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22:大火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7/12/13 20:04:10 字数:3425

从厕所里走出来,那股熟悉到几乎凝固到血液里的消毒水味道扑面而来。

医院的气息。

那是一种充满死亡、病菌、生命、痛苦各种混合在一起的复杂气息,让人分辨不出里面究竟是甜还是苦。

有人在这边因为新生而欢呼,也有人在那边因死亡而发出恸哭。

真是无趣到极致的世界。

可怜的人类。痛苦的人类。悲苦的人类。愤怒的人类。充满怨恨的人类。自欺欺人的人类……宁愿在命运之下苟且偷生的人类。

在神的俯视下,像狗一样活着就好了。

明明前后左右上下,无论天花板地板还是墙面都是一片雪白,可是在阮筱筱的眼中,这里却成为了一个腐烂到极致的世界,犹如胃壁脏器的黑血红色像是浆糊一样被不负责的粉刷匠涂在墙上。

这是地板吗?可为什么走在上面就像是走在一具具不知分解了多久的尸体上面?看呐,那一个个穿着死囚服的病人们,他们支付沾满不知多少人汗臭味的金钱企图延续那同样肮脏的生命。可是啊,却不知道,辛辛苦苦流着泪流着血付出的一切,只不过是为自己的死期填上一个看上去漂亮些的数字罢了。

哈,可笑的人儿。他们难道就没有看出来那些用白色和粉色伪装成翅膀的家伙们就是一伙背弃上帝信条的吸血鬼吗?

连恶魔都能穿上代表神圣的牧师袍来扮演神甫,何况是用无数生命装点荣耀的欲望奴隶们呢?

天使和恶魔在上帝面前宣告的誓言是相同的,愚昧的世人该怎么去区分哪个是真心哪个又是谎言呢?当一无所知之时,对死亡的恐惧让他们慌不择路,只能签约买命。所以说,到底何为生的快乐,又是何为死的痛苦?

如果生而便是悲苦,那还不如让我来为你的死求一个解脱。

阮筱筱站在病房门前斜侧37度左右的位置,这里刚刚好能够看到里面的场景,而里面的人却看不到她。从神的视角来观察凡人是一件愉悦的事情不是吗?

可惜,凡人又怎能理解伟大二字的真正含义呢。好像当初自己杀死的那只小狗,一个卑微的生命可以告诉我们死亡的真谛,可愚昧的人们只把这当成罪恶。不能接受那些可悲而又可笑的凡夫俗子用看待怪物一样的眼神来看待自己呢,所以自己才会把他们的眼睛挖出来。

爸爸妈妈也是一样呢,明明他们最能了解创造生命和杀死生命的**,可却反而将自己关进了医院之中。在那个禁闭的世界里,白色和黑色一样单调乏味。阮筱筱才意识到,原来神也是孤独的,从不被理解的孤独,到无人接近的孤独,最后连思想都是孤独的。

如果一个自己不够,那么再多创造出一个又如何呢?这样想着,阮筱筱将自己的人格一分为二,一半纯洁,一半疯狂,一半天使,一半恶魔。

天使和恶魔彼此不理解,纯洁和疯狂彼此不相容。于是纯洁的那个沉睡,疯狂的那个继续分割。一个又一个,我有九个人格呢!

有聪明机敏的,有冷漠淡然的,有好奇天真的,有活泼开朗的,有疯狂残忍的,有愤怒狂暴的......你,喜欢哪一个呢?

直到那一天顾墨笙的出现。我有九个人格,你却直接杀了六个。剩下的三个,一个是永远沉睡的纯洁,一个是压抑困住的疯狂,还有一个是无法自拔的痴恋。

三年的相思折磨,相见后的不能得,痴恋疲倦沉睡,疯狂取而代之。我是你,你也是我,你喜欢他,那么我就成全你。

阮筱筱的目光停留在顾墨笙和浅雪宫幽二人的身上,那眼神如同上界的神明俯视着下界的凡人。

这个世界上多余的东西太多,只要有你就足够了,其余的,我来毁掉。

……

顾墨笙这两天有些心绪不宁,一方面是阮筱筱忽然不知所踪,自己已经找遍了整个医院以及四周,可是都没有发现她的踪影。顾墨笙知道她手里有陈茗的手机,可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这让顾墨笙担忧阮筱筱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另一方面,出现了一个名叫孙莉的女警察,她就像是一只苍蝇,没完没了的在周围晃荡,让人烦不胜烦。明明自己都打了两次招呼,让那位朋友帮忙叫警察不要来骚扰自己了,可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要说起来,她也没干什么,就是会在苏晨所到的每个地方出现,然后用一种审视犯人的目光看着自己,问她什么也不说,最多就是回一句:大道朝天,各走一方。怎么,这地方你家包的?

