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惊魂医院萝莉有毒(已重置)

作者:一根甘蔗 更新时间:2017/6/5 18:27:55 字数:4074

伊万·克格诺里,AMOCLOS远东特别行动计划中替补C组的组长。

此时的他接到了组织的任务,正带着自己三名的组员潜行在克里姆大医院的内部——作为一名组长,一名非常有潜力晋升S级的A级杀手,他自然是有着过人之处:在潜入暗杀方面,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专家。

所以,尽管住院部里已经布置上了八大势力的暗哨,但是他一路走走停停,专挑对方视觉死角行走,四个人就好像阴影一般渗透着,一直未被任何人发现,轻松顺利的走到了一层安全出口处。

两个目标人物都在四楼,每层电梯口都站了两个人,自己这边四人一起爬窗户又太招摇,所以从安全出口走楼梯是反而最好的选择。

伊万让一人把门撬开,打了个手势,让组员先行上去,他作为一个优秀的组长在这种状况下肯定是要确认后方无状况才能走的。

他进入楼梯口后,沿着楼梯井向上望了一眼,从影子的反射来看,没有人走动的痕迹。

百密一疏,伊万在心里笑了一下,留神了所有高难度的潜入路线,却没管最简单的阳光大道,这种防御上的小差错,他以前刺杀某国要员的时候也遇到过,碰上第二次,算是自己撞大运了。

正当他守在楼梯间门口,留神外面的动静时,上层楼梯的拐角处突然传来一阵细小的“嗤嗤”的响声。

伊万警觉地闻声转头望去,只见自己的一个组员从楼梯上跳了下来,神色紧张,好像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样。

“踩上去就响了。”那个组员通过手势告知了其余的人这一点。

伊万和其余的人有些凝重地等待了一会,除了声音还在继续,并没有等待到什么反应。

到底是什么呢?伊万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终于让他发现了一点点异样。

扶手的下侧,一个小巧的玻璃瓶藏在阴影里,瓶口接出了一根连接着电子元件的导管。

那也是声音传出的地方,虽然无色无味,但是他还是知道,有一些气体正从导管处喷出并弥漫开来。

毒气!

伊万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个装置的意图,立刻屏住呼吸,利索得取出了防毒面罩,单手罩在脸上,另一只手打手势示意自己的组员也这么做。

打完手势,他拉低了袖口,并且把袖口紧紧的扎了起来。

三个组员立即会意,但是已经晚了,刚才比较靠前的两个家伙刚刚拿出防毒面具,就开始止不住的咳嗽,眼神里露出一丝惊惧。

不一会,咳嗽转为了哮喘,他们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只能出现嘶嘶哈哈抽动空气的声音,而且渐渐翻起了眼白,面色也变得有些发紫。

这是窒息的征兆。

伊万的胸口也开始发闷,嗓子干痛,他稍微一想就知道了这个毒气的功效。

窒息性毒剂,能损伤呼吸道组织,引起严重肺水肿,最终导致窒息死亡。

他拉起剩下还能勉强站住的组员,连拖带扯夺路逃了出去。

难怪楼梯间没人!守株待兔!

他的心中一阵慌乱,刚才手下痛苦而又无法挣扎的样子令他感到恐惧。

但是他毕竟是个资深杀手,喘了几口安全的空气,接近四十岁的年龄和二十年的杀手生涯使他很快平静了下来。

他预料到了无人值守的区域可能会有机关,但毒气的威力在他的意料之外。

只是无心算有心罢了,这种军用级别的毒气,应该也不会有多少,之后多加小心就行。

后门附近的楼梯间此时充满了毒气,肯定是不能再去了;而坐电梯更是不可能的,那种密封环境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毒气施展威力的绝佳之处;爬电梯井得等身边的伤员彻底恢复以后再说,这样时间就来不及了……当下之计唯有去其他楼梯看看了。

这么想着,伊万带着自己剩下的那个已经多少恢复了行动能力的组员继续潜行着,绕路到了另一处楼梯平台。

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他看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画面。

