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7:过渡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7/11/23 21:47:08 字数:3040

提摩太前书说原罪,它是人类生而俱来的、洗脱不掉的罪行,它存在于我们的根性之中,不可逃,不可免。

作为一个心理医生,顾墨笙眼中的每个人都是病态的,甚至包括这个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病即是罪。

恶行即痛苦,恶果便是死亡。

比如高乐,再比如之前的那个混混。若非其恶念,若非其色欲,或许也不会招致死亡吧。

可浅雪宫幽呢,她的病症更加严重,她的恶念也更加可怕。在杀死了带环男之后,她心底的某种病症显然再一次复发,之前所有的悲痛之情,对顾墨笙的占有欲望,还有那份莫名的嫉妒心理,如今都化为了一种对于杀戮的嗜欲。

因杀戮可以带来兴奋,带来生理上需求的满足从而暂且缓解自己感情上的空洞。这便是转移。

无论借用酒精还是尼古丁,甚至是卡洛因,都不过是因为能够通过它们来暂时满足肉体,麻痹神经,忘记忧愁。

人类,总还是太脆弱了,精神需求也好,自我放纵也罢,不外如是。而当情绪爆发时,只堵不疏,会崩溃;任由欲望纵横宣泄而不制约,会毁灭。权衡两端,保持平衡,那才是一名真正优秀的心理医生该做的事情。

所以,在浅雪宫幽杀死高乐之时,顾墨笙没有阻止;当浅雪宫幽杀死带环男的时候,他依旧没有阻止;而当她对李雅欣有了杀意的时候,顾墨笙出手了。

手里两根小巧的银针精准的**了两个女孩的脖子上,那针尖上涂抹了强效麻醉剂,能够在瞬间使人昏厥过去。

这甩针的手法如果被旁人看到一定会相当惊叹,而且肯定不会相信顾墨笙只是一个心理医生而不是一个专业的采花贼或者名侦探。

麻醉针的效果大概只能持续不到半个钟头,顾墨笙想了想,将李雅欣放在了教学楼的旁边并匿名给学校值班处打了个电话说,有一名女学生昏倒了。然后才把浅雪宫幽带回家。

随着一路上背着浅雪宫幽,那曼妙的身材不可被湿透的衣衫阻挡,滚圆的饱满狠狠挤压在顾墨笙的背上,还有那滑腻腻的皮肤,隔着两层湿了的薄衣衫如同**相对一般紧贴在一起。

对于这一点,顾墨笙则是在心里大呼可惜,他,他MD,我身体知觉接近于无,根本感觉不到好不好!

这就好比,把一个全身**,妖娆妩媚的小妖精放到了一张温软的大床上,那小妖精还不断做出各种诱惑姿态欲邀你解锁各种没羞没躁的新姿势,可当你脱光全身衣服,准备提枪上马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原来自己是不带把的!

顾墨笙在苏醒之后就发现了,自己虽有五感,却没有太多的触觉感知能力,身体冷而不僵,死而不腐,损而不坏,他也无法定义自己到底是一个僵尸呢还是一个活死人呢。但是从那一天开始,顾墨笙发现自己只要心脏不受损,就不会再死亡,身体的损伤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一点点自我修复,这相当于变相的不死之身。当然了,也从那时开始,顾墨笙的某个地方也似乎没有了反应,这就是所谓的虽未练葵花却已是教中之人啊!

打开房门,顾墨笙将浅雪宫幽放回她自己的床上。在此之前他早就暗中备用好了浅雪宫幽家中的所有钥匙,必要的治疗环境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她醒来之后,不会记得有关顾墨笙的事情,她只会以为自己在迷迷糊糊中回到了家里,而李雅欣那边也是一样,并不会知晓自己是如何昏倒的。

睡着的浅雪宫幽又是另一番风韵。她的眼睫毛很长,安静的睡容看上去就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这让顾墨笙想起了记忆中的那个女孩子,她们在沉睡中都是一样的美丽,安静的时候多么可爱,像是掉进尘世的天使。可惜,若是她们能够这样一直安安静静睡下去该有多好。

人心太复杂,世界太喧闹,而情感这样东西,又太多变。顾墨笙记得自己曾在书中读过这样一句话:

命运善嫉,总吝啬赋予世人恒久的平静,总猝不及防把人塞进过山车,任你怎么恐惧挣扎也不肯轻易去停下来,非要把圆满的颠簸成支离破碎的,再命你耗尽半生去拼补……

无论是她,是我,还是你,我们其实都一样,都在命运的指使下,去拼命找那生来缺失的东西。

她的希冀,我的生命,你的爱情…….