那种理直气壮的态度,如果她不是个女人,顾墨笙觉得自己早就抽她丫的了。

除此之外,顾墨笙还隐隐约约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好像马上就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在这个如往常一样的夜晚,两声爆炸惊醒了所有在睡梦中的人,冲天的大火在医院中间的楼层燃烧起来。与此同时,所有的电路全部断线,整个医院大楼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只有第十三和十六两层之间的火焰在这个黑夜中点亮一方的夜空。

“发生什么事情了?”浅雪宫幽听到那一声爆炸以及伴随而来的无数吵杂之声。

“着火了。”顾墨笙沉声说道,脸上带着少有的严肃。他从窗户向外看去,发现无论上面还是下面都有火光闪烁着。

“不要怕,我现在带你离开。”以火势的蔓延程度来看,估计很快就到达这一楼层来,毕竟火源距离他们所在的十五楼实在太近了。

先将棉被淋上水,然后把浅雪宫幽包了起来,至于顾墨笙自己只是把衣服打湿就完了。他的身体与常人不同,虽然也不能在大火中待太久,不过一点点的高温和烟雾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这样子反而行动自如一些。

不再犹豫,顾墨笙背起浅雪宫幽就冲出了病房,可当走到外面才知道场面到底有多么混乱。

这里是医院,而且是市里最大的医院,光是病人恐怕就有近万,这还多亏是深夜,没有太多的人流量。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里的多是一些住院的重病患者。他们中有许多甚至无法正常独自行动。这是一场灾难,非常大的灾难。

凭借过人的耳力,浅雪宫幽听到下方楼层传来的惨叫和哀嚎声,佼是以她双手沾满鲜血的心性,也不禁微微一颤。这里有那么多的病人,不说那些当场被炸死烧死的,有多少人只能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等着死亡。

这些天来,失明后的浅雪宫幽反而心中平静下来,更是向着好转的方向发展,对于这样惨重的灾难,她的心里是有触动的。

顾墨笙更是不必多说,虽然他自认不是什么圣母好人,甚至是个冷血残酷的恶人,可是这么多无辜的生命消散,他还是感到了一丝心寒。尤其是,不知道为何,他忽然在这个关头脑海中浮现出了阮筱筱的身影。

难道,这一切和她有关?顾墨笙不敢再想下去,一段可怕的记忆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一样是医院,一样的大火……

“你,快点用这个捂住嘴鼻!”正在顾墨笙要陷入某个梦魇中时,面前忽然多出了一个毛巾,而递给他这个的人正是那让他讨厌的女警察孙莉。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捂住嘴鼻,然后带着她赶快离开,一定要注意安全!”孙莉看顾墨笙还在那里傻傻呆着,直接将毛巾呼到了他的脸上,然后自己快速向着其它病人跑去。

“你去干什么?”顾墨笙下意识问道,“还不赶紧跑?”

“我是警察!”孙莉头也不回的喊道,“保护普通民众是我的责任!”

顾墨笙深深看了一眼孙莉不是很高大的背影,那本来一丝厌烦的情绪也消失不见,这是在当今少见的好警察。

大火已经开始蔓延上来了,当顾墨笙跑到楼梯口时发现,这里的路居然被人给堵住了。除了电梯之外,医院每层楼通往下面的楼梯一共有两个,可是却在东西两侧,从这里再辗转跑过去又要花费一些时间,而且估计那里的人会不少。

怎么办?顾墨笙看了看四周,那民用灭火器还安安静静待在不远处墙上的玻璃窗里。

“小幽,等我一下,我先把路清一清。”顾墨笙跑到了放灭火器的地方,一拳将玻璃打碎,把里面的民用灭火器取了出来。

“嘶”液态的二氧化碳将火焰扑灭,顾墨笙马上将那些挡住的杂物给搬开,清理出一条可以同行的道路。

“我们走!”顾墨笙背着浅雪宫幽,一边用灭火器扫清堵在前面的火焰。到了第十四层,这里的火势更加厉害,地上还有不少被烧死或者呛死的人,那么作为最终火源的第十三层该是什么样子可想而知。想要通过这两层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把这里所有的灭火器都用掉恐怕也灭不掉这么大的火吧。

正在顾墨笙焦急万分的时候,救援的人终于到达了。

“上面的人不要担心,请在安全的地方等待,我们马上就要将第十三层楼梯口的火焰扫平了,请耐心等待救援!”

听到这个声音,顾墨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而没有让他久等,穿着消防服的消防人员马上就赶到了,他和浅雪宫幽也被安全带了下去。

“辛苦了,谢谢。”当再次见到那个将自己带下来的消防员时,顾墨笙已经披着毛毯捧着一杯热水。浅雪宫幽则在另一边被一名女消防员照看着。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顾墨笙才发现这名消防员是个非常年轻的小伙,而且笑起来的样子很是爽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上去有些面熟。

“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顾墨笙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三年前那场大火不也是我负责的么。”这名消防员微微一笑道,“我们可是好久不见了呢,顾家少爷。能和死去的人再见一面,在下可真是三生有幸啊!”

“你是谁?!”顾墨笙脸色大变。

“我?我不就是一名为人民服务的小小消防员咯。”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