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6:等你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7/11/22 21:46:31 字数:3186

清晨,一夜雨幕似还不肯止休,微风平添几分寒冷。骤雨好像一下带走了昨日夏季残留的温存,给过往的路人点上秋装。

农历九月二十日,秋虽未至,可这场连绵的秋雨却已把秋意送至。

北方的时节,总是比南方的冷些。顾墨笙披上一件外套,虽然他的身体总是冰冷的,感觉亦早已麻木,不觉寒暑也不分冬夏,可习惯二字不是随便就能改的。似乎多加一件衣服就能够驱走那恍若极度深寒的冷意。

他能透过门缝看到早已静候在门外的浅雪宫幽,能够看到她撑着的那把红色小伞,能够觉察到她仿佛穿透门板看到自己的目光,直到她将那把红色的小伞放在了门口,淋着雨离去。

良久,顾墨笙才深深叹了一口气,无论什么事情,开始都是最难的,这也是他最不愿意去面对的事情。可是他知道,这条路上没有轻松与愉悦,有的只是残酷和疼痛。那些疾病犹如跗骨之蛆,若不剔骨三尺,刀刀入肉,怎能驱除?难就难在,他走的道路,无论开头,过程还是结尾,都是困难的。

……

浅雪宫幽走在路上,她的头发和衣衫都已经被雨水打湿,可她却浑然不顾。纵然因为寒冷已经让她脸色发白,嘴唇略青,可是她的眼中似乎有火焰在燃烧一般,这股火焰若不能熄灭,待它越烧越旺,终将焚尽一切,也包括她自己。

“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我?”浅雪宫幽自言自语道,“是因为我问了那个问题吗?是因为我勾起了你不愿想起的回忆吗?还是说,过去的一切都是你在玩弄我的情感?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的想法,不可能不明白我的感情。可是,你明明看到我站在门外,为何不出来见我?你平时明明总是早早出来等在门外,等我出现的那一刻,然后再嬉皮笑脸的凑上来。”

一个人越是在意某件事物或者某个人,就会越发患得患失。即便是普通男女在谈恋爱的时候也会像是精神病一样,一有风吹草动马上草木皆兵的样子,只要对方有一点不同或不合自己的心意,马上就会胡思乱想,情绪翻涌。而浅雪宫幽此刻的情绪更是不必多说。

一般人在这种时候,一边想要马上见到对方,另一方面又害怕见到对方,这种矛盾的心理状态持续在恋爱初中期的每个阶段,那种仿佛猫爪紧挠慢抓的感觉能把人折磨疯。

而稍微偏激一点的人,就会很容易走向极端。浅雪宫幽第一次在心里有了对某个人的情感,这情感来自顾墨笙潜移默化的存在感,来自他对浅雪宫幽的影响。平时看似平淡,可一旦出现的时候对浅雪宫幽这样的人却具有无比的冲击力。

她的心中一方面有一种害怕,对于失去,对于渴望而得不到的害怕,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情绪。另一方面又升起一种疯狂,强烈占有的疯狂。

告诉他,把事情全部挑明,让他彻彻底底明白并接受自己的感情。如果他不接受呢?

那就逼他接受!

可若是如此的话,那么也就注定今后再也无法看到顾墨笙嘻嘻哈哈的样子,再也没法如同过去般轻松快乐,再也没有他的笑脸。浅雪宫幽的世界好像被一刀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黑暗中伸出无数的手,想要撕扯抓住什么,就算将其撕成粉粹也要拿在手里。而另一边,则是那副被暖色调填充完满的蜡笔画,它正在不断褪色,变得如同另一半一样被死灰和黑暗占据。

不要,我不要,我想这样子!浅雪宫幽用力摇头,她不想失去这种感情,不想它变色变味,她想要的就是那种和他相处的快乐,就是想要那种心里面被填补的感觉啊!

“砰!”

浅雪宫幽没有注意,撞到了前方一个人的身上。

“嗨,我说!”那人回过头来,挂满环的脸上带着怒意与张狂,可一看撞到自己的是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儿马上脸色转变一百八十度。尤其是他看到浅雪宫幽那已经呈现半透明状的衣物后更是心猿意马。

一低头就能看到紫苏色的文胸中包裹的玉峰绝对已成规模,脸蛋更是可以打到九十分以上。今天老子转运遇到了个极品妞!而且凭他江湖老手的经验可以得知,眼前这妞绝对是失恋了,大雨天不打伞还失魂落魄的样子,不是失恋老子自宫割掉鸟!

