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被“包养”的父亲(五)

作者:Bramb 更新时间:2017/8/3 23:56:16 字数:3559

不知不觉阿特利已经跟随维奥拉的脚步来到了临海大街。

少女的手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阿特利的掌心。

帝国帝都的夜晚十分喧嚣,随着夜幕的降临,越来越多的人走到了室外。

他们之中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对于他们来说夜生活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大量外出活动的人缔造了帝都夜生活的丰富性。

酒馆、酒吧几乎覆盖了临海大街的每一处角落,鲁特琴和尤克里里的声音从小店中传出,给夏日夜晚增添了一丝轻**。

阿特利和维奥拉牵着手大概走了五分钟的时间,避开熙熙攘攘的人群,好不容易走到了相对开阔的地带。

“这家店的食物都很不错,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的,阿特利。”

银发少女指着面前坐落于大街中心地段的建筑对男人说。

“这里的大厨极负盛名,不管是料理肉类还是烹饪海鲜都十分出色。”

然后维奥拉踮起自己的脚尖,轻声细语地在阿特利的耳边说道。

“父亲大人之前在车上说很想品尝皇家料理吧?这家店的厨师曾经在皇室宴会上担当过主厨,连皇帝都夸赞过他的手艺,我想他的料理应该不逊于皇室御厨。”

对于少女的用心和体贴入微,阿特利的内心很是感动。

但是当他抬头看向维奥拉所指的店面时,霎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与其说是震撼,不如说是震惊?

巴德洛克餐厅……

这家店是唯一被录入小说设定集中的餐厅,被皇室成员深深喜爱。

和它的远近驰名比起来,贵到吓死人的价格以及难以预约的名额更叫人印象深刻。

不过阿特利倒是不担心他们会被拒之门外,以维奥拉目前在帝国的地位,恐怕早就被这家店记录在册,当成座上宾一般款待。

·

“好……好贵!”

虽然阿特利对菜单上的字一知半解,混杂着中文和蚯蚓文的语言让人有种在看日文的错觉。

好在,阿特利认得后面的黑色数字。

多亏创造文字的家伙后期深感疲累,没有闲得蛋疼地去创造这个世界的计数方式。

最终现实世界的阿拉伯数字被照搬到小说世界当中。

不仅如此,汇率系统也一并原封不动地搬了进来。

除了边境城市以外,帝国其他地区通用的货币单位都为梅特。

1梅特币差不多等同于1元RMB。

菜单上的这道菜的价格是……3000……

3000块钱一道菜???!!

阿特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之后,下巴差点掉到桌子上。

“这些符号……应该是价格吧,好……好像很贵的样子啊,啊哈哈。要不然,我们去别的地方吃吧。”

说着,阿特利放下了菜单,打算起身拉着维奥拉离开。

3000块钱,够吃300份盖饭的!

在转角小巷里的餐厅吃到撑都用不了这么多钱啊!

“父……阿特利,你先坐下。”

维奥拉赶忙隔着桌子拉住了阿特利的袖口。

“那些符号并不是价格。对,就是那些圆圈,它们表示这道菜在餐厅的受欢迎程度,圆圈越多表示菜越美味哦。”

真是神解释啊。

这难道不是在骗小孩吗?

阿特利在听到少女的话之后不禁汗颜。

然后,他的脑中突然进入闪回模式,恍惚之中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此情此景唤起了他早已被自我封存的记忆。

·

儿时,阿特利曾经和自己的父母去过高档餐厅。

那家餐厅坐落在闹市区,是家远近闻名的俄罗斯菜。

当时的自己虽然看不懂上面的外国文字,但是也知道后面一连串数字所代表的价格。

然后幼小的自己一直看着菜单,踌躇不安。

自己知道父母的月薪,这顿饭估计要花去大半个月的工资吧。

他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一边假装闹着脾气,一边佯装哭泣吵着要离开,然后还大吵大嚷说这里的菜看起来都很难吃。

不料却被父亲扇了一巴掌。

母亲见状则是赶忙劝住了父亲,一边查看着自己被扇红的脸,一边嗔怪着父亲。

父亲是要脸面的人,面对母亲的责怪他一直梗着脖子、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但是当他看到自己红肿的面颊时,那张板着的脸开始露出慌张的神色。

“后面的那些圆圈不是价格,那是餐厅用来表示推荐度的!”

记得当时自己听完父亲的这些话之后,自己想也没想就吐槽他说,这些话都是骗小孩子的。

“你不就是小孩子吗?”

父亲反问自己道。

倒是一旁的母亲听到自己和父亲的拌嘴后笑了出来。

“总之,听我的准没错!服务员呢!点菜点菜!”

父亲不再板着脸,反而哈哈大笑着把菜单上最贵的菜都点了一遍。

然后,由于父亲太过得意忘形竟然预支了整月的工资。

结果惹来了母亲的恼怒,断了父亲两个月的下酒菜,整整两个月这个中年男人都是靠咸菜和唠叨咽下啤酒的。

那次是因为什么去餐厅的?

好像是因为自己获得全区征文第一名,父母才决定去平日只能遥望大门的地方庆祝一下。

记得那晚酒足饭饱之后,父亲走在路上看着长长的账单不语,随着一声轻叹撕碎了纸条。

“我儿子有出息!”

