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23:复仇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7/12/15 17:21:49 字数:3387

“啧啧,别用那么可怕的神情盯着人家看嘛。我好害怕…害怕一不小心爱上你哦~”

“啪!”顾墨笙把向着自己脸庞伸过来的手打飞,阴沉着脸说道:“你是在戏耍我吗?!”

“哟呵呵,我们的小少爷生气啦。是因为不喜欢被男人爱上呢,还是因为被人戳穿了心底的小秘密呢?你现在一定非常震惊吧,一定在想着:啊,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知道这一切,他究竟是谁?!”

顾墨笙将心里所有的情绪暂且压了下去,深深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男人的面容,似乎要将他深刻进自己的脑海之中。

“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不过我个人建议你去医院挂精神科,这是来自一位医生的劝告!”无论这个家伙是谁,顾墨笙现在都不想和他纠缠下去,因为这个家伙看着自己的眼神非常讨厌,那是一种毒蛇盯上了猎物的眼神。

“是么,那这位小秘密很多的医生,不知道我能不能提前预约呢?毕竟,对于你,我可是非常感兴趣的哦~”男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中**的欲望几乎要喷出来。

顾墨笙后退一步,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家伙,只是在他周围就感到全身都不舒服,好像下一秒他就会扑过来把你当成猎物一样给撕碎。

“记住哦,我叫鬼火,已经提前预定你了。你可不能给我逃跑哟~哦,对了,友情提示一下,这位看似很负责的医生,你可没有照看好自己的病人哦。”男子说完几步迈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不见了踪影。

听完男子最后一句话,顾墨笙眉毛一挑。难道说?不好!

顾墨笙转身向着浅雪宫幽原本所在的地方看去,可是那里哪还有她的身影。

该死,调虎离山,自己大意了!

刚才那个自称为鬼火的男人,一开口便触动了顾墨笙的神经,然后如同流沙一样将他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让他根本就没有分神去注意浅雪宫幽那边。虽然前后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可现在场面混乱,鱼龙混杂,想要从中找到浅雪宫幽却是太难了。

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一个负责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另外有人将浅雪宫幽悄悄带走。可对方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又为什么要绑走浅雪宫幽。顾墨笙觉得好像有一把伞挡在了自己的头顶,把自己抬头想要看到的一切全都遮掩了起来。

就像对方突然开口说出了顾墨笙最忌讳的事情一样,浅雪宫幽也对此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喝的水里居然被下了**。当她发现想要再呼唤顾墨笙时已经晚了,药效瞬间发作把她的意识拖进了黑暗之中。

“哗啦”冰冷的一盆水从浅雪宫幽的头上淋了下来,那冷入骨髓的刺激让她瞬间清醒过来。

“还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这么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要是给冻坏了该怎么办?”说话之人居然就是之前负责吸引顾墨笙注意力的鬼火。

“闭嘴,这是我的事情。你只是负责帮我把她弄出来的,其它的与你们无关!”女人尖锐的说道,“我付出那么多代价把她弄来,可不是为了让她享受的,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啊呀呀,那把她交给我怎么样,我可是有很多办法让她生不如死的哦~”

“不,我要亲手来做这件事,我要亲手折磨她,让她在我面前痛哭哀嚎,让她求饶,让她疯掉,最后再杀了她!”女人声嘶力竭的说道,脸上擦满的粉因为过度夸张的颜艺而纷纷掉落下来,露出她因上了年纪而略显枯黄的容貌。

“是么,那祝你玩得愉快好了。顺便提一句,你的老公因为不同意签署财产转让的协议,已经被我们给解决了,尸体还完整的保存着。你是想要拿回去呢,还是让我们给清理掉呢。”

听到自己老公被杀的消息,女人不但没有丝毫伤心,反而冷酷的说道:“清理了吧,那个垃圾。一味地只知道偏袒这个女人,连自己儿子死了也不去报仇,那个人根本不配做小钰的父亲。他死有余辜!”

鬼火耸了耸肩,不再多言,他知道接下来是顾客愉悦玩耍的时间,他这个负责跑腿的只要确定一切计划顺利进行就可以了。如今钱已到账,任务也完成了,是时候功成身退了。不过嘛…想起顾墨笙那一脸错愕的表情,以及不久之后看到死状难看的浅雪宫幽,那后悔莫及崩溃的样子,鬼火心里就一阵兴奋不已。

啊~真想把你给玩坏啊。好久没有遇见这么猎奇又这么有趣的玩具了。啊哈哈哈~唔,不好,有点小兴奋了呢,现在就去狩猎吧,先找个小可爱排解一下寂寞好了。

“客人,你慢慢玩耍吧,我就不奉陪了呢。”

此刻,女人所有的注意力已经全都集中在浅雪宫幽的身上了,对于鬼火根本就没有多去在意。

“你是谁?”浅雪宫幽打了一个激灵,单薄的病号服打湿后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姣好的曲线。

