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开酒店不如要饭

作者:滚刀猫 更新时间:2019/4/28 16:15:37 字数:2397

     太阳当西。

“刚才的不算!”诺儿拉一只手拨弄着自己红色长发,不满地瞪着陈艾,“我都睡着了,谁知道你有没有好好服务!”

陈艾一边擦桌子,一边没好气地答道:“我让你占用一个下午。现在太阳都快下山了,才收你一个银币,你还有什么不满意?要是当年在帝都,友情价都得收你一个金币,你就知足吧!”

诺儿拉想了想,狡黠道:“你的意思是一个金币就可以买你一个下午时间咯?那今天晚上我……”

陈艾掸开手里的桌布,下了逐客令:“走开!走开!看你是朋友照顾一下你的感情,别给你阳光你就灿烂。忙着呢,马上要到饭点了,别挡着我做生意!”

尽管陈艾非常缺钱,来自蜜雪儿的压力也迫在眉睫,但他仍不打算重操旧业。既然开了酒店,就要以酒店老板的方式活。如果还像最开始一样出卖肉体,自己费劲巴拉买下这座酒店的辛苦不都白费了?

更重要的是,这一年来,陈艾燃起了另一种斗志。他想堂堂正正的打败蜜雪儿,把她高高在上的骄傲彻底征服。所以他肯定不会使用这些作弊的手段。

今天下午纯粹是陈艾看诺儿拉实在太辛苦,想要慰劳她一下罢了。一个银币只是象征性的收费。

陈艾已经下定决心不靠卖肉活。

遭到无情拒绝,诺儿拉皱了皱眉好看的鼻子,挖苦道:“你这生意有什么好做的,一晚上能赚几个铜币?还不如现在就关门,趁太阳没下山去集市讨饭,当乞丐赚的都比你多。”

陈艾今天已经连续两次被诺儿拉戳到痛处。关键说的还都是实话。他不止一次看到城门口的乞丐包里装满铜币,在夜幕下满载而归。而自己起早贪黑忙里忙外却还有可能倒亏钱,陈艾时常怀疑自己的人生。

此刻被诺儿拉无情的点破,是可忍叔叔不可忍!

“啪!”陈艾恼羞成怒地扔下抹布,张牙舞爪地朝诺儿拉走来。

这位在赫兰城极具威望的美女副团长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吐了吐舌头,玲珑有致的身影带着一抹艳红,飞快地夺门而逃。

……

“见鬼了。”陈艾郁闷地坐在柜台旁,大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位客人。

现在是晚上九点,往常这个时间是一天生意最好的时候,结束一天工作的男人们会聚在大厅里,点上几杯便宜的啤酒,有钱的客人往往还会要一些小吃,大厅里充满快活的喧哗声。然而今天明亮的大厅却空无一人。

陈艾挠挠头:“难道给诺儿拉那张乌鸦嘴说中了?”

正当陈艾犯闷的时候,有两个人影急匆匆地从布莱兹酒店门口经过,前边那个人嘴里叫着:“洛特你快一点!奴隶展览交易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后面的人气喘吁吁地回答道:“走慢点儿!你等等我!”

“再等?再等奴隶都卖完了!少看一秒悔恨一生啊!”

两人叫嚷着越走越远。

陈艾这才想起,下午的时候,猥琐三人组说过奴隶商人这事。

奴隶商人每到一座城市,都会组织类似拍卖会的活动。给女奴定下底价,让女奴穿上挑逗性的服装站到台上展示身体,然后由买家来竞价,价高者得。比起直接出售,这样获得的利润更高。

而城里的男人们每到这个时候无论贵贱就会去集市里围观拍卖,哪怕大多数人根本买不起奴隶,但至少可以一饱眼福。而花魁由哪位大人花了多少钱拍下,也会成为城里男人们兴致勃勃谈论好几天的事。

每每这种时候,集市里会热闹非凡,而陈艾的店里却几乎没有客人。

陈艾叹了口气,好不容易送走了蜜雪儿,却又来了这劳什子奴隶商人团,自己运气也太差了。

时针已经指向十点,根据以往的经验,已经不会有新客人来店里喝酒了。

“那么,今天也打烊吧。”陈艾无奈的伸了个懒腰,今天晚上别说挣钱了,算上魔核灯的消耗。自己铁定亏本。

既然没客人,比起硬撑到十二点,还是早些关门,节约点魔核比较明智。

现在睡觉太早,陈艾决定去集市把明天的菜买了。大部分蔬菜卖到夜晚都会打折出售。虽然不太新鲜,但价格够便宜,做便宜的套餐刚好。

陈艾把大厅的灯都关闭,想了想又留下一盏小夜灯,便出了门。

……

今晚,赫兰集市的夜晚灯火辉煌,热闹异常。来逛集市的人们摩肩接踵,到处是行走的冒险家,佣兵,小摊贩商人,以及来看热闹的城镇居民。

广场正中央的高台上,奴隶商人们的拍卖会已经开始。成排的成年女亚人们脖子上拷着锁链,穿着暴露的衣服,在夜风中瑟瑟发抖。奴隶商人的手下甩着鞭子,把她们驱赶着到台前供所有人欣赏,台下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

主持人拿着魔力扩音器,兴致高昂地向所有人介绍上场的奴隶种族和她们的特点。贵宾区里不断有人举起号码牌报价,引起一轮一轮的惊呼。

不起眼的街角边,一名瘦弱的**坐在兽笼里,两只手被麻绳反绑在身后。她衣衫褴褛,满面尘埃,脖子上拷着铁锁。只有一双琥珀色眼睛在黑暗的兽笼里泛着光。

一个醉酒的男子手里拿着酒瓶摇摇晃晃地从笼子边经过,小**的模样似乎引起了他的兴趣。他凑到笼子前仔细看**。**长了一双狼的耳朵,只是这双耳朵比起一般的狼耳显小,毛茸茸的,像猫耳一样玲珑。

醉鬼朝笼子里喷出一口浓烈的酒气,**畏惧地向后缩了缩,耳朵倒伏、小小的犬牙外露。男子愉快地哈哈大笑,转身离开。

这是一只待售的十岁狼族**。因为年纪太小,身材又瘦弱。奴隶商人觉得这种商品不会有人竞价。于是便给了一个便宜的标价,放在一边供经过的人选购。

忽然,刚才那个醉鬼与一个路人撞在一起。

“哎哟卧槽,你怎么走路的啊?!”

“明明是你先撞我的,你没长眼吗?”

两个人在大街上争吵起来,声音越来越大,谁也不让谁。醉鬼率先出手向对方脸上打去,两人立时叫骂着扭成一团。不少爱看热闹的人凑上去大声叫好,乐呵呵地看两人打架。

“叮”厮打中,一枚残破的铜币从酒鬼的包里掉出来,一直滚到铁笼面前。铜币的边缘缺了一块,正好形成一个锋利的切角。

**的暗淡的眼中闪过一丝光彩,她向两旁看了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打架的两人吸引住了,根本没人注意到这枚暗淡的铜币。

女孩连忙靠近笼边,双手被绑住了无法使用,于是她伸出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笨拙得卷起这枚铜币收回笼子中,把铜币放到手里。

“咯吱咯吱”细密的切割声响起,但在喧哗的环境里被瞬间淹没。

**的肩膀难以察觉地扭动着,她正用这枚同残破的铜币切割绑住手的绳子。

绳子虽然不算粗,但**的力气实在太小。不一会儿,她的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

忽然,一只皮靴定定地落在笼子前。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