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浅谈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20/2/10 20:57:26 字数:3191

今天不码正文,简单谈谈我个人的一点心路历程吧,没兴趣的朋友可以跳过。

一直跟读的朋友们应该知道,我停更了蛮久的还,这中间也的确是有过几次想不再回来继续写这本书,但是最终我还是回来了。应该说因为这个疫情么,我有了大把空闲时间,可以去做一些我曾经没有做完的事情,也可以认真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与未来方向。

写这本书的初衷到底是为了个啥,我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毕竟过去蛮久了,我也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中二少年,也不再每天无所事事抱着动漫小说YY。我从象牙塔涌进了人潮滚滚的社会里面,挣扎努力着划动着双手想要游往彼岸,却发现中途连个给自己停息一下的避风港都没有。

当一个人开始习惯风吹雨打后,他的心志会慢慢变得更加坚强,他看待问题和事情的心态会越发成熟。

这本病娇诊疗师中的故事大多都取材自真人真事,当然经过了我个人的艺术加工,让它变得有了一定的戏剧性,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里面的很多人我都见过,很多事情我也都经历过。

比如卷二中的关岚,现实里真的有那么一个女孩子,她可能相貌更加普通一点,活得稍微没那么悲惨,但她所经历的境遇是我们许多人都不曾想过的。

罪犯的女儿,牢笼式的生活,旁人的指点与谩骂,家里人的疏远,她甚至没有好好上过学,当她获得一定自由后,她已然不可能在与其他人一样坐在教室中读书了。学校里的生活是怎样的,与小朋友嬉嬉闹闹,每天放学后吃着小卖铺里几毛钱的零食,会不会也有一个调皮但对她有好感的男孩子常常恶作剧呢?

这些,都是她曾经奢望但永远无法触及的小小幸福吧。

而她的一生大概会在某个工厂又或者别的劳力单位中度过,用辛苦与汗水赚得今后的生活费。我希望她能遇到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希望他能够一生一世对她好,即便她只是我曾匆匆一面的路人,只是从旁人闲言碎语中听闻过的一个陌生女子。

而第三卷中的药娘呢,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喜欢上一个药娘,却最终因为现实而放弃了这段感情。那一晚喝醉酒的他告诉我,他看着她剪去一直珍惜打理的长发,看着他笑得如同邻家大男孩一样流下眼泪,一边追赶着他坐的出租车一边不知道在叫嚷着什么。我的朋友,他没有回头。

如今那个孩子怎么样了呢,我不知道,因为我与他并不熟悉,仅有的两次见面吃饭也是因为朋友而已。或许他如祝九一样认清自身与现实回到了正常生活中,也许他还一直沉沦在某个不愿醒来的美梦之中。但无论是哪一种,当那一天分手时,当他剪去了长发,穿上了男装的时候,他也如舒亦辰一样死去了,死在了名为现实的凶手手中。

舒亦辰,祝九,便是我对这位药娘塑造的两个化身,一个坚持到最后带着美丽化作了蝶,一个放弃幻想对现实与生活低头。

第四卷的樱为君歌之中,竹久时子的艺术原型是被嫌弃的松子,而现实原型则是饭岛爱,在这里感谢太宰治,他让我对所谓生而为人的痛苦有了更深的见解。

竹久时子的孙女,那个哑女,则是我上学时期的某个班级同学的影子,在这里我最庆幸的事就是我曾站出来为她说话,也曾对她流露过善意,比如我常常会送给她苹果(因为家里经常会给我带个苹果吃,但我本人又不是很爱吃…真特么真实啊!);但我最后悔的事恰恰是站了出来,并且送给她各种东西。

现在想想,那不过是出于所谓的无聊的怜悯心,就像是施舍乞丐一样,呵,我还真是个自以为是又愚蠢到极点的家伙。

我没能觉察并回应她的好感,也未能将我们之间的友谊持续下去,到了下个年级,我们之间就很少来往了,再往上升一年级,我们便再也没有见过了。我总觉得自己在无意间伤害了她,我的母亲曾告诉我,如果你不喜欢一个人,就不要轻易在她面前表现出你的好。我是那种会下意识对女生露出善意的人,我自诩为绅士风度,实则只是要面子的做法,恶心!