“我是谁?我是谁?哼哼哼,哈哈,我是谁?”女人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脸上精心布置的妆容已经全都走了样,被眼泪弄化的眼线眼底变成两道黑线流到脸上,再加上此刻癫狂的模样让她看起来很是骇人。

女人忽然一脚踹在浅雪宫幽的肚子上,高跟鞋坚硬的根部刺中她的胃,让浅雪宫幽腹中如翻江倒海一般。

“浅雪宫幽,你现在眼瞎了哦,看不见我的样子啦。那就让我来告诉你我是谁。我是你亲爱的妈妈哦~”

浅雪宫幽的双目瞬间瞪大,空洞无神的双目直直盯着女人,哪怕知道那是瞎掉的,可其中的凌厉和杀意却让人背后一寒。

女人心中恐惧,止不住后退了两步,可随即那满腔的怒火和仇恨却再次点燃,她一巴掌抽到浅雪宫幽的脸上,可这还没有结束,随即另一巴掌也紧随而至。“啪啪啪”连续抽了七八下才终于肯停手休息一下。

“贱人!”女人怒喝道,“都到这个地步了居然还敢吓唬我!啊,对了,你就是个疯女人,是个精神病,是个恶魔!我那可怜的儿子,他还那么小,都被你这个残忍恶毒的家伙给生生用刀砍死!”

没有错,这个女人就是浅雪宫幽的继母,这些年来,她始终记得仇恨,一心想要找浅雪宫幽报仇,可都被自己的丈夫阻止了。在一个巧合的机会,她从自己的情夫那里得知了这个类似于社会上黑帮的组织,只要愿意花钱,他们就愿意帮你做任何见不得光的事情,还保准不会泄露你的身份。

她怎么能错过这个大好机会,哪怕不惜一切她也要将浅雪宫幽给杀死。这些年来,每一晚她都睡不好觉,只要一闭上眼睛,看到的就是浅雪宫幽那拿着刀浑身沾满鲜血的样子,而自己的儿子如同一滩烂肉般倒在地上。

现在,就是她报仇的时候!

“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了?”女人用力扯住浅雪宫幽的头发,“你那个母亲就是个低贱货,你也一样!她早就该死了,要不是她,我和小钰怎么会没名没份的在外面被人说三道四?结果呢,她死了,我的儿子也死了…呜,呜呜呜”

“小钰,妈妈还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还没让你成为有钱人家的小少爷。说好的带你去游乐场呢,说好的带你坐摩天轮玩水上冲浪呢。”女人痛哭起来,可悲戚马上又变为了仇恨,她拽着浅雪宫幽的头发用力将她的头撞到地上。

“都是你!就是你这个恶魔,你这个狠心肠的刽子手,杀了我的小钰,杀了我的儿子!”

“啊!你给我去死!”

“去死!”

“去死啊!”

“砰砰砰”女人按着浅雪宫幽的头一下下撞到地上,直到鲜血将她的脸颊染成一片血糊。

“呼呼,呼…”松开浅雪宫幽,女人因为疲劳而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下之后,她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刀子。刀把看起来已经非常陈旧了,刀身却雪亮锋利。这就是浅雪宫幽当年用来杀死自己儿子的那把刀,她一直收藏着,而且保养的很好。

小钰,你看到了吗?这个杀了你的女人现在就屈服在妈妈的脚下哦。等一下,我就会将她开膛破肚,把你经受过的痛苦全都还给她!

高高的举起手里的刀子,女人将它对准了浅雪宫幽平坦光滑的小腹。如果直接割脖子或者捅心脏的话,人是会很快死掉的吧,而割开肚子,人还能活相当一段时间。她才不会让浅雪宫幽那么容易就死呢,她一定要将其折磨够了在痛苦挣扎中一点点死去才可以呢!

女人忽然想起来,那些人给自己的关于浅雪宫幽的信息上,还记录了一个人。似乎是她喜欢的男人。可笑,这样的卑贱邪恶之物怎么有资格去喜欢什么人呢。想起来,那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你父亲也已经陪着你母亲那个贱人下地狱了呢,我想这是你很愿意看到的吧。我可是很大方的,成全你们一家团聚。还有那个你喜欢的男人,我也会杀了他,让你们在下面真真正正的大团圆的!”女人说着将手里的刀狠狠刺了下去。

浅雪宫幽躺倒在地上,头部连番的撞击让她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了。可是那些恶毒的话语一点都没有遗漏的传进了她的耳朵中。

我杀了她的儿子呢,所以她便要来杀了我吗?很公平不是吗?可我的母亲呢,她的债又有谁来偿?

我可以下地狱,你们所有人都有资格来指责我或者找我报仇,可是你们又凭什么去伤害我重要的人呢?

我不管谁对谁错,也不管杀的是个什么东西,但只要你们敢去动他们,哪怕是神,我也要杀给你看!

佛说因果,相生相报。对与错,谁真正说得清楚?或许就是因为众生皆有罪,所有众生才会皆苦吧。

……

PS:还有一章,晚点更新。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