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被“包养”的父亲(四)

作者:Bramb 更新时间:2017/8/2 22:43:13 字数:3144

“不瞒您说,就在昨晚,我们店里接到了一通订单,这里所有高档布料瞬间被预定一空,甚至连中档的素色布料也都被搬空了库存。”

维奥拉挑眉,放下茶杯的同时大理石茶几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我一直很喜欢贵店,因为贵店向来遵守信用。”

女店长眼见少女有发怒的征兆,立马换上了职业笑容,连连赔着不是。

“您说的极是,的确是准将阁下先在我们这里下单的,但是……”

马瑟琳夫人换上一副面露难色的神情,嘴里开始嘟嘟囔囔发出难以启齿的声音。

“准将阁下,您先息怒,如果不是那位客人来头大,我们实在惹不起,我们哪里敢将准将阁下预定的料子卖掉……”

维奥拉在听完女店长的说辞后,她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

马瑟琳夫人见状立刻抓起身边的茶壶,毕恭毕敬地给少女的茶杯中又添了一些红茶。

在女店长将琥珀色的液体倒入白瓷容器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的维奥拉又发话了。

“继续说下去。”

“如果是普通的贵族倒也好办了,我大可以撤销单子,不接就是了,可是……”

“可是什么?”

“皇妃和几位皇室成员的单子我可不敢推脱。”

“皇妃?”维奥拉有些不解。

“他们订这么多料子做什么用?”

维奥拉的认知里皇室成员都配有自己专属的裁缝,很少会到民间定制衣物,除非……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看到准将阁下一脸不解的样子,女店长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准将阁下还不知道吗?也难怪……这几个月您都在边境线上,眼下您刚回帝都,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不瞒您说,最近有条传闻弄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啊。”女店长故作姿态,压低了声音对维奥拉说道,“据说陛下已经病入膏肓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维奥拉和身边的阿特利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真的、真的、真的,准将阁下,我保证这是千真万确的!昨天那位夫人就是这么向我透露的。”

马瑟琳夫人连续用了三个“真的”向维奥拉保证了消息来源的准确性。

“哎……想想也是,陛下已经一把年纪了,平日为了国事操劳,已经重病缠身了,眼下帝国和王国不知是战是和,大兵压境、民心不稳、如果我是陛下我也会心力憔悴的。”

马瑟琳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窗外逐渐被夜幕所笼罩的天空。

“眼下皇室订这些料子估计也是为了给公主和皇妃多准备几身丧服,然后就是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吧。像我们这些小民也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能有奇迹发生,能让陛下圣体康复,毕竟……谁都不希望看到帝国的消亡。”

说道动情的地方,女店主用手指在眼角处擦了一下,抹去了从眼眶中溢出的泪滴。

“啊,不好意思说的多了些,还请准将阁下忘了刚才的话吧。”

虽然女店长喜好八卦,但她更会察言观色,她深知帝国准将的沉默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于是乎女店主毕恭毕敬地颔首,在夜幕完全降临之前,她的情绪平复了下来,重新回到店主的身份上,顺势把话题扭转到布料和衣服的上面。

“话说回来,裁缝们选的这块藏蓝色料子和这位先生的眼睛颜色多相配啊!”

“虽然颜色不一样,但我们用的料子可是法尔码浓出产的纯羊毛精纺面料,您可以摸摸这料子。轻薄光滑的手感搭配自然柔和的光泽,还不用担心出现褶皱!”

“做工上我们真的不敢怠慢啊,准将阁下。”

女店长几乎是在用请求的语气,恳求维奥拉点头,原谅他们在颜色选择上的过失。

看到眼前的准将阁下沉默不语,女店长只能长叹一声,实行b计划,向维奥拉提出了折中的方案。

“实在不行的话,我只能为准将阁下重新选择面料。虽然料子不是最好的,但是先生的身形好,穿什么都好看,不如我们现在就动手,为先生重新量体裁衣。”

听到这句话阿特利吞咽了一口唾液。

重新测量尺寸?

下午在房间里地狱一般的过往像走马灯似的在他的脑中闪回。

阿特利又扭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眼下应该是晚饭的时间了吧。

现在量体裁衣估计他连睡觉的时间都要搭进去!

绝对不行!

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逃离这座炼狱,赶快去吃饭啊!!!

离这里不远的港湾区矗立着多家拥有小红花招牌的餐厅!

龙虾!牛排!烩饭!肉酱烤菜!!

已经快饿疯的阿特利光想想这些美味,口水就要决堤了。

吃饭就是他眼下生存的意义!!

