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充说明

作者:久囧 更新时间:2020/1/18 21:55:36 字数:2184

纸条上写的字是个情理之中但我却没猜到的回答。

这么一想也是,碎生组织既然仇恨上主,那么肯定就会对上主捣乱,这么理解的话,女生世界中的所有不合理貌似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不过奇怪的是,上主竟然没有阻止碎生组织捣乱,是因为对自己的强大充满自信吗?还是说上主是在诱导碎生组织,使其做出这些捣乱行为?

收集完所有的纸条再来推测才会更准确吧,就先不思考了,把所有房子的纸条收集完再回去思考吧。

于是,为了收集纸条,我搜察了所有的房间,结果没有看到一张纸条,所以我离开了房子,决定向下一栋走去。

天色渐渐昏暗,几粒小雨点打在了我的脸上。我赶忙停下车,穿上雨衣,顿时雨势变大了,我便迅速的坐上自行车,但此时我在右斜方看到了一辆黑色轿车在向我开来。

“白其,上车,自行车的话放在后座就行了。”董姐打开了车门,说。

“好...好的。”

由于这句话像是对我的命令一般,所以我以我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命令,并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董姐看我上车后,便启动了车辆,嘴角微微的开始上扬。

“白其,纸条是我贴的哦。”

她冷不丁地说了这句话,我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两三秒,之后才思考这句话的意思。

哈?

即使是开始思考了,但我还是没有理解到这句话的意思。

“也就是说,我是知道关于女生世界的事的。”董姐像是看出了我不能思考的事实,于是继续说明来帮助我理解。

“但,怎么可能,你,不对,为什么,还有……”我语无伦次地说着,当意识到之后,我的声音渐渐变小了。

董姐笑着看着这一幕,并不慌不忙地开始说明。

“上主联系过我了,并把你在女生世界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了我,可以嘛,白其,竟然隐藏得这么好,作为一个到过异世界的人,心境竟然可以这么平和,可以嘛,白其。”

董姐的语气中并没有讽刺的语气,只不过用词和停顿上颇有讽刺的意味。

看来上主没有跟她说我的情感一直在被控制这个事实,也就是说,在上主看来,有些东西得向她们这些没到过异世界的人隐瞒。

对话小心点就是了。

“你就不惊讶吗?”我问道。

“这么快就恢复冷静了?可以嘛,白其。如果说惊不惊讶的话,在纯语告诉我你发烧的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惊讶过了。”

阴雨朦胧,乌云蔽天,雨点不断地敲打着车窗,和温暖的车内不同,车外的雨风异常凛冽。我到底是在车内还是车外?

这个人貌似对我了如指掌,仿佛我的一切举动都在她的预料之中,她通过纯语知道我在雨城经历了什么,通过上主知道我在女生世界经历的事,大概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她脸上的得意笑容从未变化过。

我发烧的那天发生过许多不寻常的事:碎生组织引发了兰心的不合理,而且在我用时间暂停这个能力的时候发生了世界混乱。而她刚好就是因为发生了这些事的那一天而惊讶,大概率是猜到了什么。

在上主跟她联系之前,她就猜到了什么。

“你当时不可能地发生了特殊的位移,是吧?在你发烧的时候,是不可能在不被纯语发现的情况下,从房间走到门口的。”

“不会是因为纯语没注意到吗?”

“她不可能会傻到这种程度,因为她……。对了,我还没有正式地跟你做过自我介绍啊。我叫董梦蝶,我和纯语一样,目前在中科院进行研究。”

中科院……,貌似什么十分不得了的词语被说出来了。

“我和纯语都是作为研究雨城的动力气象学研究生居住在雨城。毕竟你也知道雨城的天气有多特殊,在涡度和比湿都不对等其它反面情况下还可以造成雨城这种天气,对于我们这种内行来说真的是太不可能了,就像是一加一等于三了一样。”

“所以对于雨城的研究,现在是已经被国家当作重点保密工程来对待了的。那么像我们这样的研究者,就必须俱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所以在回来雨城前,我和纯语都被训练过一阵子。”

“正因如此,纯语是不可能傻到连一个发烧的人的脚步声都听不出来的。”

“因而,我让纯语带你到我这儿来,好好地秘密地将你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番。”

原来如此,我说我为什么记不起在董姐家到底做了什么,原来是被秘密检查了啊。

“不对!很失礼吧!没经过我的同意就秘密地将我全身上下都检查了?”

“当时你是同意了的啊,虽然是给你灌了点东西之后。”

“不对!灌东西这件事就已经出格了吧!”

“那也是你自己要喝的,喝的上头了就让我们灌你。”

“不对!那我是怎么没有这件事的记忆的?”

“那时候你自己看上了一个女仆小姐,就一直盯着她看,然后就被女仆小姐影响了啊。以至于忘记了那段记忆。”

“不对!……貌似没有什么不对了。”

“总之,当时的情况是你半推半就的服药并接受检查,检查完后被我们的人催眠,失去那段记忆后又被纯语带回去。没有不妥的吧?”

董姐开着车,调皮地笑着看向我这边,头发微摇,亮眼笑视。你是小孩子吗?这么喜欢欺负我,还这样对我笑,是想调戏完我后再给我颗糖吃?

“好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没办法。”董姐已经晓得了上主和佐佑的存在,那么相比起来这些违背人权的事情大概也就没那么重要吧,于是我也选择了开玩笑的方式,将这个话题带过。

“不管怎样,现在这些话题都不重要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过来接你吗?”

“为什么?”

“上主具现化了。”

“顾名思义的话,我可以摸到上主了?”

“对,而且还是个超级美男子哦。”

“那我不感兴趣了。”

“这跟你感不感兴趣无关,感兴趣也得去,不感兴趣也得去,因为一旦上主具现化,碎生组织就可以对上主处刑了。”

嗯?

……

这不是十分不得了的事情吗!

“嘛,反正与我无关。”

董姐再一次的露出了调皮的笑容,与上次无异,像是真的与她无关。

董姐笑起时那迷人的脸庞让我感到安心,因为那像是在告诉我所有麻烦事都与我无关。

也许这件事确实没有那么不得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