随即,自己的头被父亲拍了两下,他用略带骄傲的语气对自己说。

“以后没准能成为一个作家!”

这句鼓励让当时的自己倍感惊讶,原以为父亲会在嘉奖之后劝说自己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写作什么的当成兴趣就可以了。

没想到……

“咱们黄家从祖辈起都是农民,也就是你爸我这辈儿好一些,混成了工人。啧啧,如果咱们家真的出了一个耍笔杆子的,那可真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啊!”

“同学们都想当科学家或者老师。”

“你愿意成为科学家?”

“不愿意。”

“那不就得了,人这一辈子,为的就是‘舒坦’两个字而活的。记着,儿子。比起挣钱保住饭碗,干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这句话之后,当时的自己沉默了片刻,然后抬头问了父亲一个问题。

“爸,那你现在干的这份工作,你喜欢吗?”

“不喜欢。”

“额……那为什么还要干?”

“能赚钱啊。”

然后自己得到了一句让自己一生都难以忘怀的回答。

“放心,爸爸赚钱撑着家,你尽管去做你喜欢的事情。记得,就算以后碰壁了、没钱了,自己还有一个家可以回来。”

说着父亲摸了摸自己的头。

虽然那时自己的右脸还有些刺痛,但是比起脸上的疼痛,心中的刺痛更想让幼小的自己哭出来。

“等我挣钱了,我也要带你和妈妈来这里吃饭!”

这是早熟的自己唯一说出的幼稚话语,但那是自己最想说给父母的话。

“成啊,到时候我可不会客气,专点圆圈儿最多的菜!”

“老黄你这人……儿子跟你开玩笑呢。”

“妈妈,我说的都是真的!”

“知道知道,妈妈是说笑的,儿子有本事,妈妈和爸爸都等着这天,哈!”

“妈妈,那咱们明天晚上吃什么啊。”

“吃咸菜。”

“哎哟,老婆子,那我的下酒菜呢?”

“也是咸菜!谁叫你一口气把钱都花完了!”

然后一家三口就这么吵着、笑着沿着灯火微明的小路往家的方向走去。

·

之后,多年过去了。

自己真的像父亲说的那样,成了作家,并且参与了「尼尔特兰计划」,成了纯白世界的架构者之一。

然后……ip火了,网站和小说也火了。

仿佛一夜之间自己被捧到了聚光灯下,成了社交网络的热门作者。

自然,自己也有了很多的钱。

很多很多的钱。

花也花不完的钱。

只是,自己在获得名誉与地位的同时也获得了噩耗。

之后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有那么一天,重感冒的自己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高档餐厅那里。

还是熟悉的装潢,大门的两侧依旧屹立着高端大气的白色大理石柱子。

大门上点缀的依旧是古典鎏金。

只是门前多了一个放置着菜单的台柱。

估计是怕那些误入到里面的客人看到昂贵的价格感到尴尬吧,也或是餐厅故意要将那些负担不起费用的顾客提前拒之门外。

纸包鸡,200。

焖罐牛柳,350。

哟,不过十年的功夫。

十年的功夫,价钱差不多翻了十倍。

估计当时的父母看到这个价格后,肯定会带着自己到别的地方吃饭吧。

……

也可能会拿出他们所有的钱带着全家去吃一顿。

毕竟自己的父母是如此的爱着自己,倾尽全部地去爱着自己。

并且,从未央求过自己回报。

最终,自己还是从这间餐厅的门口走开了。

不是因为吃不起。

自己可以连眼睛都不眨地把餐厅里的菜都点一遍。

之所以选择离去……是因为自己不想再留在店门口,触动伤心往事。

毕竟,当时和自己定约定的人……

都已经不在了。

他一直很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太过顺风顺水,没有碰过壁,所以老天觉得他不再需要庇护。

让他的家消失了。

·

“父亲……父亲大人。”

阿特利被一声轻唤拉回到了现实。

维奥拉此刻正在焦急地叫着自己,连称谓都改变了。

“抱歉,我走神了。”

阿特利悄悄抹了一下微红的双眼,勉强对少女挤出了一个微笑。

“哎呀,这晚风有些伤眼。”

“那我们换到靠里的位置吧。”

维奥拉提议道,不等阿特利回应,她便示意让餐厅的侍者过来。

“没关系,没关系,让他们把窗户关上就好了。”

“嗯,也好。”

让侍者关上窗户后,维奥拉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父亲大人”。

在看到阿特利擦拭过眼角,微红的双眼终于不再泛着泪光之后,少女的内心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么,我叫侍者过来点单了。”

维奥拉拿起手中的菜单熟练地说着菜名,让旁边的人记录下来。

男人就这么在餐桌的另一边呆呆地望着少女。

心中却在向故去的父母做着告白。

爸、妈。

我今天又被人当成小孩子一样哄骗了,和老爸以前使用的伎俩一模一样。

你们在那边好么?

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说出来你们也不会相信,我像爸说的那样成了一个作家,而且还是一个当红作家。

我现在不愁吃穿、还有地方住。

然后……

我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她对我非常好,非常贴心。

虽然以后的事情我还没打算好,但我想为她建立一个家。

好让她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用再被这个社会所束缚。

我会变强的。

变得更强。

就算她以后碰壁了、受伤了,我会告诉她,她还有我可以依靠。

爸妈,你们听见了么。

现在的我非常幸福。

非常、非常地幸福……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