“嗯,我觉得挺好看的,像老板娘说的那样比黑色的好看多了!重做什么的,没必要吧。”

阿特利当机立断表示了对新衣服的喜爱。

“阿特利很喜欢吗?”

维奥拉歪头看向阿特利。

“非常喜欢!”只要不让他被当做人偶一样**纵,别说是藏蓝色的衣服,粉红色的衣服他都照穿不误!

看到维奥拉点头示意的样子,阿特利和女店长都长舒了一口气。

短短对视的一瞬间,两人之间竟然燃起某种战友般的情愫。

在女店长的送别下,阿特利和维奥拉离开了马瑟琳服装店。

就像意料之中的那样,维奥拉的专车早就在门前等候他们两人了。

“现在回家吗?”

阿特利在看到司机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之后心里有些失落。

他在维奥拉的耳畔小声询问着少女。

维奥拉没有说话,只是扭头看着一脸沮丧的阿特利。

然后少女的嘴角微微弯曲,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

夜晚路灯的光亮下,夏日独有的微风徐徐吹拂。

少女束成马尾的银色长发像是丝线一样扫着阿特利的小臂,与此同时也搔弄着男人的心。

阿特利的心因为悸动随之跳动了两下,未等心跳平复,他的手便被少女拉起。

“不,阿特利。我们不回家。”

男人望着面前的维奥拉,连眼睛都不舍得眨。

看着身穿吊带裙的少女,感受着被发丝撩拨得发痒的小臂。

阿特利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就在这时,银发少女牵起了他的手。

“快走!”

此刻,两人距离专车只有三米不到的距离了。

维奥拉却像个小孩子似的,脸上冉起恶作剧时的笑容。

两人在司机的错愕中一起跑向了远方。

·

风从阿特利的耳边呼啸而过,此刻的他只能听到风声以及少女开怀的笑声。

这大概是千年以来维奥拉笑得最开心的一次吧。

阿特利心里想。

跑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在确定甩掉司机之后,少女这才停下脚步。

阿特利因为肺部超负荷的缘故,满头大汗地喘着气。

维奥拉倒是面不改色,呼吸异常均匀,仅仅额角有些微小的汗珠而已。

阿特利闭着眼睛,强迫自己的心跳平稳下来。

“父亲大人。”

维奥拉在看到阿特利疲惫的样子后显得有些焦急。

“不行了,不行了,跑不动了。”

阿特利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的体力真的不够用。

“可是离临海大街只有两个路口的距离了。”

“维奥拉,我没动力了,真的没动力。”

感觉自己身上电量耗尽的阿特利再次婉拒了少女。

“动力……”

银发少女歪着头思考了一下,然后一丝狡黠跃然于脸上。

她走近男人,踮起了自己的脚尖。

“哎?”

·

徐徐的晚风中,大街的路灯在同一时间亮了起来,被装扮成花瓣形状的灯罩将投射的光线都映成了绯红色。

然而此时此刻,阿特利的脸也被红色所晕染。

不过这不是路灯映衬的结果,而是源自他的自身。

维奥拉的唇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阿特利的面颊。

虽然只是被亲吻了脸颊,但是给阿特利的感觉就像是吻在自己的嘴上。

维奥拉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眼神有些迷离。

少女并没有立刻与阿特利拉开距离,反而投入了男人的怀抱。

阿特利明显听到两个快速跳动的心跳声,一个是属于自己的,另一个则属于怀中的维奥拉。

不好、不好、不好!

在这种暧昧气氛的渲染之下,阿特利感觉自己快把持不住了!

阿特利低头,发现少女也在看着自己。

维奥拉娇羞的样子与普通少女没有区别,甚至比普通少女更加诱人。

也许是刚被吻过的原因,阿特利的心跳一时间无法平复。

不能让维奥拉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更不能让维奥拉察觉到自己的动情!

“额……”

阿特利喉头打颤,脑中再一次陷入空白,忘了自己想说的话。

对视中的两人不拉近彼此的距离,脸也越靠越近。

甚至在维奥拉踮起脚尖的同时,阿特利一把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身。

这一吻如果真的印下,两人之间的关系就会发生改变了吧。

但……这不是一个养父该做的事情。

阿特利提醒着自己,可惜于事无补。

“咕咕咕!!”

古语有云:来得好不如来得巧。

饥肠辘辘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暧昧。

“呵呵呵~~”

维奥拉先是笑出了声,然后主动离开了阿特利的怀抱。

“走吧,阿特利。”

“我们去吃饭吧。”

阿特利多少松了一口气。

他的手再一次被维奥拉牵起,两人之间的那层关系最终没有被打破。

只是,为何放松的同时,自己的心中多了一丝落寞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