“我说小妹妹啊,看你的样子是失恋了吧,有什么大不了的,要不要哥哥我带你去寻点乐子啊?保你转瞬忘记这些不快!”带环男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紧盯着那紧贴在衣服下的凸起,喉结更是忍不住滚动了一下。

浅雪宫幽没有理会,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家伙,只是一个人向前走去。

“呦呵,不理哥哥。”带环男迅速向着四周看了几眼,这里本就处于比较僻静的地方再加上下雨的缘故,所以四周看不到人影。而且,能上一次这种级别的妞,那就算进去待上一段时间也是值了,MMB的老子这辈子还没玩过这个等级的女人呢!

带环男不再犹豫直接一只手拉住浅雪宫幽的胳膊,拖着她就想往附近他所知道的某个旅馆去。

“小妹妹,你现在悲伤难过,我是可以理解滴,但是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看你衣服都淋湿了,要是生病了该怎么办?来来来,哥哥我好心,带你去找个地方暖和暖和,再让你高兴高兴,保证你啊,乐不思蜀!”

浅雪宫幽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抓住,才抬起头来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这一抬头让带环男更加心动了,刚才低着头看得还不是非常清楚,这一抬头看清了浅雪宫幽的全貌,被雨水打湿的脸庞微微发白,有种令人怜惜的美感。带环男一时间**上脑,MD,就算坐两年牢都值了!

“放开我。”浅雪宫幽的声音如寒冰一般,布满血丝的眼中带着杀意。可现在大脑已经完全交给下半身的带环男却没有发现他自以为的羔羊其实是洪水猛兽一样的存在。

“好了,别挣扎了小妹妹,跟哥哥我走吧!”带环男不给浅雪宫幽说话的机会,一只手就要捂住她的嘴巴。

“咔擦”

带环男想要去捂住浅雪宫幽的手耷拉下来,看样子似乎已经骨折。而他本人则是呆呆看着这一幕有些愕然,似乎对刚刚发生的一切还十分茫然。直到痛觉神经反应过来,胳膊上传来的刺痛才让他忍不住哀嚎起来。

“艹尼玛的,你个臭**居然敢折了老子的手,MD老子弄不死你!”带环男一边哀嚎一边怒骂,同时心里被激出火来,此刻他不禁要强女干浅雪宫幽还要狠狠蹂躏她,他非要干死这个**才能解心头之恨!

他那没有读过太多书的大脑甚至没有思考过为什么区区一个女孩子有这么快的速度这么利落的身手,他那浅薄的目光让他看不到浅雪宫幽脸上凛然的杀意。他从始至终也只认为眼前的女孩子是个可以任由自己玩弄的羔羊,而这也将他自己推进了死亡的深渊。

“咔擦,咔擦”浅雪宫幽连续卸掉了带环男的另一只胳膊和一条腿,此刻如同死狗一样趴倒在泥水中的他才真正知道了恐惧,才明白自己招惹了一个怎样可怕的存在。哪怕他倒在地上看到了浅雪宫幽雪**嫩的大腿和若隐若现被蓝白条纹裹住的私密处也再也无法升起一点点欲望来了。他那肮脏污秽的某处早已吓得萎缩连头也不敢抬起。

“求,求你,求求……”因为疼痛和恐惧,带环男连句完整的话都已经说不出口,一米八多的他在仅有一米六五的浅雪宫幽面前却如同一个小鸡崽般。在他的眼中,原本可爱的女孩子早已化身为恶魔,本是娇美的面容也变得恐怖起来。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下半辈子估计都不会再喜欢女人了,而是会依靠在健硕男人的怀里终生寻求安全感。

可惜,他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在某个无人的小巷之中,一个穿着皮衣脸上带满环状装饰品的男人倒在雨水中。他的双眼怒睁,几乎要从眼眶里挤出来,四肢都呈现出诡异的扭曲,而脖子整个凹陷了进去。他是窒息而死的,而掐死他的人仅仅杀死他还觉得不够,直到将他的脖子都要掐断才收手。而在此之前,他脸上的表情告诉人们,他还遭受过别的痛苦折磨。

若无意外,他会被某个路过的行人发现,然后被警察收尸,最后起码还能被家人领回去化为一撮灰供着——如果顾墨笙没有来的话。

顾墨笙从一开始就在,默默看着这一切,直到浅雪宫幽离开才出现。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那是浅雪宫幽曾用过的化尸剂。伴随着雨水,这个曾经为非作歹的小混混带着他生前的种种劣迹流进了下水道中。

春风能化雨可终究难融川岳之冰,顾墨笙也曾想过,是不是可以用更加温和的手法来治疗病娇。可终究换来的只是长久压抑后的更大爆发。

既然如此,你杀吧,你疯吧,你去宣泄所有的怒火和不满吧。在你无法善后的时候我会出现,在你要杀不该杀之人的时候我也会出现,而在你终究想通一切的时候,明白一切的根源是在我身上的时候,你拿着屠刀带着杀意和疯狂回首,我会站在原地等你。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