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你放屁!

作者:冰芒果 更新时间:2022/7/20 21:18:57 字数:2178

“你刚才是不是隐瞒了自己的修为和天赋?”

此言一出,不少人向关柯投去了讶异的目光,显然没有料到关柯居然隐瞒自己的修为和天赋。

他是怎么想的?

这些人刚才就是觉得奇怪,之前关柯都还通二脉,现在就一脉不通了。

只听说过后天通脉更多的情况,还没听说过通脉变少到一脉不通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时间,关柯成了全场的焦点,他们都想要知道白衣剑仙所言是否顶真。

隐瞒修为和天赋?

关柯笑了,敢情是觉得自己菜过头了,像是装的。

那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么菜。

“没有。”

关柯摇了摇头,露出一副悲伤的样子:“谁会把自己的修为隐藏得那么低?而且测试石不是人,探测起来比人还要精确,不可能出问题的。”

“说得那么肯定干嘛?”

冉灵见关柯说那么肯定,觉得有些蹊跷,身形一动。

那些看向冉灵的人,眼神微动。

他们视野中的人突然就消失了,忍不住摇晃脑袋去寻找白衣剑仙。

然后发现白衣剑仙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测试石前,那把剑也在她脚下。

测试员本是不会让冷燕宗外的人接近测试石的,但要他拦白衣剑仙吗?

一个月就那么点工资,你拼什么命?

况且现如今这情况,冷燕宗宗主都不可能叫他拦下白衣剑仙。

冉灵没人挡,伸出手就放在了测试石上,一探究竟。

不少人屏气凝神地看着这一幕,想要知道测试石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如果出现了问题,那岂不是说之前的测试都是假的?

“没问题。”

冉灵没有发现测试石里的问题,那么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关柯了。

她几乎又是在一瞬间来到了关柯面前,问道:“你先前还通二脉,缘何现在一脉不通?”

“我也想知道。”

关柯摊开手,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眼神中带着悲伤,就差抹一点辣椒上去装落泪了。

他如果编个故事还不一定骗得了冉灵,倒不如把这说成是一件怪事,把问题的源头指向老天爷。

“最近你身上有发生过什么事。”

冉灵像是在审问犯人,不停地问问题。

她从关柯的表情中看到了几分演技不精的痕迹,感觉这人身上肯定藏着些什么。

“最近没发生什么事,我就在宗里天天修炼。”

关柯没有把婚约一事告诉对方,他也不想提。

“关公子忘了你婚约一事了?昨天我们才看到史宗主找你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弟子开口了。

那人正是之前天赋测出最高的白静夜。

白静夜本以为自己有可能得到白衣剑仙青睐,谁知道白衣剑仙竟然对关柯产生了些许兴趣,内心有些不满,倒也不好直说。

刚才关柯说没发生事,他便想起了昨日史襄武过来一事,免不得挖苦一番。

嗖。

会场里风声响。

一些黑色的毛发如秋日落叶般飘落,白静夜的头顶出现了一大片空地。

“噗”

不少人看到白静夜头顶的空地,笑了起来。

白静夜脸涨的通红,急忙问道:“剑仙,这是何故?”

“我没问你话。”

冉灵可不会允许别人提及这件事,语气有些不悦。

一旁的符凝心一惊,心想今天的姐姐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对婚约这事很有看法?

白静夜得到这个答案,还想说什么,可一想到白衣剑仙的身份,又马上憋了回去。

他听到了周围人的笑声,恨不得马上钻进地里,快速朝自己房间那边跑去了。

“除了这件事,就没有其他事情了?”

白静夜去哪里,冉灵并不关心。

她关心的只是关柯。

“没了。”

关柯这两天遇到的事情可多了去了,甚至跟眼前的这位白衣剑仙都有一腿。

但他能说吗?

他说出去,眼前这位白衣剑仙定当他是个疯子,到时候给他一剑,他就得双腿一蹬,一命呜呼了。

“你听说过碧零落吗?”

冉灵说出了一个跟那个人有关的地方,想要测试一下关柯的反应。

碧零落?

关柯当然没有听过,说道:“那是什么地方?”

见关柯反应得这么快,不似作假,冉灵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失望。

这个人果然不是他吗?

不过,她没办法确定。

因为那个人太过神通广大,或许自己这样突然问也没办法让那人做出下意识的反应。

还得再多些试探才行。

“没事。”

冉灵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关柯不用考虑太多,问道:“听说你从小生活在雨落村?”

“是。”

关柯回答都不需要思考的,这些问题都深刻印在自己脑海里,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回答出来了。

白衣剑仙想干嘛?

冷燕宗高层这边都在想这件事,蓝星剑也皱起眉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心想怎么跟查户口一样?

就因为关柯一脉不通?

是了。

白衣剑仙最瞧不起不努力的废物,兴许是看到关柯二脉废为零脉,心里气不过,所以才盯上了关柯。

蓝星剑望向关柯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怜悯,祈祷着他等会儿不要一下子被白衣剑仙斩死。

“这把剑你认得吗?”

冉灵没有提是那一把,但那把浮在空中的剑颤动了一下,很显然是指这把漂浮在空中的飞剑。

“落花。”

关柯当然知道这把名剑,说道。

“嗯。”

冉灵发现这样是问不出效果的,朝冷燕宗宗主那边望去,问道:“宗里谁教他剑法?”

“不是我!关柯这种外门弟子不归我管!”

“我一天教内门弟子都累得要死,哪有空管关柯?三长老我记得前天你还教了关柯剑法?”

“血口喷人!我倒是见到你前几天暗中给关柯开小灶!”

“我今天才第一次见关柯,赵长老好像是史宗主那边钦定的关柯师父吧?”

“你放屁!”

众长老见白衣剑仙望向这边,立马把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生怕火烧到自己身上来。

甚至几名长老还互骂了起来。

他们虽不知道冉灵为什么对关柯如此上心,但关柯刚才测出一脉不通,想来不会是什么好事。

因为关柯和史白莲有婚约,所以史襄武给他们提醒过,要他们时不时照顾关柯一下。

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给关柯照顾过,可到了这个时候,全都内斗起来,谁都不敢要关柯。

“既然都没有教过他,那我来教他好了。”

就在众长老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白衣剑仙说了一句不可思议的话。

他们立刻停下了争吵,纷纷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