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诅咒的黑铁

作者:BAKA影 更新时间:2016/3/26 18:33:08 字数:2992

第一章:诅咒的黑铁

有些生锈的太刀深深地刺进褪色的华丽长袍中。

血液慢慢浸湿了毫无用处的里层锁子甲,染红了白的发亮的铁鳞。

“怪物……”

这就是魔法师的遗言。

少女无言,把太刀**,毫不在意喷出来的血液,握紧刀柄,利落地砍下了他的头。

灰色的灵魂从他的身体中飘出,少女才把太刀收回刀鞘中。

“渎神之木……没听说过。”少女自言自语道。

少女摇摇头,踢开他的尸体,推开了破教堂的门。

月光从破碎的琉璃窗中照在少女身上,显得有些刺眼。

她的手臂、双腿,还有几乎一半的脸,都是黑色的金属。

踏在木质的地板上,显得很突兀的声音在破教堂里回响。木椅下面藏着的老鼠忽地窜走。

她是个改造人。四分之三的身体都已经被换成机械,但是左眼却戴着眼罩。

她慢慢走向站在祭坛旁的男人。

男人背对着她,似乎毫无察觉,身上穿着和刚才的卫兵几乎一样的厚重板甲,唯一不同的是上面有太阳的纹章,而且看上去伤痕累累。从板甲的尺寸来看,是一个肌肉相当发达的男人。腰上配着大剑,一旁放着一枚熨斗形的盾牌。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是白发。根据情报,他的眼睛也是金色的。

“你,不是拉姆齐吧。”

男人淡定地回过头,直视着少女,

“原来如此……难怪感觉不到你的灵魂,又是那些苟延残喘的白大褂们拼命造出来的东西吗?”

“我是自愿接受改造的。”少女说着,血红的眼睛盯着男人的头。

“来这里,有何贵干?”男人说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当然是杀了你。”少女已经离他只有三步远。

“……”男人挠了挠太阳穴,叹了口气,“无聊。”

“我的几个弟弟,也喜欢摆弄这些科技的东西……但是就是不愿意练习怎么用好自己的剑。”

他说着,捡起放在一旁的盾牌,

“不过,砍了你也没有用。”

然后他把剑丢在一旁。

少女愤怒的脸皱成一团,然后冷笑一声。

电流和冷却液在机械心脏的驱动下迅速流向手臂,手臂周围烧出一片水汽,太刀出鞘,太刀精准地劈向三步外的男人,

盾牌同样精确地在了刀刃的轨迹上,

一声清脆的声音,少女感觉自己的刀砍在了一团有碰撞感的空气上,正当她惊讶这种诡异的手感的时候,盾牌的回推马上就她的重心失去了控制,她在重力的作用下向后倒去。

男人前冲一步,用盾牌的侧面劈打少女机械臂暴露出来的关节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力度之大,两下就把合金做的关节和骨架,外加数十条充当神经和血管的电缆和冷却管一并敲了出来。

前一秒还在快速流动的冷却液仿佛呕吐一般不断喷出,男人甩动了一下盾牌,把那些要喷到自己身上的液体甩了出去,没有一滴沾上衣服,甚至没有沾在盾牌上。

少女想站起来,男人走上前去,把盾牌放在颈部。

“你的头似乎还是人类……打烂的话,应该会让你麻烦一阵子吧。快跑吧。”男人低沉地说,“我知道把你打烂也没有意义。快跑吧。”

少女挣扎着想用剩下的一只手推开脖子上的盾,但是盾纹丝不动。

“你们我早已有所耳闻了——【诅咒的黑铁】。”男人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就是你们杀死了许许多多区域的大魔法师,让那些强大而珍稀的魔法彻底绝种,没有人再会使用……?我还以为,你们早就已经消失了,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还会出现。真是执着啊。”

“对,是我们。哪怕只剩下我一个了,我也要杀了你们。”少女淡淡地说道,“你们灰烬骑士,就是灵魂魔法的继承人吧……?我要把你们十三个都杀掉!”