另外一组的其中一个人此时歪到在楼梯上,挂满水泡的脸上露出安详而诡异的笑容,带着鼻涕眼泪的痕迹……他已经没有了呼吸,标准的芥子气的死状。

考虑到对方比自己早进来不少时间,他推测毒气可能已经消散,再加上自己戴着防毒面具,所以他决定硬着头皮往前上。

走到二楼的拐角处,他发现了另一具尸体,是另一个两人小组里剩下的那个人。

说是尸体或许有些不准确,因为对方似乎还有一口气在……但是也仅仅剩下一口气了。

皮肤潮红,四肢瘫软,瞳孔放大,嘴巴死鱼一样一张一合,嘴角有些许白沫。

这是毕兹和光气的同台表演,毕兹使人失能,光气则负责把人弄死。

最重要的是他看到对方手上拿着防毒面具,应该是他自己摘下来的……考虑到一个A级的杀手不可能蠢到上楼突然摘掉面具,他最后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这个家伙是自己主动摘掉面具的。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AMOCLOS培训出来的杀手可没有这种蠢货!

未知的恐惧笼罩了他,但是很快,这一切就不再未知了。

那个手下向前一步似乎想进一步查看状况,但是鲁莽地一步踏出以后……地下传来一声轻微的破空声。

“毒针!”伊万顾不上隐蔽了,这么叫了出来。

虽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但是却已经来不及救人了,他的那个部下突然开始手舞足蹈起来,拼命拿头撞墙,在面具上胡乱撕扯,试图摘掉自己的面具。

伊万冲上去试图把他的手拉开,可没想到他居然全力把伊万推开,这一推,把五大三粗的伊万推出去了四五米!

最后他终于把面具扯了下来,对天狂吼一声,就扼着自己的喉咙倒了下去。

伊万倒在地上,看着对方渐渐地失去了生机,仅剩下伊万一人以后,恐惧渐渐开始蚕食他的内心。

但是他终究还是个经验老道的杀手,打消了恐惧爬起来,仔细沿着踢脚线摸了一遍,找到了毒针的发射装置,就藏在医院的楼梯地面与墙的交接处,是红外感应的。

他略微想了想,毒针上的估计是致幻剂,让人产幻发狂摘掉面具,而这里的空气里,则填满了速杀级浓度的氰化物。

可以说是极其高明且邪恶的安排,入侵者在前面因为毒气减员的话,剩余人员肯定会带上面具,而在毒针上,最适合用的就是致幻剂,不管是LSD、DMT还是25-NB或者2CB,都只要针尖那么一点即可起效,配合因为防毒面具导致呼吸不畅产生的恐惧感,就能让他们乖乖的摘掉面具,吸上一大口氢氰酸。

前面那一位,八成也中了同样的招。

自己的防毒面具滤毒罐在通常浓度氢氰酸蒸汽里只能撑上一个小时,他心中已经打了退堂鼓,但是最终还是跃过了那级台阶,留下了已经毒发身亡的部下,向着四楼进发。

他越发小心,用上了热像仪,仔细的搜索着每一处角落,出人意料的,他一路没有再遇到任何机关。

但越是这样,他反而越觉得诡异,墙角、楼梯、地板、扶手、门把……好像有无数只眼睛无数种毒物在觊觎着偷窥着他,宛若行走在什么昆虫的母巢里一样。

或许是对方只来得及在前两层布置吧。伊万只能这么安慰自己说道。

不管怎么说,接下来只要混进病房就好了。

顺利到达四楼以后,他摘下了防毒面具,脱下外套换上医生打扮,很轻易地就瞒过了岗哨。

他谨慎地靠近了病房,一只手扣在怀里的防毒面具上,准备随时应付突发的状况……但依旧无事。

最终,伊万深吸一口气,推开了病房的门。

房间内朴素简单的陈设和各种医疗仪器映入眼帘,正对着他的就是躺在病床依旧昏迷的秋原兄弟,他此行的目标。

但是还有一些其他意料之外的东西,比如陪护床位上的一个小女孩。

女孩子没有睡觉,只是坐在陪护的小床上,似乎是在发呆的样子,只是一双幽幽的蓝色眸子,此刻直勾勾地看着伊万。

月光如水,洒在她的身上,虽然美丽,却总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伊万见她不喊不叫,心想可能真的把自己当作查房的医生了,于是轻轻地关上了房间门,靠近了小女孩。