顾墨笙曾经学习心理学的时候一直以为,病娇或者说心理病患者,她们的生命中缺失了某样东西,所以才会如此渴望的去寻找,去填补生命的空洞。可是后来他明白了,原来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里都缺失了某样东西,需要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寻觅,去填充。

所以,这个世界上才会有一个另一半,才会有爱情的存在,才会在这场名为人生的路途中邂逅或者遭遇到那么多的人。她,他以及它,都是你生命的一部分。

顾墨笙轻轻在浅雪宫幽的脸颊上一吻,记忆中的人影与此重叠,他没有将她当成她,而是带着对她的那份歉意和愧疚来弥补她。顾墨笙在死去又活过来的那一刻就明白了,他会用余生的时间去弥补一个又一个的空洞,那是这些女孩子心中以及生命中的空洞。

天空不再阴霾,虽然不知道它何时又会乌云密布又会大雨临盆电闪雷鸣,可是总在此刻见到了阳光。

走在路上的顾墨笙,他的心脏忽然猛然跳动了一下,这跳动是如此有力,带着一股生机与活力,这股力量瞬间到达四肢百骸,传递到他的十指指尖。他有些不可思议的摸了摸脸庞,触碰的那里,传来一丝丝微凉。

知觉,好像回来了……

翌日,浅雪宫幽从床上醒来,虽然麻醉剂的效果只会持续半个小时,可是身心的疲惫却让她整整睡过了十几个小时,没有得到充分休息后的神清气爽,反而觉得脑袋有一丝丝昏胀,这是过渡睡眠造成的轻微后遗症。

猛然想起昨日发生的一切,无论是顾墨笙的避而不见还是被自己杀死的带环男,这些记忆零零碎碎最后形成一个整体,重现在浅雪宫幽的脑中,最后定格的却是自己在放学后冲进校园,见到了还没来得及离开的李雅欣。当时,自己是想将她杀死的。浅雪宫幽心里一惊,她已经记不得自己是否这样做了,而如果一切已成事实的话……

她不敢想象,李雅欣到底还是在浅雪宫幽的心目中留下了一丝丝的位置,那是她仅有的可以用“朋友”两个字来标签的人。而更重要的是,若是自己在学校里将她杀死,那么可以预见,她的人生将会在此终结。

带着一丝茫然,一丝恐惧,一丝后怕,浅雪宫幽如同牵线木偶般坚硬的走出房门,无论结果如何,她必须要清楚。而且,她想要见到那个人。

“早啊,起那么晚,上学要迟到咯。”如同往常一样的打招呼声响起,浅雪宫幽转头便看到了顾墨笙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脸。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顾墨笙摸了摸下巴,“还是说我左转45度被阳光照耀的侧脸过于迷人让你无法自拔?”

对于顾墨笙的俏皮话,浅雪宫幽并没有理会,而是认真看着他的面容,似乎要将之印在脑中。

“我可能要走了。”浅雪宫幽说道,“但是有一句话我无论如何都要说,在我意识完全清醒的现在,我必须要告诉你,顾墨笙,我喜欢你。”

“谢谢。”在浅雪宫幽有些紧张的面容下,顾墨笙笑了起来,如他自己刚才所说的一般,他被阳光照耀到的笑脸非常迷人,至少在浅雪宫幽看来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被这张笑脸吸引,被他那嘻嘻哈哈的性格吸引。

可随即,浅雪宫幽的眼神闪过复杂的神色,她的心里同样异常矛盾。只因为她的脑海里蹦出了一个想法:既然可能会回不去了,可能会被人发现最后被抓起来。那么,何不趁着现在掳走顾墨笙,带着他远走高飞逃到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呢?这样的话,不就可以永远把他留在身边了吗?

这突如其来的想法让浅雪宫幽自己都吓了一跳,可是却在她的脑海中怎么也挥之不去。

终于,她眼中的复杂和犹豫变为了决断。

“顾墨笙,我知道你曾经有过喜欢的人,也知道你可能不会喜欢我。但是,至少给我一个拥抱好吗?”浅雪宫幽的脸上带着希冀,可是眼中的却有着一丝诡异的神采。

“好。”顾墨笙点了点头,慢慢走近浅雪宫幽,他自然看出了浅雪宫幽那一丝不对劲的情绪,也发现了她正在暗暗蓄力的双手,似乎下一刻就会对着自己发起攻击。此刻的浅雪宫幽在顾墨笙眼中已经变成了一只饿狼,正在蓄势待发准备将猎物扑到。可使,他却对这一切视若罔闻,只是一步步走到了她的前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