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叛逆的白影

作者:BAKA影 更新时间:2016/4/1 17:29:34 字数:2329

杀死魔王的传说勇者,名叫影山创。

他并非生下来就是白发金眸,而是因为他比谁都想要让世界和平,获得了神最后给出的奇迹——灵魂魔法。

不论是活物还是死物都有灵魂,一般来说形体被破坏后,灵魂会即刻消逝在空气中。

但是影山创获得了神的一小部分权力:回收灵魂,把这些灵魂化为自己的一部分。金色的双眼可以看到灵魂波动的强弱,判断对手的强弱。

在旅途中,他只需要杀死怪物就可以恢复体力、治疗伤口,与同伴一起斩杀的无数妖怪、恶魔都会化为勇者的各种力量——臂力、集中力、观察力。

就是凭着这股力量,影山创不仅杀死了魔王,也吸收了他的灵魂,他的意志控制住了魔王的灵魂,因此获得了永生的身躯。

这股力量当然也随着血液传给了他的后继者们——

只要这股力量还在,勇者就会不断进化。

就算再强大的恶魔也能一定能战胜——

“可悲。”

白发金眸的青年冷笑着摇摇头,把书扔到脚边,

“这不就是不伤害别人就活不下去吗?”

皎洁的月光照在他白的有点发灰的皮肤上。他长得和在教堂里的阳太非常像——但是体型和面容都没有那么粗犷,而是更清秀一些。脖子和双手几乎是皮包骨头,颧骨的形状隐约可见。本来就细长的双眼轻轻眯着,在白发下若隐若现,总是一副在细细观察猎物的样子。盔甲外穿着带着兽绒的黑色风衣。

他就是影山月。背叛了勇者的后裔——灰烬骑士团的,被除名的骑士。

月看着坐在篝火对面的黑发**。

漆黑的杂乱的乱发在月光和火光的照耀下,显得就像是野狼倒竖起来的毛一样。

也只有这一点,能让人联想到她是魔王(转世?)这一点了。

影山月咂咂嘴,

我说,这魔王,连个恶魔的犄角都没有啊?

“你还想读吗?”他问道。

“这些事,我都知道的。”**魔王点点头,漆黑的眼睛凝视着篝火,火光在漆黑的瞳孔前闪烁着。

“我想也是?”影山月用脚把那本破破烂烂的书踹进篝火里。

篝火跳动着,底下的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时飞出带着火星的余烬。

“你为什么要救我?”

“……原因很多。但总之,就是好奇吧。”

影山月用直剑扒拉了一下篝火,让火焰烧得更透彻一点。

“人类总是很好奇。”**魔王低下头,看看篝火。

“比如说,为什么身为魔王,灵魂却弱小到几乎看不见波动。”影山月说。

“我的灵魂其实都被他夺走了。”**魔王毫无感情地回道。

影山月细细地观察着**魔王的脸,怎么也看不出怨恨或者别的类似的感情。像是在重申一个重复过很多次的事实。

“再比如说,为什么神创造了这个世界却也要创造不幸,创造恶魔?又为什么要抛弃这个世界,再也不在人类面前现身?”

影山月隔着篝火,盯着魔王,瞳孔中的火光闪烁着。

“……”**魔王沉默了。

“不如说,如果真的有什么‘神’存在的话,这种事情发生怎么会发生?”影山月没有收回视线,质问道。

“存在。”魔王没有抬头,“我亲眼见过。”

“……怎么证明你没在说谎?”影山月冷笑道。

“现在,你用这把普通的剑,一抬手就能杀掉我。”魔王淡淡地说,“而且,我也没说谎的动机,不是吗?”

“……那么,到底为什么?”影山月的眼睛眯得更细,仿佛能从里面射出毒液。

魔王沉默着,只是摇摇头。

她并非不知道,而是不想回答。影山月的直觉如此说道。但他也不能就这么威胁她讲出来——其实那样更不能保证她说的是真话了。

这是影山月的经验之谈。

“太阳要升起来了。”

他望着远处泛白的天空,那里的星星正在慢慢地消失着,

“总之,只要我履行约定,把你带到老爹那里,你就会告诉我怎么找到神,对吧?”

是的,杀死魔王的勇者——影山创,还活着。现在居住在最北边的归途岛上。

被判死刑的重犯,都会从王城被带往那里。许多犯人都在无边的冰原上奄奄一息,但押送者不会允许他们死去。他们要被影山创亲手杀死——归途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准确地说,”魔王订正道,“我能告诉你,神的灵魂在哪里。”

“确实很像魔王才知道的事情。”月嘴角轻轻上扬。

**魔王露出与外表年龄毫不相符的复杂笑容,点点头:“你血脉里的力量可以把它夺走。成为神的话,就算你的好奇心再怎么过分,也可以满足了吧。”

月什么也没说,眯着眼睛盯着渐渐熄灭的篝火。那微小地跳动着的火苗在阳光下显得越来越不起眼。

“你不想拯救这个世界吗?”魔王问道。

“熄灭是火的宿命。”月把最后的火星也踩灭,把灰烬在那一小块土地上抹平,“爱的火焰也好,恶魔的黑火也好,有什么证据说明它们非得是特别的吗?说到底,这个世界之所以存在,不过只是某个神明大人的突发奇想罢了吧。”

“是吗。”

月敏锐地捕捉到了魔王这一丝哽咽和颤抖的声音。

大概是在可怜自己的部下吧。月在心里冷笑一声。

“擅自创造黑暗和光明,擅自创造生命,擅自毁灭生命,擅自抛下这个世界。如果真的存在神的话——”

月眯起眼睛,目光中的怒气指向着某个并不在眼前的存在,

“他·根·本·就·没·有·为·这·个·世·界·的·存·续·做·出·过·任·何·努·力!”“也许吧。”魔王应和道。

“不过,也许我并不了解真相。也许事情不是我想的这样。”月笑笑,摇摇头,“让你听到无聊的话了,不好意思。”

这哪是不好意思的语气——魔王想说,但还是没说。

月站起来,望向北边的雪山:

“走吧,去暖流镇。那里大概会有歇脚的——”

月说话的声音被金属碰撞的声音打断。

漆黑,有着细致白色雕纹的箭被打落在地上。魔王甚至没有看见月抬起手挡下这支箭的过程,只是听到了声音,回过神来,白色的直剑就已经在半空了。

然后,月的兽皮风衣缓缓落下。

“果然来了啊。”

月转过头。逆光让他的脸上蒙上一层让人害怕的阴影,双眼的金光宛如饿狼,

“所以说——弓箭和长枪,哪有人这样搭配武器的?另外,你的箭术真是烂透了。”

不知何时出现在十米开外的,是一个蓝发苍眸的青年。他皮肤晒得黝黑,身上穿着轻便的游侠装备,蓝色的底色上描着金色的草纹,胸口上刺着一个水滴的徽章。背后横着一把长枪。

箭已经搭在弦上,弓也拉满了,银色的箭尖直勾勾地指着月的脑袋。

“影山 巡。”月轻轻地报出他的名字。

巡露出虎牙地笑了,苍蓝的双眼蓦地发出金色的光芒——

“应该叫二哥吧!你这个畜生!”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