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8:隐动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1/15 21:36:52 字数:3136

是夜

舒亦辰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不时看一下手机的屏幕,确定没有信息发来,才又继续倒在那里发呆。

白天的漫展最后是怎样收尾的,他已经记不清了,只因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那个没有回来的人身上。

一直到现在,舒亦辰的脑子里都是那滴从天而降的鲜血,可当他跑到楼顶的时候,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那滴鲜血是鬼面的吗,舒亦辰不敢确定。可是说好的等他回来,他却没有回来。发了无数个信息,几乎都要将手机给按爆了,鬼面却一条都没有回复。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男人又是谁,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这种种的疑问全都徘徊在舒亦辰的脑子里,让他寝食难安。当然,他最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鬼面的安全。

一直以来,鬼面在舒亦辰的心目中都是一个神秘的人。来无影,去无踪,除了鬼面这个听起来就不像名字的称呼外,舒亦辰似乎对他一无所知。

还有那神奇的胶囊,鬼面又是从何得来的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给他打上了不一般的标志、神秘的东西总能吸引人的关注,就好像女人都偏爱有神秘感的男人一样。舒亦辰在不知不觉之中也被对方这一特质所吸引。

至于顾墨笙,虽然他在舒亦辰眼中也很特别,可是从第一印象开始,舒亦辰对他的感官就不咋地。

所以,在种种的幻想里面,顾墨笙已经被舒亦辰打上了恶人的标签。他与鬼面必然有着一段旁人难以想象的恩怨纠葛。

双鱼座的舒亦辰已经彻底陷入了脑洞之中,如果不是鬼面突然回了消息的话,他大概会在这些莫名其妙的幻想中沉溺到天亮吧。

“你终于回复我了。”看着对话框里那一切安好四个字,舒亦辰松了一口气。然后打过去一段字:

“我能和你语音聊天吗?”

鬼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复了一个OK。

不知怎么的,听到那语音正在连通的提示音,舒亦辰有些莫名紧张,同时还有一点小激动。这矛盾的心情如猫爪一样挠在心里面。

“喂。”鬼面那年轻而温和的嗓音响起,听到这个声音的一刹那,舒亦辰的脸便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今天,没发生什么事吧?”暂时按捺下心情,舒亦辰询问起白天的事情来。

“没有...抱歉,今天没有陪你到最后。”

“不,那个无所谓啦,你能来我就已经非常开心了!”舒亦辰连忙说道,他之所以询问不是想要责怪鬼面,仅仅是因为担心他而已。

“谢谢。”

“你谢我干什么啊,我才是应该说谢谢的那个人。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没有今天这么风光的时候。谢谢你,成就了我的梦。”舒亦辰郑重道。或许他最初穿上女装,只是因为爱上了女装的自己,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见到那么多药娘的无奈和辛酸,他也明白了这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艰难。

追梦的道路本来就艰难,而每一个梦的沉重代价,亦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承受得起。都说有梦想的人比没有梦想的人要幸福;而事实上是,被梦想压垮的人比没有梦想的人还要痛苦。因为梦就在眼前,你却承担不了它,那种无力感,比看不到梦想,更难让人接受。

梦想不是白日做梦,它是有重量的!

如果没有那神秘的蓝色胶囊,或许他早就败在青春发育期面前,不得不对现实低头了吧。

鬼面,帮舒亦辰完成了一个大多数药娘都没有达成的梦。这一点,已经让他感激不尽了。

“那个药……”鬼面的话说了一半,又止住了,好像喉咙忽然被什么给卡住了一样。

“那个药怎么了吗?”舒亦辰问道。

“不,没什么,有作用就好。能够帮到你,是我的荣幸。”电话这头的鬼面脸色有些阴沉,不似平常阳光的样子。

又和舒亦辰寒暄了两句,他找个理由挂断了电话。

倚在身后的钢筋柱上,鬼面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药丸丢进了口中。那瞬间刺激神经的**能让他暂时忘记伤口处的疼痛。

手臂,大腿还有左肩,这三处刀伤虽不致命,可是刀切的方位和深度绝对是能让人感觉极痛的那种。

他动用了不少手段才摆脱了顾墨笙的纠缠。虽然一直看不起那些以武犯禁的家伙们,可是鬼面也知道,在单对单正面交锋的时候,他大概只有被吊打的份。

唯一没有想到的是,顾墨笙心机深沉,又有催眠那样的手段,从他嘴巴里套出不少的话来。除了自己的姓名和身世之外,一些组织的秘闻也被其知道了不少。

该死,他一开始所有的言语跟行为都是为了麻痹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为催眠做准备。先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又用刀将自己弄伤,以疼痛来转移自己的部分注意力。后面对自己敷衍的回答也不是很在意,而在时机恰当的时候便催眠了自己。

顾墨笙那家伙早就没有想过正儿八经从自己嘴巴里问出实情来。

一想到向来以聪明自居的自己居然被人耍了一道,鬼面心里升起一股少有的怒火来。只有他才能以手段玩弄别人,怎么可以让别人来把自己玩弄于鼓掌呢!