“被魔法伤害了,所以就要让魔法消失吗。幼稚。”男人摇摇头,语气里带着一些诚恳,“不过其实也根本轮不到你们动手啊——现在这个世界的样子,和魔法师都死光了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

“我是为了,完成约定……”

因为损失了冷却液,少女的身体开始过热,知觉被强制减弱了。

“……可怜。”男人苦笑,把盾牌拿开,若无其事地走回祭坛上。

“妈的,谁把门口站岗的家伙干掉了?”教堂门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

“反正不重要。”男人说道,“赶紧进来吧,你们已经迟到了。”

“倒在地上的这是啥?”少年又问道。

“不重要。”男人说着,像是在打断一个无聊的笑话。

门口陆陆续续传来脚步声,少女数了一下,只有十一个人。

他们不约而同地无视了倒在地上的少女,只有一个和她同样黑发的女人看了她一眼,无声地说了一句:“快跑。”

“那么,人都到齐了吧。”

祭坛上十二个人围成一圈。

“好……我们就开始吧,兄弟姐妹。这是灰烬骑士的秘密会议。我们——”

少女摇晃着站起来,拾起太刀和手臂后,头也不回地冲出了破教堂。

“这样真的好吗?阳太大哥。”

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眼镜的青发少年说道。

“你指什么?浦。”男人——阳太,说道。

“第一,这种看上去就会把我们反杀掉的东西放走了真的好吗?”

浦伸出一只缠满绷带的手指,

“第二,你这样无视她,可是很伤人心的哦?附注,别说她不是人什么的,阳太大哥就没吵赢过我呢。”

浦露出一脸坏笑,伸出第二只手指。

阳太摇摇头,示意他说下去。

浦把双手伸出来张开,

“第三到第十!这么好玩的东西为什么不留给我研究!”

““原因很简单,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阳太清了清嗓子,

“第一,我们灰烬骑士要尽快找到在渎神之木下重生的魔王,并消灭。

第二,明天的太阳升起来之后”

阳太用反握着的大剑震了一下地面,声音依然平静而清晰,

“影山月,因为背叛,从灰烬骑士中除名,并开始对他展开追捕!”

他听了一下,用低沉的声音说,

“并且,抓到之后,

当场处死。”

月下,破教堂外,一片看不见尽头的草原。

少女奔跑着,机械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重。

她倒在了草原上。半枯的草贴在她的脸上。视线一黑。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只是无法睁开眼睛,也无法控制身体。

倒在草原上并不像她“死去”的那个时代那么危险——那个时代,这篇草原还是绿油油的,有羊,自然也有狼。像是这样的晚上,一个人在没有牧羊人指引的情况下在黑暗中行走,绝对会变成野狼的午餐。

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生物都逐渐消亡了。

猫,还存在吗?她突然想。

她还记得那是只黑色的猫,偶然出现在自己家门前。

阳光洒在自己脸上,她用自己的手指摸着蜷缩起来的猫的下巴。猫的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她又摸摸它的耳朵。

就这样不知不觉到了傍晚。

真是幸福的记忆啊。

她在心里对自己冷笑道。

意识逐渐也模糊起来,和黑暗融为一体。

大脑依然是人类的大脑,依然需要休息。

一股刺痛从双手、双脚的指尖传来,生生把少女的意识从无梦的睡眠中拉扯出来。

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身体无法动弹,但是疼痛感却像电流一样源源不断地传来。

她甚至无法喊叫。只能【意识】着这股疼痛。

这是幻痛。即使失去了肢体,大脑依然误认为肢体存在,并且产生了痛感。

她从“死”中重生已经有两三年了。每次进入睡眠,都会感觉到这种强烈的疼痛。

“你还好吗?”

忽然,一个声音从无意识的黑暗中传来。

疼痛减轻下来,但她依然感觉到指尖像是电流来回流动般点点刺痛。

首先有感觉的是躯干,接着是手臂、大腿,然后逐渐蔓延到指尖。

大脑的信号传到了身体上,但是视线还没有恢复。她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以释放疼痛感。

要想结束自己其实很简单。头骨的硬度远没有机械臂的硬度高,只要给自己头来一拳,基本上就死定了。

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她不能这么做。

“还痛吗?你已经没事了。”

这次她辨认出这是个小女孩的声音。

让意识扫过自己的身体,确认自己的存在——

双腿,完好,双臂,右臂被截断,躯干完好,头部完好。

自我意识,正常。

“你的名字是?”

她突然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像一个陌生人的名字,真奇怪。

陆苇。

不,不奇怪——她已经算不清,上一次被叫这个名字,是多久以前了。

“你……是谁?”

陆苇试着回话。

“我……?”

小女孩的声音迟疑了一会儿,

“我是……

……魔王。”

陆苇被电击般直起身体,睁开双眼,仅存的机械手狠狠地掐住了——

一个黑发的、衣着破烂的,小女孩。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