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终结

作者:泪似海却不蓝 更新时间:2023/8/28 22:33:22 字数:2311

后来……

在lm-75离世之后,我颓废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把自己锁在房间中,什么也不去做,什么也不去想。

饿了,就去吃点压缩食品。

困了,就直接倒地睡一觉。

浑浑噩噩,宛如一具行尸走肉。

也许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在这暗无天日的房间中孤独地死去。

我想……这就是我应得的下场。

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不是我想通了,而是有一位客人来访。

那是一位白发婆娑的老者,这在当今的世界上很少见,毕竟人们基本上活不到年老的时刻就已经死去了。

这位老者就是目前世上除我之外的另一位非克隆而来的自然人。

这一点很好辨认,且不说他那年龄,就是他那只有皱纹和老年斑的脸庞,也已经将这一点暴露了。

克隆人的脸上,是有着编号的,就像lm-75右眼角下有着淡蓝色字体的75数字一样,这是为了让克隆体们能够更方便地辨认出彼此。

所以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我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若安?”

他笑了笑,把我从地上拉起,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看起来你需要一些帮助?”他说。

我摇了摇头,扯着干涩的嗓子说:“lm-75死了,我什么也不想管了。”

“这不行的。”若安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可是希望啊。”

他的话语是那么的刺耳,让我不由感觉到几分苦涩。

“你是专门来看我笑话的吗?”

“我大限已至。”若安平淡地说道,仿佛死亡在他那里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是么,这就剩我一个了?”

“死亡并不是终结。”他轻笑一声,指着窗外道,“知道吗,过来的路上我看见了一个人,ra-32.”

“你的克隆体吗?”

“是啊,看到自己年轻的面孔行走在路上,我就觉得死亡也并非是可怕的。我是死了,但我还在。”

我沉默着,没有搭话。

对于他的话,我不敢苟同。

作为最后一位lm型克隆体,lm-75的死亡难道不是一种终结吗?

而我自己虽说可能还有几十年的寿命,但我就连被克隆的权力都没有,我甚至已经忘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对我来说,死亡难道不是一种终结吗?

“你的心中还有疑惑。”若安开口道,“看看书吧,那里会有你想知道的答案。”

我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什么。”

“为什么是我?”

他忽然大笑起来,宛如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

“因为你是希望啊。”

“我是吗?”我嗤笑一声道。

“你是。”

我沉默片刻,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你想让我知道什么,那就直接告诉我就是了。”

“答案需要你自己去寻找。”

他说着,缓缓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与上一次不同,之前与lm-75分别时,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但这一次我预感到了,这是自己与对方的最后一面。

望着他的背影,我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终归无声。

经此一别,下一次再见到若安,是三天之后,在他的葬礼上面。

他的离世,犹如敲响的丧钟一般,宣告着人类正式步入死亡。

我遵循着他临别时的话语,开始看起了书,想要寻找出他口中的答案。

我没有去看lm-75送来的那些爱情书本,因为那里没有我想要的答案。

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死了,就算看再多的爱情书本,又能怎么样呢?

此生仅有的机会我没有把握住,那之后我也不会再奢求爱的降临。

我看了很多书,天文地理都有,但是看得最多的还是历史书。

若安这老东西骗了我。

我不仅没有找到答案,心中的疑问反而越来越多了。

但不管如何,我已经不再想要求死了。

因为,我想亲眼见证终结。

人类的终结。

……

这时,烟花在天空绽放。

我抬起头,凝望那转瞬而逝的美丽。

随着宣告新年的钟声敲响,又一年过去了。

人类又熬过了一年。

我转身回望,却发现街上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我心底莫名感到一阵恐惧,走上前去确认了一下,发现他们都死了。

大街上、楼屋里……我找遍了所有地方,最后只能得到一个答案——所有人都死了。

结束了……

我的心底忽然浮现出这三个字。

人类的时代结束了。

神,终于放弃了人类。

不知不觉间,我回到了lm-75的坟墓前,或许我潜意识里,想要与她一同长眠吧……

但……为什么我还站在这里?

“因为你还有爱。”

声音响起,我猛然转身,看到了一个打着黑伞的人影。

“你是谁?”我问。

那个人听到了我话语,扔掉雨伞,露出了面孔。

他是人类……和我一样的人类。

因为他的脸上,没有克隆人编号。

但这并没有解决我的疑问,反而让我更加困惑了。

这六十多年里,我应该是唯一自然出生的人,但他看上去却和我差不多大的样子……

“我出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出声说道。

我的血液逐渐凝固,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有多久?”我的声音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五千年前。”

“你是说,你从人类出现时一直活到了现在?开什么玩笑!”

“我开没开玩笑,你很清楚。”

我的拳头不自觉紧握,正是如此,我才会不敢相信啊……

“我失败了。”他低下头道。

“你在放屁!”

“我,失败的引导者……”他对我的话语置若罔闻,“向仅存的人类致以歉意。”

“并希望你能……做得更好。”

“哈哈哈……”

我跌倒在墓碑前,失声狂笑了起来,眼泪早已流干,我一头撞向墓碑,鲜血喷涌而出,混合着雨水从脸颊流下。

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我一下又一下地撞着墓碑。

也许在上一个五千年结束之时,他也如我这般发狂过。

“我如果现在就死了呢?”我低声问道。

“你死不了了。”他说,“我已经把权柄交给了你。”

我摸了摸额头,那里的伤口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愈合。

“我草泥马。”

他笑了笑:“只剩最后一步了。”

说着,他举起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而后逐渐用力。

片刻之后,他面带平静地倒下了。

随着上一位引导者的死去,新一轮的五千年轮回开始了。

时间沙漏被拨动。

而我,则是跳出这个沙漏的沙粒。

时间倒流的过程中,我看见了人类的兴衰始末,五千年的时光印刻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直到最后,我看见上一位引导者,举着火把,迎着猿人的目光,缓缓向它们走去……

人,从何处来?

人,由人创造。

人,由人造就。

人,由人辉煌。

因人而生,因人而亡。

温暖阳光撒下,我深吸了一口气,缓步向前走去。

这是新的开始……

还是又一次轮回?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