“顾墨笙,你以为这样就算赢了吗?我已经调查了你所有的资料,虽然不可能完全,但对付你也足够了。”

鬼面看着手机里存着的文档,里面有所能调查到的有关顾墨笙的全部资料。

曾是豪门顾家的少爷,赴M国留学,主修心理。三年多前因一场恶性案件,失去了家人,掌管的医院也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除了这些主要事迹之外,还有他平时接触过的人,近些年来的行程。最后,鬼面的目标定格在三个人的身上。

一个是顾墨笙曾当着鬼面提起过的阮筱筱,一个是他曾经的老同学陈茗,还有一个是叫浅雪宫幽的女生。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还有几个与顾墨笙相熟的人,可是他们要么身在远地,要么便有着不太好惹的背景。比如那酒吧的老板,看似普通却混吃各道,哪里都有关系和人脉,是个不好惹的家伙。

旦,就这三个人也足够了。不过能获得这些资料,自己大概也要付出一些代价把。

鬼面给提供资料的人发了条信息:“这些资料,你需要什么酬劳?”

收件人的名字是——鬼火。

“不需要酬劳,只要给我提供一场好戏就足够了。”

看到对方的回复,鬼面沉吟了一下,问道:“你早就认识那个顾墨笙是吗?”

“算是吧,打过两次交道。资料上不是说,他掌管的一家医院毁于大火之中吗,那场火就是我放的。”

“那你们这也算得上是冤家路窄了。”怪不得这家伙这次这么好说话,原来是想借自己的手除去一个仇家么。

鬼火嘴角含笑,冤家路窄么,我和那家伙的关系可不是这四个字就能说得清的。想到对顾墨笙的了解,鬼火又发过去了一句话:

“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看着鬼火发过来这条信息,鬼面的脸色沉了下来。这是什么意思,劝慰?警告?

刚刚吃了药的他有些不太能控制起伏不定的情绪,可是理智还是让他没有直接把脾气对着鬼火发过去。

聪明反被聪明误?

呵呵,那我就让你看一看,我和凡人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鬼面打开QQ的聊天列表,那‘小白鼠’的一列中,有二十多个头像正在不断闪动着,每一个的消息都累积到了99+。

时机差不多了,是该收网的时候了。看着这一个个的头像,鬼面的嘴巴向上弯起,可这一次的笑容却没有平时的温和,仔细看去,就如同他掀至头顶的青苗獠牙鬼面具上的笑容一样,令人畏惧。

而此刻的舒亦辰,还抱着手机在床上打滚儿。

他给我说“晚安,好梦了…”舒亦辰想到鬼面挂断电话时的温柔语气,心里便如小鹿乱撞一般。

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便让自己开心到不行,妥妥的**丝心态。舒亦辰在心里啐了一自己口。

不过脑子里又回想起今天漫展时的种种,那大胆的一吻,还有牵着鬼面手时的温暖和安心。异样的情愫正在舒亦辰的心里一点点发酵。

他看着衣橱上的全身镜,里面照出一个可爱美丽的人儿。

没有化妆,也没有女装,只是一身平常到极点的卡通睡衣。可是却无法遮掩住其迷人的魅力。就如顾墨笙之前所说的那样,舒亦辰现在真的要变成一个妖孽了。为了迷惑父母,他甚至平时用化妆术将自己化的男性一点,还准备一个黑色宽边镜框来遮盖。

可即便如此,周围的人也常常会用奇异的目光看他,觉得他好看得不像个男孩子。

若是换上女装打扮起来,一定会闪瞎这些人的眼睛吧。

可是…自己毕竟不是真正的女人。舒亦辰摸着自己的胸口,这里没有男人最喜欢的汹涌,他亦没有为别人生育繁衍后代的能力。

这一切都在提醒着他,哪怕再如何美丽,他也是个男人。

“本来,我只是想要看见美丽的自己,在镜子的那一边,我爱上了那名为镜月幻影。可是现在,我却想要取代她。取代她,享有这份美丽。如果,我真的是个女人,那该有多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