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话 魂匣

作者:罗将神 更新时间:2017/1/4 11:58:05 字数:3589

回到菊静屋自己的房间之后,凛音也是沉静在新买的刀和衣服的欢喜余韵之中。

时而摸摸那刀,细细端详,时而又抚摸这身上那衣服的细腻轻柔面料,青葱玉指划过疏广的衣袖,发出“莎,莎”的声音。

忽然间,凛音心中萌生了一种期待,想要让另一个人能欣赏她的美丽的期待,然而这并非是特定的某个人,只是一个自己能够在她身边撒撒娇的女人。

在凛音模糊的印象中,那应该是一个高挑,冷艳,强大,甚至有着不输自己胸部的女人,因为凛音内心深处希望自己撒娇,小鸟依人的对象,应该每一方面都比自己要强,哪一方面差一点都不行,否则就感觉不能心悦诚服的倾心。

当然,肯定是一个女人,这种感觉很微妙,因为凛音的灵魂毕竟是男孩子。

这种期待一旦产生,就会渐渐弥散身心,难以抹去,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渐渐变得越来越强烈,难以释怀……

凛音第一次发现,若是男孩子的时候,这类寂寞或许还可以靠自己排解,但女生却不行,变成女孩子后,似乎唯有借助其他女人,才能帮自己消解这份情愫,女孩子,无论多么强大,无论多么有天赋,似乎,也有着自己柔弱的一面么?

“不,不可以……”

凛音慌忙的摇头,自己在想入非非了么?

什么期待啊!自己可是有学姐的,怎能幻想对别人撒娇这种可耻的事情!

凛音秀发低垂,神情恍惚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寂寞的白芷香颈之下,孤独的彼岸之红,潺潺秀发如瀑,无助的两垂肩头,美的令人心醉却又空洞的眼睛,恍惚的看着自己……

不知不觉间,凛音伸出格外修长的手指,伸进了自己红艳香软,带着美妙细细唇纹的嘴中。

“主人~主人。”

“唔……!”这突然的呼唤让凛音差点咬到自己的手指,身体往前一倒,勉强撑住,长发的细小发丝都有点毛躁的翘起……显得几分失态。

“主人,你在干什么呢?你都多大了,怎么还吃自己的手指,好像小孩子般可爱呢,嘻嘻嘻。”

“哪,哪有……只是刚才不当心放进去了……”凛音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然而凛音心中却再次默默敲打,压制自己。

“学姐,你放心吧……凛音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

之后的几天,一直下雨,凛音也没有出去,而是在菊静屋一面等着实战试炼的内容公布,一面或是在雨中的池边练习挥剑,或是在房间里锻炼身体。

毕竟,这钢刀她是第一次用,需要磨合,练习试炼。

每一个基础动作都要不厌其烦的重新开始练。

至于穿着黑色窄小涩布做俯卧撑的感觉,倒也是只有凛音自己知道,有多么的畅快淋漓了,这种忘我的锻炼或许能让自己暂时忘却那蔓延在体内的寂寞感。

“主人。”那樱名伞在窗口,和那吹风的红色小金鱼放在一起,“好无聊啊,你怎么不打着我出去呢?”

“樱名啊,明天就要公布实战试炼的内容了,到时候,我们可能要出远门呢。”凛音一面拿着她的武士刀,纤纤玉指在那黑长的刀鞘上轻轻抚摸,一面说道。

次日清晨,天阴沉沉的,时不时还飘着点小雨。

道场的门口告示栏前围满了道场考核通过的人,还有今天才前来参加道场考核的,以及一些看热闹的。

凛音打着她的樱花伞,穿着新买的红色和服,包裹着自己曼妙的身姿,不可避免的扭动在和服下显得格外**的丰臀,来到了告示牌前。

诚然有一度她比那告示牌还是吸引人的目光,但她腰间那边散发着幽幽清绿光泽的清和魂,让许多人意识到,她就是那位在第一天打出惊人成绩的准女武士,还被源氏道场提前招募了,这个消息传得很快,周围的人也就只敢饱饱眼福,而不敢轻易去招惹。

不一会,出来两个源氏道场的人,拿来一个长长的纸卷,贴在了告示牌上。

“快看!试炼的内容出来了!”

人群骚动起来,凛音不便和那些粗野武士去挤,只能退到后面。

但很快,那之前试合的女学徒也出来了,她直接将布告内容高声解读。

“本次源氏道场武士资格的最终试合,也就是实战试合的内容是——妖怪讨伐。”

这一点大家基本都预料到了。

女学徒继续说道:“讨伐的对象,是这竹下町周围深山里的一种妖怪——山童。”

“什么?山童?”

下面这下开始骚动了。

“怎么会,这次最终实战试合竟然这么难?”

注意到众考核者反应似乎都很大,凛音就问旁边的一位猎人大叔。

“大叔,这山童是怎样的妖怪?是不是很厉害?为何大家如此担心?”

