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奏奏奏酱 更新时间:2017/6/21 18:17:27 字数:2071

「印随行为」

嗯?

看起来好像又趴在课桌上睡着了。

昨晚明明有提早睡觉啊——但果然还是好困。

现在,应该是

用手擦了擦不存在的口水,我抬头望向了讲台。

也不知道这是第几节课。

「有些刚孵化出的动物,会跟随或者依赖着它们所见到的第一个移动的物体,而这一般是它们的父母。这就叫印随行为。」

老师好像在介绍什么小知识。

不过听起来就像是些和我没什么关系的冷知识。

「这是它们的一种本能,或者说先天行为能力。实际上,人其实也有类似的广义上的印随行为。」

出生第一眼看见的?

前世应该是一群医生护士吧,还有我妈。

这边的话,除了门口超市的售货员,楼下的大爷大妈,也就还有悠吧。

意义不明。

「对了,还有吊桥效应——」

啧。不是什么喜欢听的东西。

还是继续睡觉吧。

「小奏……」

嗯——

「小奏!」

「哇!」

从耳边传来的喊叫声,让我也跟着喊了起来。

「原来是凛啊……让我再睡一会啦」

「已经放!学!了!没有发现周围已经没人了吗?」

把头从手臂与课桌围成的完美黑箱中抬起,我环视了一下教室。

「..真的诶」

「怎么感觉自从上周五逃了一天的课,小奏就变得更呆了..」

啊..生物钟被打乱还是很难受的吧。

总之现在是星期一了。

「周末也是,叫你一起去逛街,也是一直在睡觉」

我还是个孩子,还需要长身体嘛..个鬼

真正的原因,大概是经历了那一天的各种折腾,有点感冒的缘故。

倒也没到了重感冒的地步,正常和悠他们吃饭什么的都没什么问题。

只是单纯的虚脱感而已。

虽然有点不舒服,这两天还是有去医院看一看的。

铃音还是老样子,不过听说恢复速度不错,大概只剩下两三周了。

间宫的话,好像正在办转院,还是出院手续来着?总之是准备陪她父母一段时间了。

嗯,看起来是个不错的结局嘛。

———分割———

「说来,悠,教务处那边有没有什么反应?」

「反应?是说处分吧..听说本来是要休学三天警告的,不过间宫家好像帮我们求了请,就变成口头教育了」

意外的轻啊。

此时的我正和他们兄妹坐在铃音的病房里。

「你们一起来..倒是很少见的情景啊」

铃音看了看我们,说道。

「是吗..只是一起吃完午饭就一起过来了..」

「真好啊——我也想一起去食堂!不过医生说最快也要一个星期才能下床..」

喂..两个星期拆石膏。你是恶魔吗!这动漫男主一样的恢复力是怎么回事!

「不过,一个星期的话,或许能赶上学园祭吧?悠」

试着问道。

「嗯……应该没什么问题,现在距离学园祭..大概是两个星期左右吧?」

「嘿!」

铃音突然从后面抓住了悠的手臂。

「诶?」

悠发出了奇怪的悲鸣声后,被拽了过去。

「别管那些了~帮我拿一个橘子啦」

说着,她把悠的手臂夹在了自己的手臂与脂肪团之间。

甚至在上面挤出了一道凹陷。

「又来!要拿你自己用手拿啊!」

旁边的凛反而先炸起了毛。

这个「又」字很关键。

「诶?但是我够不着啊。而且作为悠名义上的未婚妻,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吗~」

自称,从未婚妻变成了名义上的未婚妻吗…

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吧?

「唔……总之快把你那肮脏的胸部移开!」

凛这边已经是恼羞成怒的样子。

「哈?哪里肮脏了!」

松开了不知所措的悠的手臂,铃音用力抬起了她的胸。

「怎么看都太肮脏了吧!」

推开了悠,凛走到铃音面前,双手**起来。

不知道为何,那副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常玩的橡皮泥。

「唔!……」

因为腿部被固定的缘故,铃音并不能做出大幅度的移动身体的动作。

只能对凛做着最低限度的抵抗。

看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恐怕发生了不少次这样奇妙的争斗吧。

话说回来,铃音的那两团,是不是变得更大了!

这样抬着不会累吗!

住院什么的,不是应该瘦下来才对吗?

「小奏你也快点说些什么!」

凛试着把我也拉进战场。

「说什么…那悠你帮忙在床头拿个橘子吧」

「不是说这个啦!!」

「嘛,不要在意这些了,凛。还是想想班里的咖啡厅吧。你想好怎么办了吗」

「什么叫不要在意……不过,咖啡厅吗..」

成功地绕开了凛的思考,她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嗯?B班是准备弄咖啡厅吗——是不是有点老套啊」

悠终于**了话。

「对啊..是女仆咖啡厅」

「我赞成!」

悠的态度瞬间反转了。

啊——好绝望。

「你赞成个什么鬼..不过倒也已经决定下来了。先说好,我可绝对不穿!那个什么妹抖服!」

制服什么的,算是学校规定。

那种满载服务气息的妹抖服,我可是绝对不会穿的。

「从班里的女生数量来看,小奏你是绝对逃不掉的哦——而且,还要把你的照片放大后摆在那里!咕嘿嘿……」

「喂,凛!不带这么报复人的吧!」

话是这么说,不得不说,妹抖服还是很戳我的萌点的。

但那也只是从第三视角上看。

那样的衣服,如果是由自己穿的话,无论怎么想,都不是什么安全的设计风格。

「嗯哼哼——话说回来,说到学园祭的话,还有「那个」吧」

「那个?你是说选——唔」

悠好像想说些什么,却被凛捂住了嘴。

好像很神秘的样子,有一点好奇。

「「那个」是..是什么啊」

「嘛..嘛!到时候小奏就知道了!」

凛的解释,无论怎么看都显得有些可疑。

旁边的铃音好像也明白了什么,不过从那里传来的气息更像是——敌意的感觉?

选…选?

选择原谅他?选举与巧克力?

这种话说到一半停下来的感觉,稍微有点难受。

不过,眼前的几位,好像都没有什么告诉我的意思。

有一点不爽。

「切,我去找小间宫」

如果离开学校的话,她应该会提前和我打招呼。

所以现在的话,她应该还在病房才对。

刚转头,小腿突然有一股脱力感。

失去了平衡,我成功地表演了一发平地摔。

「小奏,没事吧!」

旁边的悠,赶忙跑了过来。

「大概没事…」

从地上爬了起来。摔的有点突然,制服的裙子也翻了上去。

虽然急忙站了起来……但没有被看见什么的..果然不可能吧。

即使是悠,这时候也应该会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吧——

「啊,b……」

「别说出来啊混蛋!!」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