵儿是早晨醒来看见你不在,害怕你丢下她了。】

【你承诺永远不会丢下她,并将宝物圣品浮影珠交给了孔灵儿。】

【如果下次你不在,就用浮影珠查看你的情况。】

圣品浮影珠都有吗?

是秘境里的宝物?

关柯在脑海里思考着,觉得这年轻的白衣剑仙未免太爱哭了些。

【五十三岁,孔灵儿患上怪病,你找遍了天誉帝国的神医,都说是绝症,没有医治的办法。】

【你没有放弃,不再局限于天誉帝国,将范围扩大,环游整片大陆寻找着医治的办法。】

【孔灵儿不想你为了她浪费时间,但你没有放弃,依旧到处询问医治的办法。】

【五十四岁时,孔灵儿的病恶化了,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你急了。】

【你向外宣传“只要能够治好孔灵儿的病,就可以获得你所有的宝物。”,并将自己的宝物给列了出来。】

【你将自己的宝物一一列出,震惊天下人。】

【散布消息后,有无数人上门提供解决方案,但都没有作用。】

【就在孔灵儿身体越来越差的时候,终于,有人给出一个办法。】

【据说,上古时有一种珍宝,其名为“罗元草”。】【这是一种传说中可以包治百病,对修炼又好处的至宝。】

【罗元草一半呈红色,一半呈绿色,四周微光笼罩,浮在空中,雨水落在罗元草上会化作红色。】

【罗元草生长的地方会一直有太阳,还会一直下雨,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太阳雨,可按照这一特点去寻找。】

【传说中罗元草生长在碧落渊,也就是现如今的险地黑沼。】

【险地黑沼是整片大陆最为恐怖的地方,几百年前的天下第一曾进入黑沼再也没有出来,所以即便是已经达到最高境界的你进去也会有危险。】

【来者解释这是古书上记载的传说,不一定准确。】

【你将几件无价之宝给予他,将之送走了。】

“这个人一看就不靠谱,何必给他那些宝物?”

就在关柯不停阅读戒指世界里的消息时,他突然听到耳边传来的悦耳声音。

那声音的主人便是白衣剑仙。

从外貌上看,几乎一模一样,可以说这模拟世界完全就是按照白衣剑仙的样子模拟出来的,就好像照着白衣剑仙在捏人一样。

这个模拟世界总不可能跟恋活有什么关系吧?

关柯在内心里吐槽两句,看着白衣剑仙,很快入戏道:“对我来说,关于医治你的消息,哪怕不靠谱,也比那些宝物重要。”

反正这里是模拟世界,怎么肉麻怎么来。

他乱玩都可以。

“哥,宝物多也不是这么用的!”

孔灵儿在关柯身边呆了四年了,已经习惯了喊关柯“哥哥”。

十岁那年其实是喊“爸爸”,稍大了两岁,就没再这么喊过了,觉得还是“哥哥”这个称谓最合适。

“万一是真的呢?”

关柯反问一句,孔灵儿一下子慌了,两只手像是化作了翅膀,扑闪扑闪地说道:“怎么可能是真的?哥,你怎么那么傻?别人说什么都信!”

孔灵儿的音量陡然升高,像是从底楼直冲云霄,到达了几十层的顶楼。

她变得格外着急,不停用两只手臂拍打着自己身体两侧,像是在挥舞着自己的翅膀,就差飞起来了。

孔灵儿此刻表现得很着急,很生气,内心里却极度害怕。

她害怕失去关柯,失去这个这些年一直养育她,教她各种剑法的男人。

孔灵儿早就把关柯当作了自己最亲的人,所以才会害怕失去。

她害怕关柯有一天会像自己的母亲一样离去,跟她母亲一样为了她离开人世。

母亲在魔修面前为了自己挡在面前的身影在内心深处浮出水面,她光是想起那段回忆,脑袋便发出刺痛。

那种事情她不想再经历第二遍了。

一遍就够了。

真的够了。

“我要去。”

关柯神色坚定,眼眸中带有如山岳般不可动摇的眼神。

看着关柯那坚定的眼神,孔灵儿的恐惧变得无以复加,颤抖着嘴唇想要说什么。

关柯注意到了孔灵儿那恐惧的眼神,伸出手放在了孔灵儿头上,笑着说道:“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