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喧嚣的舞会(十)

作者:Bramb 更新时间:2017/8/13 0:21:19 字数:2422

今天晚上发生了不少事情,但阿特利的心里仍然有一丝不安,仿佛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事实证明,男人的担忧是正确的。

就在阿特利一行人准备穿过大厅的时候,大公主玛格丽特和贝卡尔男爵出现了。

玛格丽特已经在仆人的服侍下换上了新装,艳粉的裙子配着白色的长袖衬衫还算是比较正常的装扮,只是那衬衫的v字领子有些过大,让玛格丽特大半个胸暴露在空气之中。袒露的双乳随着女人的步伐上下颤动,大有跳出布料的趋势。

两队人马不期而遇。

“快走吧。”

阿特利在维奥拉的耳边小声低语了一句,示意少女加快脚步,争取在大公主认出他之前走出大厅。

不料玛格丽特早就做好了围堵他们的准备,在阿特利和维奥拉走出大门的前一秒大公主便差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塞西尔。”

玛格丽特没有直呼维奥拉的名字,也没有称她为阁下。

大公主打量了维奥拉一眼,然后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地冷哼。

在她的眼里维奥拉不过是军部所饲养的一条狗,自己身为帝国未来的女皇自然不用对一条**放下高贵的身段。

自己肯称她为塞西尔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更何况,桑德上将不在的时候,身为直系下属的维奥拉应当担起桑德上将的职责,在自己遭受米娅羞辱的时候,她就该站出来保护自己的。

然而,维奥拉·塞西尔什么都没做,她全程袖手旁观,无视她这个帝国未来君主的安危,反倒是对那个出面袒护米娅的男人表现得格外在意……

当玛格丽特走到维奥拉身边的时候,她便在第一时间发觉了阿特利的存在,并且认出了阿特利就是先前保护米娅的那个男人。

玛格丽特细细观察,意外地发现阿特利长得非常不错。不……何止不错,简直就像是油画里走出的男神!

看着看着玛格丽特觉得自己的春心都有些萌动了。想必塞西尔也和自己一样吧,被美色所吸引,这才忘记了护主的要事。

原本想教育一下维奥拉的玛格丽特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她想到了一个既可以给维奥拉难堪又可以满足自己私心的好办法!

于是大公主不再臭着一张脸,反而换上一副亲切的笑颜。

“今天真是……哎,原本是为米娅庆祝生日的,没想到最后变成了一场闹剧,让塞西尔看笑话了。”

玛格丽特神态自若,用看客的语气调侃着刚刚的宴会,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

“说起来,塞西尔你知道之前保护米娅的那位先生是谁吗?我想要好好感谢他,如果不是他出面……我恐怕就要酿成大错了,万一米娅有什么不测,我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呢~~”

看着大公主精分似的演技,维奥拉还是默不作声,只是少女的心里沉了一下,觉得对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玛格丽特的这句话没有引起维奥拉愤怒,反倒是让一旁的阿特利感到十分窝火,可惜男人除了生气以外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位公主他们招惹不起。

“咳。”

阿特利下意识地清了清自己的嗓子,不料这一举动正中大公主的下怀,话题自然而然地引渡到了他的身上。

“哎呀,这位先生……好像就是这位先生呢~”

“…………”

既然被发现了,阿特利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索性挺直了身子,直面自己的“敌人”。

阿特利不挺身子还好,这一挺直接将自己高大的身姿完全展现出来。

只见男人剑眉微挑用湛蓝色的眼瞳死死瞪着玛格丽特,他本想让这位大公主知难而退,可惜他低估了自己的颜值。

看着大公主脸颊微微泛起了粉红,阿特利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有大麻烦了!

玛格丽特该不会是…………对自己有意思吧!!!

没理由啊,自己只是一个小兵而已,即便在边境要塞立了战功,充其量也是晋升上士。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的长相……

阿特利仔细想了想自己的外貌,然后又看了看衬衫半解下自己袒露的胸膛。

造孽啊!!!!

我真是造孽啊!!!!!!

·

“咳,公主殿下。”

阿特利轻咳了一声,然后按照印象对玛格丽特行了一个标准的见面礼节。

他想让自己显得冷漠一些,所以刻意显出不友好的样子。

额可惜男人这种不卑不亢的态度反而引来玛格丽特赞许的目光。同时,大公主的嘴角扬起了耐人寻味的笑意。

“不必多礼。”

话音刚落,玛格丽特便像母狮一样悄悄地接近了她的猎物。

“啊啦,我记得您是……亚特力?”

公主一旁的侍从连忙上前,附在玛格丽特的耳边为她纠正了阿特利的姓名。

“我知道,我知道是阿特利!”

“哎呀,我是南方出身,从小也在南方生活,所以难免会带有一些口音,还请您见谅啊。阿特利先生~~”

玛格丽特冲手下的侍从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

“阿特利先生……今天下午真的是不好意思。”

玛格丽特欲上前抚摸阿特利的背脊,未曾想被男人一个后撤躲闪了过去。

“先生真是……我……我下午不是故意伤害到你的。”

恩,这句是实话。

“我……我也没想伤害我的妹妹……”

你能把眼睛闭上再说这句话吗?

阿特利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玛格丽特。

“先生真是讨厌啊,别用这么哀怨的眼神看着我嘛。我其实一直在等着您啊,就为了和您表达我的歉意。”

说着玛格丽特的手不安分地在阿特利的前胸上游走,大概抚**肌无法让大公主的内心得到满足,而后她把手伸向了阿特利的后背。

“额!”

玛格丽特下手并没有考虑到轻重,也完全没考虑到阿特利的伤势。

大姐你摸就摸好了,你力道轻点啊!我现在可是负伤状态啊!

男人在心底大喊道。

“哎呀,都传阿特利先生是塞西尔从要塞那边挖掘到的人才,今天见真的是……呼呼呼呼。”

大公主见维奥拉不做声,便大起了胆子,不知天高地厚地整个人贴到了阿特利的怀中。

“塞西尔找的男宠一向品质不错,这个我尤为喜欢。”

维奥拉原本就处在理智崩坏边缘,玛格丽特这句话直接将她推向满载着怒火的深渊。

“殿下请注意您的措辞,我从未找过什么面首,那只不过是一些想攀附富贵的虚伪之人罢了,对我来说无足轻重。”

“哎,是是是。塞西尔你冰清玉洁,是个出了名的冷美人,这点大家早就知道了。”

“既然无足轻重的东西,那么对你来说有和没有都一样咯,那不如……把这个人送给我好了。如果他能把我哄高兴了,没准在我登基之后我会赏你个中将当当~~~啊,哈哈哈哈!!”

大公主看着银发少女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此刻她的心底里竟然有了一丝快感,这种愉悦正好一扫自己先前的苦闷与憋屈。

维奥拉一句话也没有说,大厅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在场的人都没有发觉危险的临近,唯有艾薇·安德烈亚察觉到了异样的存在。

——她感觉到一种名为暴怒的因子正在维奥拉·塞西尔的四周聚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