至于云霏雨呢…其实她是我的青梅竹马,当然其本人不是这个姓名,对方也不是啥精分和病娇,她就是一个非常普通但是很优秀的女孩。我没有刻意抹黑或诅咒人家的意思,只是在写这个人物的时候会不由自主想起她来,因为书的一开始就说顾墨笙有个终身难忘的女孩子,对我来说那大概就是我的青梅竹马了吧。

能够称之为青梅竹马,我们自然从小便认识了,到了今天,屈指一算已经有十五年的时间了,而我本人也才二十郎当岁。

用八年的时间建立起一段足以影响各自一生的感情,再用七年的时间将这段感情彻底忘却。小学,初中,高中,我们一直都在同一所学校,甚至班级也距离不远。我们在初中时走到了一起,在高中时分道扬镳。

这其中究竟是对谁错,谁是谁非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们终于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她是我的暗恋,也是我的初恋,可惜却不是我的一生之恋。

前不久因为偶然的机会我们再次联系,说起以往种种,却都忍不住潸然泪下,隔着一部电话,她失声痛哭,我捶地而泣,不约而同点了静音,都不想让对方听到自己歇斯底里的发泄。

“这件事我想了七年,七年里我没有一天不想你。因为我觉得是因为这件事,我才失去了你。”我对她说道。

“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走的,没想到你真的走了,我再也找不到你了。”这是她对我说的。

“或许再过两年我就结婚了。”

“我也是。”

此时此刻,我们才意识到,彼此都不再是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我们已经长大成人,再也回不到那段既白痴又开心的时光。

把这段凝结了七年的怨恨一笔勾销,从老死不相往来变成了不相往来,即便不是一个完美的句号,也终是给这段感情画上了句号。

遗憾吗?有吧。痛苦吗?也有吧?后悔吗?我想没有。因为人生从来就没有后悔药可以卖,过去的便是过去了,错过的便是错过了。遇见一个人便相守这一生,这终究是少数人的童话,

而我们在人来人往的潮流中寻觅着,也蹒跚着。

谁都可能是谁的过客,谁都可能带走谁的寂寞。

阮筱筱则是我认识的另一个女孩子,我没有与她在一起过,却和她当过一段时间朋友,她是个很努力很聪明,但不太走运的女孩子。她喜欢的男生终究是不喜欢她,欺骗了她的感情后又找了个可笑的借口离她而去。

我们有些年头不曾联系,也同样是在最近,又重新有了联系。后来我才知道,她的父亲因为沉迷炒股而导致破产,借了钱,卖了房子,如今却是租赁在郊区的某个地方。距离我现在所待的地方并不远,但由于病毒的隔离无法相见。

相见却又不如不见,因为没有爱情,我们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友情总会让人有些误会,各自安好,便已是晴天。

终于说到了浅雪宫幽,偏偏这个女主角却不是我现实所见的任何一个人,又或者她是我在年少时期所幻想的一个人,一个不存在却又好像存在着的人。

现实中是否也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子,我不知道,但我宁愿没有。

老实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我写的故事全是虚假的,故事里的人物也都是不存在的,因为我写的故事总是带着浓厚的悲剧色彩,每一个人都在痛苦中挣扎着,哪怕见到了阳光,也不过是片刻的希望,转瞬之间又消逝殆尽。

不是我刻意想写悲剧,但故事写起来就收不住笔。你曾见过绝望的眼神吗,我见过,那是一种让人永远也不会忘记的眼神,哪怕你忘记了这眼神的主人是谁,但你绝不会忘记这眼神中在那一瞬间所包含的种种负面情感。那种对生活,对自己,对一切都失去信心,连死亡都已经无所谓的眼神,黯淡麻木。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眼里会在一瞬间失去所有色彩,变得那样空洞,那样无神,似乎什么都被抽走了一样。只要你对视一眼,就会头皮发麻,就会连安慰的话,连上前说点什么的勇气都不复存在。

我曾想过帮助很多人,但最终谁也没能帮到,以至于常常质疑自己是不是一个无能的人。我的懒惰,我的懦弱,我的自私,我的坏脾气,让我将一切都搞砸。但我真的很想很想帮助他们啊,真的很想拥抱着他们,拍着他们的肩膀或者后背说一句:没事的,不要紧的,什么都会过去,你还能拥有很多,你还值得拥有很多。

这些年来我变了许多,成熟了许多,也坚强了许多,如果再遇到那些人的话,或许我会做出不一样的决定吧。

同样给在屏幕前的你,无论你是谁,记住,没事的,不要紧,什么都会过去的,你的人生只属于你自己,或许生活夺取了你很多很多东西,但你还能拥有很多,你还值得拥有很多,那些在后面的,才是最好的!

加油,所有人。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