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捡漏我最在行

作者:冰芒果 更新时间:2022/8/27 15:49:46 字数:2027

“你们一起来助我!”

副院长说完这话,长老也加入进来,积攒着剑气。

关柯之前在大乘院里的表现是体修,开始做一些不知所谓的动作,像是也要放大招了。

以副院长为中心,平地升起风暴,地面不断被掀起,沙尘在空中飞舞。

无数森白冷冽的寒光在虚空中划过,带起细小的空间碎片,疯狂疾掠着。

空间开始震荡,有些无辜的小鸟在远处飞翔,因为空间的扭曲,身子发生了错位,鲜血直接从高空流淌下来,整个身体都开始变形。

“轰!”

巨响不断在天地之间响彻,伴随着巨响,剑气愈发恐怖。

长老的剑气也破开云朵,准备斩下。

关柯则还在蓄力,不断地摆姿势,像是什么禁术。

他本来想趁这个机会给副院长来一下的,既救了朱红天雉,他又可以舔包。

有了副院长的空间戒指,关柯之后模拟不知道多轻松。

底牌多,肯定就没那么容易死。

但副院长身处风暴中心,他根本找不到机会。

“琴,你快逃!”

朱红天雉看到这场景,忍不住对自己女儿喊道。

他知道今天自己是活不下去了,但至少自己的女儿要活下去。

“不!我不走!”

听到女儿那凄惨的话,朱红天雉一下子将琴打飞,紧接着怒吼道:“人类,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说完这话,剩下的朱红天雉身体化作熊熊烈火,异化的红炎直冲云霄。

他们全都向副院长扑去,将自己的身体燃烧作为最后的一击。

巨大的气浪和灼热的温度让副院长感受到了威胁,他知道这些朱红天雉开始自爆了,想要和他同归于尽。

“快斩!”

副院长不再继续蓄势,整个人携卷着风暴,带着巨大的吸扯之力朝那通天的火浪冲去。

长老也是将自己所有的剑气灌注在一剑之上,一剑斩下,狂风四起。

关柯则是还在摆姿势打空气。

不过这两人也是能够理解关柯的行为,关柯作为体修,现在上前无疑会被波及到。

他一个荒命境修行者的气罡也没有太大作用,不如等着等会儿来捡漏杀死朱红天雉。

“轰!”

风暴和异化的红炎相撞,翻腾的热浪让整片天地都上升了数十度,天地如蒸笼。

红炎触碰到风暴之后,便开始如过年的鞭炮一般一节节爆开,短短片刻时间,红炎便面临崩溃破碎。

“崩!”

最后在一声轰响中,火焰全被剑气风暴给斩尽,鲜血都被燃尽留不下一点活着的痕迹。

这场战斗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副院长和长老虽然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战斗力,但是消灭了这一路除了琴的所有朱红天雉。

“该死的畜生!”

副院长吐了一口唾沫,他这次为了打败这些朱红天雉,身体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他现在内伤极其严重,恐怕需要再修养三年左右才能完全恢复。

最关键的是,这些朱红天雉自爆了,连尸身都没有流下,血也燃尽了。

自己还没办法得到这几个高境界朱红天雉的鲜血,现在只剩下一个小的。

这种才出生没几年的朱红天雉有什么用?

鲜血根本不够他补的。

副院长感觉只能把这个小的抓住,至少培养个十年再说。

“……”

琴没有跑远,而是瘫坐在了地上,眼睛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她是朱红天雉里最有天赋的妖兽,出生没多久就学会了幻化人形,整个历史长河中,能做到这一点的魔兽都不到十头。

天空中不再有风暴,不再有火焰,也不再有朱红天雉的身影。

她喉咙轻动,但发不出任何声音,像是被尖利的鱼刺给卡住了,发不出声音。

明明身上没有伤,疼痛却从身体内部开始蔓延。

她感觉身体里像是有如同海绵一般的东西在膨胀,吸收着她的鲜血不断在身体里扩大,像是要从身体的束缚里解放出来。

柔弱的肩发颤,眼眶开始湿润,脑海里不断浮现出过往的画面,耳边仿佛能够听见刚才父亲说的话。

逃。

这个字不断在脑海里扩大,她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像父亲说的那样逃走。

这些人使用了如此多剑气,肯定极为虚弱,自己说不定还有那么一丝逃跑的机会。

可是腿动不了。

腿不停地发颤,像是在理解了这一切后没办法动弹,害怕地发出颤抖。

“这……为……什……么……会……”

琴有很多想说的话,可内心里的情感汇聚不成一句完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冒着。

她说得是那么地艰难,但她没有停下,仿佛再不宣泄些什么,自己的身体就要被那不明之物给撑破了。

泪水先话语一步不断落下,像是雨滴落在地面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我……们……不是……哪里……都没有去……过吗?为什么……”

琴宣泄着内心的情绪,喉咙里仿佛涌起了火焰,炽热无比:“为什么……你们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为什么啊!”

她几乎歇斯底里,喊出了至今为止第一句完整的话。

声音嘶哑得像是将 喉咙扯断,她的手抓在身上,留下殷红的爪印。

她出生不到十年,但在短短的时间里收获了不少快乐。

因为她天赋异禀,在这里一直被捧着,像是公主一般。

在这里她度过了相当快乐的时光,她能记起那些一点一滴。

可仅仅一天,就什么都没剩下了。

明明他们朱红天雉没有对这些人动过手,一直在这里生活,无冤无仇,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好了,捕捉回去吧。”

副院长给关柯使了一个眼神,让关柯去做这件事。

听到这话,琴明白了自己的结局,眼神述说着她内心里的绝望。

她知道自己要死了。

——哧。

一道风声掠过。

噗。

紧接着是有人吐血的声音。

“你……”

副院长和长老几乎同时发出声音,不远处那名男子拔出剑,向着长老捅去了第二剑。

很快,两人通通倒下,血流一地。

不到两秒,那名看上去不起眼的男子杀死了杀害她父亲的凶手。

“走吧。”

关柯望着那眼神呆滞的琴,语气带着些许坚定……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