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3:擦肩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1/10 20:11:23 字数:3254

带着青面獠牙鬼面具的少年矗立在高楼之巅,冷空气在这里凝结,有变成冰雪的势头。深冬的寒意让他的头脑清晰,而这里的高度,可以让他俯瞰地面上的芸芸众生。

看,那一个个小小的黑点,汇聚成流,在名为社会的盒子里攒动着。

不知道为什么而活,不知道为什么而过,只是一味盲目的在盒子里爬着。

可笑,真是可笑啊。

一群蝼蚁!

鬼面具之下,他的嘴角高高扬起,那是嘲讽,是不屑。每当在高处俯视着人群的时候,他就有种想要一脚踩下去的冲动。

不知所谓的活着,还不如死去了好些。看着就让人烦心,让人恶心。

那些随波逐流的小虫们,自以为是的寄生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以为自己是主人?呵,却不知道自己只是一群愚蠢的玩意儿。

在满目的繁华之中,其实里面早已腐朽。

真想毁了它啊。

他的眼中,冰冷正在蔓延,似乎被这寒冬给感染。在遍布裂痕的冰面上,倒映出被深埋已久的曾经。

“记住,你是个天才,生来与众不同。”

“真理握在少数人的手里,但是这个世界是属于大多数人的。”

“我们最大的错误就在于,比别人知道得多。”

“怀新,你该走了。”

记忆冰面最后映照出的是一对夫妇如冻肉般僵硬的尸体。

卫衣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嗡嗡嗡’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那晃然一现的记忆埋入冰层的最深处。

划亮手机的屏幕,企鹅头像正在不断闪烁,一大串的信息跳了出来。而发出者都是同一个人——镜月。

“鱼饵已经丢出去了,鱼儿上钩了。”

鬼面打开对话框回复了一句:老地方,等我。

接到这条回复,舒亦辰松了口气,他真的怕对方像之前一样不理会自己。自从那次见面以来,鬼面就再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但是舒亦辰却已经离不开那药了。

是的,在三周多以前,舒亦辰尝试着服下了第一颗蓝色胶囊。

刚开始的两三天,舒亦辰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于是便继续服用了第二颗,第三颗…直到一周之后,他的身体慢慢出现了异样。

最早只是发现头发好像长得比过去快了不少,仅仅一周的时候赶上过去两三周的速度;其次便是说话的声音,他的声音居然越来越轻柔,越来越尖细。

要知道,十六岁的他正处于变声期阶段,声音一直带着点沙哑,可是现在完全就是女声频道。

而到了上一周,他在洗澡时更是在浴盆里看到,有一些在灯光下若隐若现的细小绒毛。那些都是他身上的体毛,居然全都自己脱落了下来。

站在镜子之前,他看到是一个更加女性化的自己,一个更加符合他心中完美形象的自己。

于是,舒亦辰便不再犹豫,开始加大剂量服用。

仅仅二十天,药物的作用便彻底显现出来。现在的他,即便一身男装外出,也只会被人当成穿着男生衣服的可爱姑娘。

本来就有着不俗底子的舒亦辰,再加上这神秘药物的辅助,简直可以用妖孽来形容。

当穿上女装,略施粉黛出门后,一路上那不断瞥来的惊艳目光,让舒亦辰简直要飘起来了。他能从那些男人以及女人的眼中,看到赞叹,艳羡,欲望还有嫉妒。

满足感。

是的,那是一种只有真正美丽的女人才能体会到的满足感。男人眼中的火热,女人眼中羡妒,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对镜自照时,他是倾慕者,而在被人注目时,他又成为了享受者。

他把积攒下来的钱,全都买了化妆品,衣服,还有包包和首饰。他要给她最好的,把她打扮成世界上最华贵美丽的公主!

不久之后有一个漫展,他已经可以想象到镜月盛装亮相时,人们眼中的惊艳之色了。可他也发现,鬼面给自己的药,已经吃完了。

他不知道现在停药会怎么样,会不会被打回原形。舒亦辰心里有些慌,可是却怎么也联系不上鬼面,直到他刚刚回复,才算放下心来。

他有想过对方可能会突然要钱,或者提出什么要求来,毕竟这样的药一定很不一般,舒亦辰甚至想好了,借着漫展和自拍赚上一笔钱来从鬼面手中购买药物。

可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再次见到鬼面时,对方依旧直接将药物给了出来,并且不要一分钱。

“这样白给我好么?”舒亦辰问道。

“当然了,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会给你药呢?我只是想帮你一把而已,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怎么能随随便便泯然众人矣呢。我看好你哦~”

“谢谢。”握着手里的药瓶,舒亦辰感激道。作为一个药娘,特别是在生理发育时期,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现实和梦幻之中苦苦挣扎着。

如果不是鬼面,如果没有这个药的话,或许不久之后他就会如祝九一般不得不面对现实了吧。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过两天有个漫展,我也会去。”舒亦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漫展的入场券来,递给鬼面,问道,“你要不要来?”

