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2:矛盾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1/9 21:17:01 字数:3028

舒亦辰手里捏着小小的胶囊,半透明状的外壳里是一些淡蓝色的粉末。

想起那个自称鬼面的少年,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只要吃下这个药,绝对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吃?

还是不吃呢?

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所给的药物,正常人是根本不可能随便乱吃的吧。可是对方那阳光帅气的面孔,看起来并不像个坏人啊。

不,舒亦辰,你要记住,知人知面不知心,现在生得一副好皮囊,但肚子里满是坏水的家伙多了去了!

他看了看手里的这颗胶囊,终究还是没有吃下去,而是小心包好,藏到了抽屉的最里面。

这时候,群里却忽然响起了消息提示音。

舒亦辰扫了一眼手机屏幕,说话的是群里一个网名叫小九的成员。

此刻这个屏幕另一端的小九,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急到了极点。

原来,就在下午他专心为某本轻小说画插图的时候,忽然感到小腹一阵疼痛。起先他也只以为是吃坏了肚子而已,可没有想到出现了令他始料不及的事情。

当在厕所里看到那忽然流出的鲜血时,他是真的被吓到了。他是知道药物副作用有说,可能会引起腹腔内出血,甚至癌症,致死等病症。

可是经过吧里,群里众多前辈们亲身体验,并没有出现那些可怕的症状。就像我们平时吃的许多药物一样,如果你仔细去看它的说明书,就会发现,平时很多普通的药物副作用说得都很可怕。可这种几率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难道说,自己真的这么倒霉,这罕见的并发症就在自己身上应验了吗?祝九有些不知所措。按理说,现在即刻去看医生是最好的选择,可是那可笑的羞耻心却阻止了他。

因为医生肯定会问,你吃了什么药物才会这样的。难道要告诉他,自己吃了妈*隆和许多其它含有雌激素的药物吗?

对方会用怎样的眼光看待自己。一想到那充满鄙夷和唾弃的目光,祝九心里就一阵发寒。

最后,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到群里寻求帮助上。

上线,打开名为‘美丽本无罪’的群,祝九发了一条寻求帮助的信息。

可是,过了许久也没有人回复,看了下平时和自己聊的最欢的兔子君,他的QQ头像是暗的。

难道,只能自己一个人去看医生了吗?

就在祝九彻底死心的时候,有人给他回复了信息。这个人祝九虽然不熟,可是却知道,对方是群里的元老,而且听说还是个有名的大佬,镜月。

镜月:怎么了?

祝九马上打了一句:可以私聊吗?

镜月:OK

点开私聊窗口,祝九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镜月,并说明自己因为害怕嘲笑不敢去看医生。

镜月:我看你的资料,是海新人吧。我也是海新的,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祝九欣喜若狂,马上说道:我是海新中区的,真的可以麻烦你吗?

镜月:没有什么麻烦的,我是西区的,过去可能要稍微等一会儿。这样吧,我们在市中区医院门口碰面。

祝九:好的,到时候QQ联系!

放下手机,虽然还没有见到对方,可是祝九却觉得安心了不少。那是一种,找到了同伴的感觉。越是感觉自己是异类,就越是害怕把自己异样的地方暴露于人前,同时也越加渴望有同类陪在身边。

带上钱包和手机,祝九便动身前往市中心医院。因为他本身就住在市中区,所以很快便到了这里,而对方显然就要慢了点。大约四十分钟后,祝九才看到有一个人匆匆往这边赶来。

“是群里的小九吗?”那人问道。

“是的,你就是,镜月大神?”

舒亦辰有些无奈,这两天总有人叫自己大神。

“不算是什么大神了,我只是个普通的兴趣爱好者而已。”舒亦辰摆了摆手,“我叫舒亦辰,你叫我亦辰,小辰,都可以。”

舒亦辰比祝九想象中更加亲切,而且从第一眼,他就被舒亦辰的相貌给惊到了。虽然舒亦辰没有打扮,衣服也是那种普通的羽绒服。可这些都不能遮掩住对方精致的外表和其身上若有若无的气质。

那是一种,只有在美丽高贵的女人身上才能觉察到的气质。

“我叫祝九,像在群里一样叫我小九就可以了。”祝九有点不好意思,面对一个比自己漂亮有气质的人,难免有一种自行惭秽的感觉。

“小九,那我们赶快进去吧,再晚一点医院就要下班了。”