猎人大叔似乎也十分乐意在凛音面前显摆自己的经验,细心的讲解:“山童,个体并不算太强,但是往往成群结队出现,又如猿猴般擅长爬树,其实是非常危险和难缠的一种妖怪。近来,这附近的山童数量不断增加,最可恨的是,山童吃人!这竹下町山童自然是不敢进入,但通往其他地方的道路,大都要穿过深山,山童就专门在那里伏击行路人。”

凛音听了默默点头,讨伐妖怪,谈何容易,这可不是达摩蛋站在那里让自己打。

你要杀对方,对方也想吃掉你,完全是斗智斗勇,生死搏杀,无所不用其极。

那女学徒也不解释,一副怕危险可以放弃的表情,待大家无奈安静下来之后,她继续说道:“众所周知,妖怪,大都不是人间的生物,它们身上,最值钱的部分就是妖魂,本次实战试合的通过标准就是猎杀三头以上的山童,并将它们的妖魂收集在魂匣之内,交给道场,时间限制是自公告之日起的半个月,半个月内,收集到三个妖魂,即可通过最终试合,将由道场择日颁发给通过者侍之证。未能通过者,则需要来年重新进行道场考核。”

“收集妖魂?用魂匣?”凛音听了也是一头雾水。

那女学徒似乎看到下面部分人的疑惑,说道:“如果自己没有魂匣的,可以用道场试合通过卷作为抵押,向道场租借魂匣,租金为每日100文。”

“我靠!这都要赚钱?”

“和平氏道场一样黑!”

“哎……这世道就是这样,妖怪横行,道场不扶持我们这些未来的武士,却还想着从我们身上赚钱!”

下面的考核者阵阵抱怨。

对此,女学徒也不作理会,说道:“需要租借魂匣的,请跟我来。”

凛音是需要租借魂匣的,于是她和其他七八个没有魂匣的考核者从人群中出来,跟着那女学徒。

抱怨归抱怨,自己没有魂匣,还是得租借,都走到这一步了,难道为这几百文钱放弃?

而凛音还没见过魂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去到那源氏道场法器屋的路上,那女学员对大家说:“这些妖魂,道场虽然是作为考核,但也不会白拿你们的,每个山童妖魂,道场以500文钱收购,另外如果你们猎杀到其他妖怪的妖魂,道场也会按照市价收购。”

“那个……请问师姐……”凛音问道,“收购妖魂有什么用处?”

凛音现在也是签了约的道场外围学徒,自然可以叫对方师姐。

那女学徒看着凛音,也是友善一笑,说道:“镜凛音,你的试合我可是印象深刻呢,有空来我这叙叙,这妖魂,对普通人和低等武士,学徒没用,但是对道场来说,却是用处大了。”

“收购妖魂。一来也是鼓励大家与妖怪战斗,保护道场和周围的人类,二来,道场内一些真正强大的武士,乃至那神秘的阴阳师们,都是在高价收购妖魂的,妖魂可以用来培养式神,炼制法器,研究方术……总之,在高端势力中,用处多多,我们这些下层武士倒是不必去想太多,大人们既然出钱收购,我们去努力讨伐,收集了卖给他们就是,我们也好赚钱,不是么?”

“唔……那,那猎杀妖魂能赚多少?”

“呵呵,一般的新手武士,别说赚钱,要是武艺不精或是运气不好,成了妖怪的食物都是很正常的,不过有经验的武士,初阶和中阶的,避开危险区域,或是成群结队去猎杀,一般一年赚个30到50贯还是有的。”女学徒说道,“听着很多是不是?相当于普通农户一个小村落的收入了,但是,那都是拿命换来的,正所谓,富贵险中求。”

凛音茫然点头,心中也是感到唏嘘不已,武士赚钱,也是不易啊!毕竟能成为武士已经是人中骄楚了,可还是随时有生命危险。而自己,随手就把一个中阶武士半年的收入给花掉了……

到了那法器屋,大家按照女学徒的指示做好登记,交出试合通过书作为抵押,于是就等着拿魂匣了。

女学徒拿来高高一落咖啡色的,饭盒大小,散发着奇异光泽的木盒。

那木盒看似朴素,但都散发着一股灵异的气息。

女学徒将木盒分给每一个考核者,唯独没有给凛音。

正当凛音疑惑的时候,女学徒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别致精美的胭脂盒样的圆形盒子。

“给,镜姑娘,这个是给你的。”

凛音接过静美胭脂盒,黑色的木料漆器盒子上刻画着金色线描的写意云山落日图,似乎有着比那些木盒更为精纯,灵异的波动,也更加轻便。

“为什么她的和我们不一样?”一个头包布带的浪人问道。

女学员满不在乎的说道:“当然不一样啦,她是我们道场的人,她的魂匣是二级法器,你们的,只是不入流的法器,而且,镜姑娘不需要缴纳租金。”

“我靠,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女学徒却反问:“觉得不公平的话,你们也可以申请加入道场,当然前提是,诸位有这个实力。”

众人一时语赛。

凛音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女学徒又说:“这魂匣是到场主人亲自吩咐交给镜姑娘的,再说这胭脂盒形状的法器本来就是给女孩子用的,怎么,诸位也想要胭脂盒?”

“额,这……”几个粗野武士也再无话可说。

“师姐,请替我向咲子大人道谢,也多谢你了,不知师姐你的名字?”凛音心中对咲子,还有照顾自己的源氏弟子心怀感恩,在这孤独的异世界,源氏道场,似乎让她感到了几分家的温暖。

“我的名字不值一提,镜姑娘,道场主人让我转告你,虽然镜姑娘实力超群,但切勿小看山童,此去,得到足够的妖魂马上就返回,万不可切入深入深山,务必要小心。”女学徒告诫道。

“是,凛音明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