鬼面接过入场券,笑道:“当然会去了,我可是非常期待呢,能够见到你最美丽的一面。”

不得不说,以鬼面俊朗秀气的模样展露出温柔的笑容来,对于女性的杀伤力十足。

舒亦辰的脸微红,最近他发现自己不仅身体越来越接近女人,就连心理也开始向着那方面接近,居然会对年轻帅气的男人不自觉多看上两眼。这一点,就和男人看到美丽的女人会不自觉多瞧一瞧是一样的。

“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希望,你能单独为我穿一次女装。”鬼面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哎?

这是,暗示什么,还是告白的意思吗?

舒亦辰的心脏不争气的加速起来,正在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鬼面却已经转身离去了。

“我期待着下次再会。”鬼面说着,将手里的入场券举过头顶挥了挥,“两天后的漫展,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舒亦辰看着鬼面离去的背影,忽然间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在心头弥漫开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

舒亦辰自问,难不成还会喜欢上一个男人么。不,自己又不是真正的女人,而且,穿女装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见到那个美丽的镜中之人罢了。

可当自己穿上女装,离开镜子前呢,自己究竟是以舒亦辰的身份,还是以镜月的身份行走世间?若是以镜月的身份,那么她会爱上别的男人吗?

从未有过的想法,在舒亦辰的脑海中诞生。

甚至于,一时间他自己都无法弄清楚,究竟是喜欢女装的自己,还是喜欢穿上女装后的感觉了。自己到底是舒亦辰,还是镜月呢?

他陷入迷茫之中,一个不留神与眼前的人相撞。

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可想象中后背与冷硬地面的亲密接触并没有到来。

舒亦辰仰起头看到一张有些帅气却略显秃废的面孔。

“你不要紧吧?”

对方一开口,舒亦辰就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因为,这个男人…烟味好大!

素有洁癖的他,本能的对吸烟的人没有好感。

“谢谢。”出于礼貌,舒亦辰还是谢道,但身子已经不由自主后退,与这个满身烟味的家伙拉开了距离。

“没事,下次注意看路,少年。”男人无所谓的摆摆手,像是没有觉察到舒亦辰的嫌弃一样。可他的称呼却让舒亦辰呆了一下。

少年…他一下就认出自己是男人了吗?

虽然舒亦辰今天没有刻意穿女装,更没有化妆。但是羽绒服牛仔裤,再配一条淡咖啡色围巾的装扮也很是中性。

加上他的面容和不是很短的头发,一般人第一眼看过去只会以为这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最近一段时间,除了身边知根知底的人之外,已经没有人会再把舒亦辰当成男孩子看待了。

可是,这个男人…

“先生,你的钱掉了。”舒亦辰掏出一张二十元的钞票喊道。

他并不明白为何自己要这样刻意叫住那个男人,或许,只是想确定些什么。

“嗯?”转过头来,顾墨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他的钱一向很整规的放在钱包里,怎么可能掉出来呢。

“多谢了,但这应该不是我的。”

“不,这就是你的。我亲眼看着它从你的口袋里掉出来!”舒亦辰坚持道,并将这张二十元钞票放到了顾墨笙的手里。

他的目光始终观察着顾墨笙,可是却失望的发现,这个男人眼中并没有其他人那样的惊艳或讶异。他就那么理所当然的把自己当成一个男孩子。

这年头,还有硬塞钱给人的?这边,顾墨笙拿着钞票却是一脸的诧异。

这该不会是什么新的骗术吧。如果不是刚才经过自己确定,这个好看到不像话的家伙是个带把的,他还以为对方是干那活儿的呢。

不过,现在似乎也很流行美少年……

顾墨笙看着对方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更加确定了几分。

攻受什么的,一想到这方面,摔角王与他那些健硕多毛的肌肉兄贵就浮现在顾墨笙的脑海里。

罪过,罪过!

默念几句金刚经,把堪比金刚的欧洲大猩猩们排出脑外。

“那啥,我已经名草有主了。”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他委婉说道。

名草有主,是几个意思?

“所以,还是算了吧。”顾墨笙将钱重新塞了回去,然后转身离开,留下攥着二十元钞票一脸懵逼的舒亦辰。

走在路上,想起对方那绝对算是一等的姿色,顾墨笙在心底感慨:我可真是个有原则的男人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