“好的。”

祝九在舒亦辰的陪伴下进医院做了检查。虽然在医生询问的时候支支吾吾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将吃药的事情说了出口。

当说完自己吃雌激素的事情后,祝九简直不敢抬头,还好有舒亦辰在一旁全程听记和诉说询问。毕竟是同道中人,哪里是注意事项,该问该说的,舒亦辰全都心里有数。

看着舒亦辰那淡然自若的样子,祝九心里有些钦佩,或许这就是自信吧。拥有这样美丽的外貌,无论面对任何人都有足够的底气。这样子的人,才是自己一直以来渴望成为的人吧。

“既然医生都三令五申叮嘱你禁药了,为了安全着想,还是停了吧。”医院门口,舒亦辰对祝九嘱咐道。虽然经过检查没有什么大碍,但医生告诉他们,祝九是敏感性体质,若执意乱服药物的话,很可能会有严重后果,甚至危及生命。

祝九苦笑的点了点头,看来今后他要脱离药娘的行列了。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过却没有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谢谢你今天陪我,否则,我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是举手之劳罢了。我们既然同为药娘,就应该相互扶持和帮助才对。毕竟,遇到了这种事情,也没法随便去找别人帮忙吧。”舒亦辰叹了口气,他知道其中的不易,更明白之前祝九的担心。

虽然看起来,舒亦辰在面对医生的质问时好像游刃有余,可是在说出那些药物名词,提及为什么吃雌激素的时候,他也是有些紧张的。而且,医生指出的危险和副作用,就像是一把把锤子,不但敲击在了祝九的心上,同样也敲击在了舒亦辰的心上。

“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就在舒亦辰刚转过身的时候,祝九忽然开口问道:“那你以后还会继续吃药吗?今天医生所说的话你也都听到了吧,虽然有夸张的成分在,可危险依旧不能避免。

而且…就像医生所说的那样,即便吃药,也不过是延缓一下而已。我们不可能抵挡住身体的发育和成熟。”

“我,会坚持下去的!”舒亦辰坚定说道。他没有回头,祝九自然看不到舒亦辰脸上的担忧和犹豫,以及那茫然和不知所措。

明知道现实如此,可为何偏偏又要把它揭开呢?

舒亦辰的脚步渐渐加快,最后奔跑起来,他感觉胸口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他需要发泄,可是却无处发泄,只能强忍着心中的压抑不断前行。

“真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孩子脑子里想的什么,居然还乱服用激素药物,知不知道这很危险的啊。”

“还有,就算你们现在吃药,延缓了男性体征出现的时间,可是这也无法改变什么。只要你们一天是男人,雄性激素就会自然分泌,早晚有一天,你们要面对现实。”

医生的话犹在耳边环绕。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的呀…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上天给了我这副身体,却又偏偏让我见到了另外一个自己。那镜子里的是虚幻的,可却迷住了镜子外现实中的我。

舒亦辰一边跑着,一边不断用手抹去流出的眼泪。

自己的想法和行为,在很多人眼里都很可笑吧。

现在的孩子怎么了,伪娘是什么东西,药娘是什么东西……

是的,或许在很多人眼里,我们就是一群脑残,一群变态。可是你们了解我们么,了解伪娘么,了解药娘么?你们懂得我们的喜怒哀乐吗?

只是因为很美,所以才想拼了命的去守护啊!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纯粹的理由,可是为什么就那么难呢!

路过女人街,舒亦辰看着商店里琳琅满目的衣服,鞋子,包包还有化妆品,更有黑色,白色,蕾丝边的内衣。而对比之下,男人的衣服又是多么单调和无味。

美丽这个词,本来就是属于女人的。而这些美丽的东西,也同样是为了给女人准备的。男人,就不行吗?

是的,男人就不行!

异类,变态,人妖。你的特立独行,只会得到这样的评价,而不会如女人一般,被人称赞为美丽。

好想穿上这样的衣服,好像用那精致的化妆品来妆点容颜,好像见到她。

舒亦辰站在橱窗边,一时痴了,他仿佛通过玻璃的倒影,看到自己盛装华丽,美艳动人。

在这一刻,我是多么的想要拥抱你。

不知怎的,那颗包裹着蓝色粉末的胶囊浮现在舒亦辰的脑海里。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