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8要命啦?

作者:冰芒果 更新时间:2022/7/23 22:19:41 字数:2036

“陛下?”

史襄武惊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陛下会亲自出面叫自己放弃婚约。

这怎么可能?

寒雁宗贵为十三宗之一,是大,但也不至于一个婚约就能让女帝产生兴趣。

更何况这又不是两个大宗派之间联姻,他女儿要嫁的不过是一个附属宗派的外门弟子,女帝怎么会让林公公来劝说这件事?

“陛下为什么会关心这件事?”

史襄武刚才太过惊讶,没有把问题说完,这下缓和了两秒,也便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了些。

“杂家怎么知道?陛下怎么说,杂家便怎么去做。”

林公公看向女帝,说道:“陛下都这么说了,史宗主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史襄武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女帝的意思他敢不从?

换到其他帝国,大宗派的宗主可能不听皇帝的话,但这里是天誉帝国!

女帝的地位至高无上,她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容不得半点议论。

可是为什么?

史襄武想不出女帝关心这件事情的原因,按理说这点小事怎么都不可能让女帝感兴趣。

如果是两个大宗派联姻,女帝可能会感受到那么一丁点威胁,可实际上大宗派联姻的事情并不少见,女帝顶多是在意,没太大可能去组织两大宗派的联姻。

真是奇了怪了,自己女儿嫁冷燕宗外门弟子怎么都被女帝查到了,还要他放弃婚约?

这件事对朝廷会有什么影响吗?

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出自己女儿这婚约成了会对女帝那边造成什么影响。

女帝总不可能害怕一名冷燕宗外门弟子吧?

“公公作为陛下身边的人应该知道一些陛下此次的想法,还望林公公告知。”

史襄武越想越费解,说道:“实不相瞒,我女儿真的很喜欢关柯,况且这件事应该也不至于让女帝费心才是。”

“史宗主糊涂,喜欢又怎样?这是陛下的意思。”

林公公皱起了眉头,说道:“杂家实在不好猜测女帝的意思,但杂家认为这事恐怕出在关柯的身份上。”

“关柯能有什么身份?他不就是一名冷燕宗外门弟子吗?”

史襄武父亲跟关柯爷爷是熟识,很清楚关柯那边家庭是怎么回事,没什么特别的。

关柯本人则是天赋一般进入了冷燕宗,现如今在外门混得一般,不是他提醒了冷燕宗那些长老几句,关柯根本不可能受到那些长老的教导。

“杂家只是猜测,具体的史宗主自己去想吧。”

林公公起身,说道:“请史宗主慎重考虑,不要让陛下失望。”

“我会的。”

史襄武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敢说个“不”字。

违逆女帝的意思?

8要命啦?

“唉……这……这怎么办?那关柯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怎么会有什么该死的隐藏身份?”

史襄武一想到自己等会儿还要给史白莲解释这件事,就一阵头疼,脑袋里乱成一团。

为什么林公公会提到关柯的身份?

林公公是宫里的红人,他难道从女帝身边无意中得知了什么事情,却又不好点破关柯的真正身份?

难不成关柯真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怎么会呢?

史襄武开始思考关柯的身份,从未像今天这样仔细思考过。

难道关柯不是关在盛的儿子?

他突然想到了这一点,说不定关在盛有什么缺陷,和妻子生不出孩子,所以领养了关柯。

这么想的话,关柯的身份就成谜了。

可这有多大可能性?

倘若不是关柯有问题,那就是自己女儿有问题,那也不可能。

所以只能是关柯那边有什么能让女帝在意的地方。

“关柯啊关柯,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史襄武这么多年,第一次对关柯的身份感到好奇,召来手下,准备叫手下去调查一番,看看这位本该成为自己女婿的关柯到底隐藏了什么……

……

皇宫,金环殿。

玉柱上盘着九天玄凤,金帘上绣着天女散花,御榻上坐着一名女子。

女子双眸如融化的黄金,鎏金色的双眸不断放出奇异的光芒。

精致的云鬓里点缀着金玉琉珠冠冕,珠帘垂落,遮掩了小半倾城容颜。

并没有穿着平日的皇袍,她身着一袭白袍,理应将身体所有的优美曲线都遮盖住,却仍能感觉出娇躯的轻柔和胸前的壮阔。

皮肤玉滑如水,一双玉腿修长圆润,曲线动人。

可哪怕这位女子拥有着再诱人的身体曲线,都不会有人敢多停留几眼。

因为这位便是天誉帝国的女帝。

天誉帝国地位最高的人。

她是天誉帝国第一位女性皇帝,她能坐到这位置上,就足以证明自己的能力了。

二十年前的皇室大战,由女帝笑到最后。

许多人都不知道那场大战中发生了什么,百姓们只知道女帝解决其他人没有用多久时间。

最大的变故就在那场流血夜中。

至今没有人知道那一夜皇宫里发生了什么,又为什么会着火。

“朕就知道你不会死。”

御榻之上,女帝看着自己派人调查出来的那些信息,唇边勾勒出一抹笑意。

多少年了?

他不在多少年了?

女帝一开始还找人查,后来查不到人,也就放弃了,只道是死了。

更何况从之前那些信息来看,关柯怎么都不像能活的样子,女帝之后也便接受了这个事实。

谁知道这段时间,她意外得到了冷燕宗这外门弟子的信息,她一了解到,就立马激动得不行。

“你倒是有趣,这么多年过去了,朕以为你就算没死,也去隐居于山林了,谁想到你居然去了冷燕宗。”

女帝在得知关柯跟史白莲的婚约之后,立马就叫林公公去办事了,她话也不需要太直白,也不需要下圣旨。

史襄武只要明白这是她的意思就够了。

不过,她还是不懂关柯为什么在冷燕宗,又为什么会当一名外门弟子。

“唉,管你做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

女帝觉得自己现在不能要求太多了,他没事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这一次服侍女帝的人都被要求在门外待命,有耳力的侍女听了这话,内心犯怵,心想陛下怎么开始自言自语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