走近观察,发现那女孩子看上去才十四五岁,身材也很纤细,不知道是不是秋原兄弟的家人……不过谁在意呢,反正,他徒手就可以这个娇弱的如同一支蒲公英的女孩子瞬间死去,连叫喊的机会都没有。

“你好,我是来巡查的伊万医生。”伊万站在床边的小女孩面前,说着混淆视听的话,想要放松她的警惕——然后杀掉她。

他可不是什么不杀女人小孩的善类,所谓杀手本来就是一群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只是伊万现在迟迟没有下手的原因是……他总觉得这个小女孩哪里不对,全身上下处处透露着不对劲,面对她虽然客观上很弱,但是伊万总觉得像是在面对什么猛兽、或者组织里那些老牌的S级怪物一样。

对方眯起了眼睛,看着伊万,轻轻地笑了出来,唇齿微启,说道:“事实上,是我关掉的,三四楼的陷阱。”

声音淡漠,吐字清晰,说的内容虽然平平无奇,但是传入了伊万耳里,却是令他顿时毛骨悚然。

听到这句话后他一时间有些懵,但是理解了其中的含义齁,他的头皮就一阵炸开般的发麻——那些陷阱,那些毒气,似乎均出自眼前这个女孩之手!

但是她看起来最多不超过十六岁!怎么可能!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能让AMOCLOS的精英杀手全灭?这是哪门子童话!

“你在说什么!”伊万有些慌乱、愤怒,情绪有些失控的他,伸出了手,想要扼住眼前的女孩修长**的脖子。

但是在他将要碰到对方的时候,看着对方冷漠而又自信的表情,他猛然想起一个人。

毒气……陷阱……少女……

“你是……你是‘剧毒’。”他硬生生停住了手,颤抖着说出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从进入医院开始不断滋生的恐惧此时完全占据了他的内心,尽管对方就在他的眼前,纤细柔弱,他却再也提不起勇气靠近分毫。

“嗯,”剧毒,或者说秋姬儿微微颔首,说道,“是我。”

她站起身来,微微向前一步,伸出一根手指,似乎想要触碰伊万的身体。

但是伊万,这个身高一米八肌肉分明的远东壮年男性,面对秋姬儿的指尖却像是畏惧高压电线一样,他全身汗毛竖立,向后猛地一跳,反应夸张地躲开了秋姬儿的触碰。

但是这完全在秋姬儿的预料之中……她微微一抬手,袖子里咔哒一声,陡然射出了一根小针,没入对方体内。

“啊!啊!啊!”伊万感受到小腹一阵刺痛,这个细微的痛感比起他受过的伤完全不算什么,甚至比不上擦破皮的痛感,但是却令他反应剧烈,惊恐地吼了出来!

全世界排名第九的罪犯,大名鼎鼎或者说臭名昭著的天才少女“剧毒”,悬赏十五亿。

被她的毒剂毒死的人可以凑出一个小国那么多!甚至他本人都用过剧毒配方的毒剂,死者狰狞的面目、溃烂的尸体一度让他这种杀手都觉得十分可怖。

而如今自己被“剧毒”亲手用毒针射中了,那些死者生前极其痛苦的模样立时浮现在伊万的脑海里,声嘶竭力地吼叫、一点点把自己的脸全部抓烂、一口口咬断了自己的手指……人间地狱一般的景象,历历在目。

正当他陷入绝望时,少女淡漠的嗓音传入他的耳中。

“跑吧,有解。去你们组织。”

有解……

不是没有解药的毒药!而且对方说组织似乎就能解开自己的毒!

伊万闻言如蒙大赦,一瞬间,什么任务、组织、荣誉皆被他抛之脑后。他夺门而出,放弃了潜行,慌慌张张连滚带爬地向出口跑去。

而房间里的秋姬儿目送着他离开后,只是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看着一个崭新的红点不断地闪烁着,在地图上飞快地移动。

“蠢货。”

她面无表情地说道。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